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墨西哥电影

时间:2008.01.18 来源:大众电影 作者:未知
从《叶塞尼亚》到《冷酷的心》,其真正征服观众的除了永恒的爱情主题,新鲜的异国风情之外,更主要的是这两部电影扬善惩恶和大起大落的情节剧的故事方式。

在一个已经远去的时代里,电影曾经是我们平淡的生活中最重要的精神食粮。那时的每一部好的电影,其故事情节、人物形象乃至片中的场景,就如同现在的大片,不停地被人们传颂和回味,并成为人们经久不灭的记忆。以至于――现在想起来甚至有些不可思议――连来自墨西哥这样一个遥远的国度的几部情节剧,在那个世纪70年代末的日子里,也曾经成为我们难忘的精神盛宴。毫无疑问,每个曾经历过那个刚刚开放时代的人都能说出它们的名字:《叶塞尼亚》《冷酷的心》;甚至,我们至今都未必敢于去挑战我们自己当年曾被这两部电影打动的神圣情感。

《叶塞尼亚》和异国风情

墨西哥电影对中国观众其实不能说陌生。五十年代起,就有《生的权利》《躲藏的激流》《被遗弃的人》《珍珠》《偷渡的苦工》和《白玫瑰》等在我国先后上映。而在“文革” 的封闭中,同样有墨西哥电影被引进和译制,这其中就有属于当代的《叶塞尼亚》和《冷酷的心》。那是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只不过,这些电影实际上与一般观众无缘,而是专门服务于电影工作者内部的艺术参考。当年的“文革”旗手江青,要艺术家们仔细研究这些墨西哥电影里丰富的彩色和被称之为“墨西哥电影的曝光法”的艺术手法,以打磨我们自己的“样板戏电影”。


《叶塞尼亚》中隆重的吉普赛婚礼


不过,这些电影总算没有浪费译制人员的热情。1979年,改革开放之初,由《叶塞尼亚》《冷酷的心》和《玛丽娅》组成的“墨西哥电影周”终于向普通观众拉开了帷幕,顷刻间,叶塞尼亚、奥斯瓦尔多、路易莎、“魔鬼”胡安、莫尼卡、阿依曼等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形象和他们的命运跌宕便席卷了中国观众的感情。

流传最为广泛的应该是《叶塞尼亚》。至今犹记得银幕拉开时的情景,一群吉普赛人从山谷里载歌载舞而来,节奏明快的吉普赛音乐和那些穿着长裙、热辣奔放的吉普赛女郎,让电影中的几个白人“老爷”垂涎欲滴,也让银幕下的观众感到一股异国风情扑面而来。而那种“开放”和“大胆”的情调,甚至比当时引进的所有西方电影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随之亮相的是那个有着火热的黑眼睛,洋溢着热辣、激情和鲜明个性的“吉普赛”姑娘叶塞尼亚。那副总是插着腰,胆子极大,喜欢捉弄人的吉普赛女郎形象,一扫我们习惯的女主角温柔慧美的淑女或坚毅刚强的女英雄模式,给观众带来一股火热的激情。那个时代的叶塞尼亚的确“另类”,仅一出场的两次“亮相”,就让中国观众耳目一新――第一次是三个垂涎欲滴的白人老爷欲行不轨,却被叶塞尼亚一段泼辣的话吓得面面相觑:“从你的眼神里就知道你没打好主意。不过,老爷,你的金币还不错……你看看拿着刀的那十个小伙子!”就此,李梓那晴朗的阳光般的声音也从此征服了观众。随后是在酒馆里为餐者看手相,遭到老板驱赶后偷走酒吧收款机里钱的情节,其大胆、泼辣和反抗的性格,尽显示出吉普赛人现实生活的情境。

《叶塞尼亚》里所展示的异族风情的传奇甚至是神秘意味给影片蒙上了一层极富感召力的色彩。大篷车,郊外吉普赛人的帐篷,古老的送葬仪式,带着大耳环的男人,热情的姑娘,还有神秘的手相学,都和我们习惯已久的文化格格不入。尤记得片中头人对奥斯瓦尔多的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你要是到这里来招兵的话,我告诉你,吉普赛人没有祖国!”而影片火辣和扑面而来的爱情主题,更是对我们传统电影观的挑战――而且正是在河边,叶塞尼亚用石头砸破求爱者奥斯瓦尔多的奇特的爱情“征服”大战,为我们留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谈情说爱的经典画面。也正是由这里逐渐展开的火热的爱情从此贯穿了影片的始终,并成为导致人物命运跌宕起伏的主线。就其爱情的热度而言,丝毫不亚于我们后来逐渐看到过的《飘》《泰坦尼克号》等经典之作。它也算得上是曾经最淋漓尽致地向我们灌输了“爱情这一世界永恒的主题”的异国电影。同样值得一提的是,片中曾经伴随着叶塞尼亚和奥斯瓦尔多河边相会、婚礼和两人重逢等场景中的主题曲,已被人们评选为20世纪的经典乐曲,散发着经久不衰的魅力。

