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没时间跟黑粉敌对 喜剧还要再做

时间:2016.10.08 来源:北京晚报

邓超夫妇

北京晚报10月8日报道,邓超,一个复杂的多面体。他是“跑男”里毫无偶像包袱的谐星,是《分手大师》里贱到骨子里的梅远贵,是《美人鱼》里无敌有钱又无敌寂寞的刘轩,是《烈日灼心》里游走在人性边缘的辛小丰……这一次,他又化身张嘉佳笔下的电台DJ陈末,主持着一档《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深夜谈心节目,用自己的声音温暖着繁华都市那一颗颗孤独的心灵。

邓超塑造的角色越多,你就越会觉得,这个人是不是很分裂?时而搞笑,时而深沉,时而幼稚,时而阴郁,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邓超觉得,这恰恰是演员这一职业的魅力。“我有时候演戏,就是不疯魔不成活。每个角色在我心里都有一个房间,所以看我的电影会有这种感觉:‘超这次带我去谁的世界里住一次?’”

演张嘉佳使劲往糙里做

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改编自张嘉佳的同名畅销小说,而邓超是在接到电影邀约之后才去找这本小说来看。“当时我非常非常孤陋寡闻地不了解如此出名的张嘉佳,连续三年图书榜榜首,销量达到千万级别。我一看,自己也非常喜欢,他不是纯聊爱情的,就像我们在三环看到的一扇扇窗户,一格里有一个故事,一扇窗里面有一个家,很宿命的感觉。如果想看自己的爱情跟命运,在这部电影里可以找到答案。”

张嘉佳在接受采访时曾经透露,电影里的男主角陈末就是照着自己的样子去写的,而邓超正是他心目中陈末的第一选择。“我知道要演张嘉佳的时候,我就很失望,我的人生是崩溃的。”邓超故意“犯贱”地说,“首先颜值上,我就很崩溃,让我演那么丑的人,我该怎么塑造,所以我就使劲地往糙里做,包括发色也和他一样是灰白的。”

其实,张嘉佳选择邓超凭的是一种直觉,却没想到现实中两人真的有很多相似之处,敏感、自负,骨子里还都有一股贱劲儿。就连生活中的细节,两人也有“神一样的契合”。“在电影里我老趿拉着一双鞋,我也不知道张嘉佳是怎样,我是到开机前才见到他,他就是这样穿鞋,没商量过,就是一种巧合。”

特意找罗兵练习播音

邓超饰演的陈末是一名颓废的电台DJ,“一个用声音和千家万户打交道的人”。他自己也很喜欢这个职业,“因为DJ也陪伴我很多岁月,从小时候老式的带天线的收音机,到后来变成可以放卡带的那种,再到半导体,到车上的广播,DJ一直伴随我成长,我也一直在想象着主持人的样子。”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邓超特意找到电台主持人罗兵来对自己进行专业指导。“我得先成为专业人士才行,要不然就很假。包括话筒怎么对的,离嘴多远,怎么播报倒计时,跟主编怎么切声音,怎么进热线电话,这些都是基本的。”就连陈末的声音,邓超也精心设计:“他在生活里的声音,在话筒里的声音,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你可以闭上眼睛来听陈末,我觉得会是一又好看又好听的电影。”

邓超自认:“我自己是对声音比较迷恋的人。”不久前,他在《快乐大本营》上一人分饰五角配音《大圣归来》的片段走红网络,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邓超分别用不同的音色配出了“江流儿”的单纯、“大圣”的英气、“师父”的沧桑、“大妖王混沌”的阴险以及“猪八戒”的蠢萌,甚至连语气词都演绎到位,台词功底被网友点赞。对此,邓超觉得,声音其实是演员的标配,“很多好的演员,比如梅丽尔·斯特里普,都会做声音上的训练。这样才会更让观众相信,她就是那个人物。”

高原拍戏把邓超拍哭了

为了拍摄小说中的爱情圣地——稻城,剧组克服重重困难前往海拔4750米的高原取景,纯净的美景在大银幕上令人赏心悦目,但背后却是主创们难以想象的付出和坚持。“其实那段时间,我说实话有无数个想逃出去的念头,每天喘不上气,每分每秒都觉得呼吸好累,消耗很大。”邓超回忆,那时候身边的工作人员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主演张天爱也高原反应到几乎“瘫死在那儿”,每说一句台词就得吸一阵氧气。

