1942年4月27日,杨丽坤出生在云南普洱县磨黑镇的一个彝族家庭,由于她排行第九,身边的人亲昵地称呼她“小九”。杨丽坤四五岁时,她的母亲因操劳过度去世,这个打击给天真活泼、爱唱爱跳的杨丽坤的心灵上留下了无法愈合的创伤。母亲去世后,家境就更困难了,刚上小学的杨丽坤不得不辍学。几年后的1952年,杨丽坤远在昆明的大姐把她带到昆明寄养在二姐家,因为二姐的家境稍好些,杨丽坤才继续进学校读书。

  1954年,12岁的杨丽坤和二姐在去看演出时被云南省歌舞团的胡宗林团长发现,认为她有舞蹈天分,被召入省歌舞团当学员。杨丽坤非常珍惜这个机会,训练相当刻苦,经常在星期天还在排练厅练舞。由于她年龄最小,团里还给她一些“特别”照顾,比如说,让她比别人多睡两个小时,还请大姐姐照管她的生活。在党组织的亲切关怀下,她刻苦练功,业务提高很快。第二年,她就正式参加团里的演出。在很短时间里,她不论在政治上、艺术上发展都顺利,迅速地成长起来了。她先后参加了《十大姐》、《白鹇鸟》、《万盏红灯》、《采茶》、《小卜少》、《赶摆》等集体舞的表演。

  不久,她便成为独舞演员。她表演的《春江花月夜》,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和赞赏。她在强烈的聚光下,单凭一人身影,控制了空旷的舞台,举止松弛自若,舞姿优美舒展,以稳健而含蓄的表演,十分细腻地描绘出了春、江、花、月、夜的意境。这是她心灵的美,化作舞姿的美。这正是她艺术魅力的所在。人们赞她:“好像一枝冰清玉洁,素心芳菲的芭兰。”她表演的《春江花月夜》,至今仍在同行里留下难忘的印象。逐渐地,她在团里崭露头角,常在大型舞蹈中担任领舞。据杨丽坤的姐姐回忆,刚进歌舞团的杨丽坤十分羞涩,甚至第一次上台跳舞时竟害羞地跑了下来。后来,她的父亲被诬为反革命分子,二姐、二姐夫等亲属被打成右派,沉重的阴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生性天真活泼、爱说爱笑的她变得沉默寡言,性格非常内向。

  1964年,杨丽坤又主演了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彩色宽银幕电影故事片《阿诗玛》,这部“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立体声音乐歌舞片”从一开始拍摄就屡遭磨难,杨丽坤被指责是“资产阶级小姐作风”,宣扬“资产阶级恋爱观”,她不得不一边在镜头前演着阿诗玛,一边受到所谓“工作组”的“帮助”。更可怜的是,杨丽坤在心智健全的情况下竟然没有看到过自己主演的这部电影,在《阿诗玛》剧组拍完最后一个镜头时,杨丽坤接到通知马上赶回单位,从此她就陷入一连串的批斗中。几年前她曾因爱情受人阻挠一度精神失常,但经过住院治疗已经基本痊愈。这次,惊涛骇浪般的政治斗争使她的精神再次受到严重刺激,那段时间她每晚都噩梦缠身。

  在恣意摧残下,她出现幻觉幻听,因得不到治疗,杨丽坤的病越来越重。后来周总理办公室打来电话查问后,杨丽坤才被允许送医院治疗,经确诊为“心因性精神忧郁症”。因病情严重,杨丽坤才被解除管制,转送到昆明长坡精神病医院。

  1970年,杨丽坤因为受到迫害导致精神分裂症《抑郁型》加重,继续在长坡医院住院治疗,这一年她28岁。此时的杨丽坤已经拥有巨大的声誉,但是,在以后的三十年,她再也没能走出那个噩梦,也没能再演电影。

  1970年底,在广东凡口铝锌矿场工作的唐凤楼,结识了与杨家私交甚好的陈泽涛。经陈泽涛介绍,1971年唐凤楼第一次见到杨丽坤,初次相见,唐凤楼感到十分诧异,往昔人们描绘她的美好词句没有一个能同眼前的她对得上号。她的脸色灰黄,目光呆滞。然而,是她的诚挚和善良的目光深深吸引住了唐凤楼。

  1973年5月22日,经过一年多的书信往来,这对相识于患难年代的年轻人终于缔结良缘。在上海徐家汇路345号的唐家,举行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婚礼。既没有摆酒,也没有请客,仅是家人围坐吃了顿晚饭。身着一套的卡衣裤,脚穿猪皮丁字皮鞋的杨丽坤,找到了那个托付终生的人。婚后,唐凤楼对杨丽坤关怀倍至。但杨丽坤的病仍时常发作,“幻听”发作时,什么人也不认得,行动完全由“幻听”支配。唐凤楼翻阅大量精神病方面的书籍,甚至自己假装“幻听”来与她交流,尽心地帮助她治疗。1974年5月25日下午,杨丽坤在区中心医院妇产科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唐琰、唐韬。

  1978年,《人民日报》刊登陈荒煤的文章《阿诗玛,你在哪里?》。之后《解放日报》《文汇报》又登载了张曙,汪习麟的文章《阿诗玛就在我们身边》,杨丽坤再次受到全社会的广泛关注。杨丽坤这个名子,紧紧地与优秀影片《五朵金花》、《阿诗玛》联系在一起。她的不幸遭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特别是陈荒煤的《阿诗玛在哪里?》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引起了全国舆论的关注。杨丽坤的冤案,一时成为上海人民乃至全国舆论的热点。

  1978年的秋天,云南省歌舞团领导严学恒演员殷培娴(殷是杨丽坤在云南住院中的陪护,感情很深)、云南日报记者王左生一行四人,受云南省委与文化局党组的委托,携带着国务院文化部部长黄镇关于落实杨丽坤政策的批文及省委书记安平生的亲笔信,10月20日乘80次特快直驱上海。

  10月25日,在上海一个精神病院里,找到了杨丽坤。昔日身材苗条,神态娴静、可爱的姑娘,已被摧残得判若两人了。由于治疗吃激素药类过多,体形特胖,表情变得滞呆、无神,充满了忧伤和恐惧,说话中手脚不断颤抖着。谁能相信这个举世闻名的优秀演员,被文革折磨成这个样子。当殷培娴告诉她,江青等四人帮已被打倒了,她默默不作声,摇摇头,她更是不相信这些话是真的。严学恒、殷培娴郑重的向她宣读了云南省文化局给她的平反决定,并代表省委向她表示深切的问候!这一刻杨丽坤期待得太久啦,此时此刻她听懂了,十几年的噩梦结束了,历史终于还给她一个公道。拨乱反正的春风吹散了乌云,杨丽坤终于恢复了往昔纯洁美丽笑容。

  杨丽坤被平反后,工作关系由云南省歌舞团调往上海电影制片厂。从此,一直到她去世前,她再也没有回过生她养她成就她又让她痛苦万分的家乡。

  2000年7月21日18时30分杨丽坤因病在上海家中去世,她的墓碑,上海一座、昆明一座。她的骨灰,上海一半,昆明一半。

CopyRight © 2017 电影卫星频道节目中心官方网站| 京ICP证10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