情节剧让我们倾倒  

当年墨西哥电影周的反响热烈而又不乏时代的痕迹。当时的《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说:《叶塞尼亚》“以十九世纪中墨西哥人民在自由派领袖华莱士领导下进行‘改革战争’为时代背景,使叶、奥间的爱情纠葛与这次正义战争联系在一起。正是因为奥斯瓦尔多投身于华莱士的正义事业,毅然离开新婚的家庭去执行军务,才使他们夫妻分离;更是由于战争的胜利,叶塞尼亚和奥斯瓦尔多才得以破镜重圆。这是从侧面反映了这场‘改革战争’,赞扬了奥斯瓦尔多的正直品德,并赋予影片主题以严肃的色彩”。其实,看电影当上课,受教育甚至改造思想的意识形态,固然仍然是许许多多观众意识深处的惯性,但从《叶塞尼亚》到《冷酷的心》,其真正征服观众的除了永恒的爱情主题,新鲜的异国风情之外,更主要的是这两部电影扬善惩恶和大起大落的情节剧的故事方式。当年评论中充满善意引导观众所说的那些“严肃的主题”,估计在观众的意识中基本上是属于云山雾罩,踪迹难求的。

情节剧是以曲折复杂的情节发展和人物命运跌宕,诉诸观众的情感世界的通俗故事方法。而在这两部影片中,这种情节剧叙事的运用可谓炉火纯青,甚至不乏极致境界。其中善恶相交,命运的起落,巧合、误会、落差极大的不同阶层之间人物的命运缠绕,以及主人公们所承受着的恩怨情仇,成为引领观众情感世界的绝对主导性的因素。在《叶塞尼亚》中,几经周折与心上人奥斯瓦尔多再次相会的叶塞尼亚,终于知道自己原来是白人家庭中的私生女,而与自己争夺奥斯瓦尔多的“情敌”竟然是自己的妹妹――同样善良、单纯的姑娘路易莎;而得知真相和已患重病在身的路易莎,毅然做出决定,在婚礼的前夜远赴欧洲,成全了自己姐姐的爱情。正是这种悲欢离合和大起大落的命运走向,使《叶塞尼亚》那种火热的爱情主题分外令人感叹唏嘘。


《冷酷的心》剧照


而在当时火爆的另一部影片《冷酷的心》中,这种以道德色彩鲜明的人物对比为支点,以大起大落的爱情故事为轴线的情节剧式,更是让观众情感如风卷残云般被深陷其中。影片中外表野蛮、内心充满善良与柔情的“魔鬼”胡安,与性感美丽,却心似魔鬼的阿依曼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圣修女莫尼卡对年轻有为的律师雷纳托的暗恋,充满欲望的阿依曼暗施手腕对雷纳托的“霸占”和与胡安的偷情,以及其后对胡安和莫尼卡的陷害,以及不明真相的雷纳托与同母异父兄弟胡安之间因误会产生出的一系列恩怨情仇,无疑构成了故事的主旋律。加之片中如同《叶塞尼亚》一样迸发着的火热的爱情和比《叶塞尼亚》远为炙热的对情欲、复仇等情节的描绘,让《冷酷的心》与我们许多了无人间烟火的“革命情节剧”相比,难免不让观众充满激情和亢奋。

可以说,当年的墨西哥电影不仅为我们带来了富于传奇色彩的异国风情,也第一次让观众充分体验到了如今在电视剧中比比皆是的情节剧操纵人情感的超级魅力。忆起当年观影的经验,热烈之中亦不乏普遍的无知。记得观后朋友中激烈争论的焦点竟然是“情节是否真实”,此论固然无妨,但多少有点显得“单纯”了些。正如当时一般评论中习惯所说:“影片热情地歌颂了莫尼卡和‘魔鬼’胡安所具有的真、善、美的品质,鞭挞了阿依曼丑恶的灵魂,并揭露了资产阶级法治的虚伪性”,此论至少前半句虽不算失据,但距离情节剧娱乐性的品质还是相距了至少十几公里。现在想想,倒不妨算是一种再难得见的“美谈”了。

传统式结局

当然,即便是通俗的情节剧,这些墨西哥电影仍不失其难得的魅力。奥斯瓦尔多的潇洒英俊,叶塞尼亚火辣多情,吉普赛人的鲜明个性,“魔鬼”胡安的反叛精神,阿依曼的风情万种以及莫尼卡的善良等等,众多的人物无不给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甚至一些配角,如路易莎善良的外公和爷爷以及叶塞尼亚那个神秘诡异、手不离酒瓶、时不时就要以“这可是个好消息,得再喝上一口”的吉普赛人外婆,都充满了性格魅力。同时,这两部电影之所以充分得到当时观众的认同,与其颇具东方式价值观念的人物设置和传统式的大结局也不无关联:片中的人物善恶分明,所谓“大善大恶”,命运依人物的道德基准跌宕起伏,最终则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情人终成眷属”。从这一点来讲,其中传递的“真、善、美”的普世价值对观众当然是有感化和教育意义的。在如今这个价值观“多元化的时代”,这可能也是一些老电影还不时让人怀念的原因之一。

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
动作

变形金刚4:绝迹

擎天柱大战霸天虎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喋血孤城
战争

喋血孤城

八千虎贲魂铸常德

极限救援

极限救援

李晨此片获新人奖

完美有多美
喜剧

完美有多美

萌叔穿越暖心重生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