因为吃的东西运不上来,大家就只能煮鸡蛋补充体力,但高原上就连鸡蛋都很难煮熟。“我是剥鸡蛋的时候就开始哭了,因为天爱,因为录音师,瞬间就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觉得好不容易。”邓超说,他不是为自己哭,而是为工作人员的敬业而感动,“看完了以后你就会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你会认定这个职业没有错。”

当然,剧组的生活也有苦中作乐的时候。比如在重庆拍戏期间,邓超经常和杨洋、小岳岳一起约着吃重庆小面。有一天早上拍吃面的戏,拍之前,小岳岳就已经吃了三碗,“一开始拍时我们仨互相夹、抢着吃,拍了七八条之后,我们看见对方,都笑了,每个人都夹一根面,把自己碗里的夹到别人碗里。”邓超还不忘吐槽爱臭美的杨洋:“杨洋吃得特别注意,怕刘海分叉。”

因为有了小岳岳的加盟,很多观众都以为他会抢走邓超的笑点。不过邓超却说,这次小岳岳承包的全是哭点。因为拍戏,两人也成了好哥们,“我都想向他拜师学艺啦,因为他也开始收徒弟了,我也很喜欢相声。”私下里,邓超常常劝小岳岳多注意休息:“他今年一下就爆发了,我看到的都是他不为人知的一面,他太累了。”

陈末的命运充满悲剧色彩

这几年,邓超的银幕形象非常多变,似乎他选角的口味很杂。但在他看来,这些角色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不轻松,“够难够危险的我才会接,因为每个角色都是鲜活的。做角色是一个又分裂又理智的事,但这也是我喜欢演员的地方,所以我一会做《分手大师》,也演《烈日灼心》,做演员不可以一个表情一张脸,又演这个又演那个。”

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陈末这个角色最复杂。“猪头、茅十八干的都是情圣干的事,只有陈末是被感情剩下的人,但是在角色塑造上,我比较喜欢陈末,他是很难的角色,他没那么单线条,简单讲,他不是那种‘我就是爱你爱你爱你,我付出了所有’,他的方式不是那个。我现在选的角色都是这样,都是虐我的,不是什么信手拈来的那种。陈末更像我身边的朋友,口是心非,这个人物是活生生的,所以我就喜欢。”

生活中,邓超觉得自己和陈末虽然看似都很嘴贱,但内心却是一个阳光,一个悲观。“他是假装坚强,我是真的犯贱。我生活里也是这样,跟团队也好,或是发个微博耍个贱,我喜欢让大家开心是真的,大家开心我也开心,我骨子里有那方面的东西。但陈末不是,那是他的武器。”比如,片中有一场陈末和他患老年痴呆症的妈妈逗贫的戏,这一段让邓超哭了无数次,“他想犯贱,其实是用这个来麻痹自己,这个人物的命运充满悲剧色彩。”

没时间跟“黑粉”敌对

邓超常常喜欢把每个角色比做自己心里的一个房间,每部戏杀青,那个房间的灯就暗了,但那个人物却始终活在他的内心。有空的时候,邓超常常会推门进去,和那些角色谈谈心。“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完全不同的”,这正是邓超热爱表演的原因,因为它可以带着自己经历形形色色的人生。

“其实真实的生活远比戏剧更戏剧、更丰富。”镜头面前的邓超不疯魔不成活,生活中,他选择“活出自己的样子”。“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你知道哪些人是为别人在活,哪些人是为自己在活,知道什么东西是在假装,但这对于我来说很少。”比如上真人秀,邓超“把自己捋通了捋顺了”,就去做了,恰恰是真实让他获得了超高的人气。再比如玩微博,一开始他是被逼的,为了宣传《分手大师》不得不开通微博。后来玩着玩着,他发现自己还玩得挺好,“上面有一群我的朋友,当然也有一群骂我的人,骂我‘神经病’、‘就知道装疯卖傻’,他们是谁我都不知道,但是我还真就不跟他们敌对。”就像邓超自己执导的喜剧电影,从《分手大师》到《恶棍天使》,每一次都是票房与差评齐飞,而邓超对“黑粉”的态度始终如一,“我的作品还要再做。他不高兴是么?我不跟他敌对,因为我没时间跟他敌对,我拥抱他们。”

标签: 邓超,黑粉
情况不妙
爱情

情况不妙

马丽变身犀利孕妇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惊悚

聊斋新编之画皮

妖灵扰世皮魅众生

复仇者联盟
动作

复仇者联盟

群侠争雄PK肌肉男

长江图
爱情

长江图

秦昊辛芷蕾长江缘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狼牙
动作

狼牙

警匪缠斗勇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