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边缘回到主流:中国现实题材电影的商业之路

一些进行了商业化包装和运作的现实题材电影于近两年纷纷出现。这一方面得益于市场的扩张,观众对这类影片产生了需求。另一方面,原来一直专注于写实电影创作的导演也希望获得较好的商业回报,而那些商业成功的导演和演员们则想要借现实题材获得口碑上的认可和创作上的突破。此外,借写实电影展露才华的新人也开始得到制作商的认可。


和娱乐片分庭抗礼:1993年-2002年
 
    中国电影工业的市场化改革始于1993年,这一年,电影局颁发《关于当前深化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各国有制片厂可以自行销售本厂影片,电影企业也纷纷从原来的“事业型、福利型”转变为“产业型、经营型”。因此,现实题材影片的商业化进程也可以说是从这一年开始的。此时的国产电影大致可分为娱乐片、主旋律和艺术片,而现实题材电影主要包括在最后一种类型中。
 
    这一时期的现实题材影片多聚焦于个人的生命体验和日常生活,故事发生地一般在大城市,并且在操作手法上有意地向市场靠拢,比如邀请明星或文化名人加盟,或加入一些喜剧、元素。张元《北京杂种》讲述的是崔健的故事;姜文《阳光灿烂的日子》改编自自己的成长经历;宁瀛《民警故事》讲述北京片警的生活;路学长《长大成人》关注青年人成长中的无所适从;王小帅《十七岁的单车》则把镜头对准了来城市打工的农村青年。
 
    由美国人罗异与西安电影制片厂合作成立的独立制作公司艺玛电影公司在现实题材的商业运作上表现的尤其突出。该公司接连推出的《爱情麻辣烫》《美丽新世界》《洗澡》分别获得2800万、1700万、1900万的国内票房,而它们的成本不过200到300万元。《爱情麻辣烫》讲述的是5个爱情故事;《美丽新世界》讲述小镇青年在上海的闯荡经历;《洗澡》则聚焦于父子之间的情感。这几部电影都启用明星担任主演。
 
    同时,也有一些卖相不太好的优秀电影在这一时期诞生。贾樟柯拍摄的《小武》《站台》均把故事发生地设置在他的故乡山西汾阳,并启用非职业演员担任角色。前者大胆地以一个扒手为主角;后者则讲述了几个文工团青年十几年的人生遭遇。霍建起的《那山、那人、那狗》讲述的则是一个农村青年在高考落榜后和父亲的相互理解。黄建新杨亚洲合导的《背靠背脸对脸》将叙事焦点放在官场斗争上,有很强的批判味道。
 
    从市场上来讲,上述四部影片走的都是国际路线。《小武》获得了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柏林电影节沃尔福冈·施多德奖,《站台》更是入围了威尼斯主竞赛单元,两部影片均在国际市场收回了制作成本。《那山、那人、那狗》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提名,单在日本就拿下了2000万元人民币票房,一度成为日本最卖座的华语电影。而《背靠背脸对脸》则为主演牛振华带来了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此外前文提到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洗澡》也都在国际电影节上有优异表现。《阳光灿烂的日子》为夏雨带来了威尼斯影帝殊荣;《洗澡》获得了多伦多电影节费比西奖,版权卖了56个国家,海外票房达200万美元。
上一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