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片研究会成立 发起人:别再叫“粤语残片”

时间:2011.08.16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李小龙我的兄弟》中曾提到过粤语残片

势在必行 研究会做什么?

怀着崇敬与亲切追寻昔日光影,抱着好奇与渴望发现过去珍藏

  由于“香港粤语片产量浩瀚,难免良莠不齐,但在被保存下来的作品中,仍有着相当大量的佳作、杰作,有待发掘、发现的,更未可估计。这批粤语片,不论优劣,都是认识和研究香港历史与社会发展最重要和最具体的材料”,而“一般民间对粤语片仍残存着颇大程度的误解,甚至无知”,香港粤语片研究会上周五正式成立。目前研究会有7位发起人,17名荣誉会员。

  官方网站上道明了研究会的愿景:“一、重新认识粤语片的真正面貌、评估它在香港电影历史,以至世界电影发展史上的成就与重要性;二、纠正一般本地传媒对粤语片的偏见,重新确立粤语片作为香港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遗产与资产的观念;三、向年轻一代推广及增强他们对粤语片的认识与关怀,以助他们对本土历史的理解及本土身份的确立;四、重新编纂一本更有系统和更完整的香港粤语片史,哪怕只是从局部时期开始,然后再慢慢扩展成为一部全史。”

  这些话听上去严肃而有距离感,创会典礼海报上的一行小字,则以更亲切方式表达研究会的目的:“怀着崇敬与亲切,追寻昔日光影;抱着好奇与渴望,发现过去珍藏。”研究会当天就开展座谈会,一本名为《我为人人:中联的时代印记》的书籍也已出版。

专家评说 保护粤语片有什么意义?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要问,“粤语片已经是上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的事情了,我从来没有看过,保护这些影片与我有什么相关?意义到底在哪里?”听他们来说一说———

列孚:粤语片创造一种文化凝聚力

  列孚不仅是影评人,也是香港电影的研究者。在他看来,粤语片最珍贵的品质就是“保护了中国的多元文化,特别是岭南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因为在所有的文化娱乐方式中,只有电影是‘重工业’,通过电影,岭南文化才得以有更深厚的影响,并且在海外华人的地区,创造一种文化的凝聚力。”粤语片的保护,不仅对香港电影研究,也对普通观众有“重要、独特的作用”,“粤语片的生活化和生动,突出了在香港这个特定的环境下的民生和生活,”这一点就算放到当下,也可为国语电影的创作提供参考。

舒琪:是粤语片教懂我们做人

  “没有了粤语片,地球不会停转,但这城市将消失掉她的一些光彩与元气,走向黯淡和衰颓的步伐也会更快一点。”已经55岁的电影工作者舒琪最初对电影产生兴趣,就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电视上播放的一些粤语片,他也是研究会成立的发起人之一。早在08年,他就发表了专栏文章《消失中》,并在其中提到,没有粤语片,“对很多人来说,生活仍会如常地进行,生命依然递进,但往后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将会欠缺了一个认识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的最生动、具体和富趣味性的方法。”

  “打一个譬喻:你可以想象没有了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成濑巳喜男和黑泽明的(未来的)日本电影会是什么样子吗?没有了‘片厂时代’的好莱坞电影的发展会是怎样?”舒琪认为,粤语片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可以教懂我们做人,让我们明辨黑白、是非。蔡浩泉在《自说自画》的一篇短文里说得最好。有一个晚上他下班回家扭开电视机,看到荧光屏里的吴楚帆与张活游,始突悟自己(及其一代人)的不少价值观念、处世原则,原来都是从小到大看粤语片潜移默化、受它们的循循善诱得来的。”

下一页:文化传承
>>查看全文

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
动作

变形金刚4:绝迹

擎天柱大战霸天虎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喋血孤城
战争

喋血孤城

八千虎贲魂铸常德

极限救援

极限救援

李晨此片获新人奖

完美有多美
喜剧

完美有多美

萌叔穿越暖心重生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