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位演艺人士被列黑名单 釜山电影节背后是什么

时间:2016.10.19 来源:影视圈Magazine


第21届釜山电影节于当地时间10月15日落下帷幕。作为亚洲最受关注国际电影节,本届的釜山电影节全程可谓星光“惨淡”,开幕式上的红毯嘉宾从去年的207人减少至160人,闭幕式更是冷清收场。如果说红毯星光只是电影节的佐料,那么作为“正菜”的电影来说,从10月6日釜山电影节开幕,今年共有69个国家的299部影片参展,吸引了16万名观众观影;而本次电影节唯一竞赛单元的最高奖项——“新浪潮奖”已被中国电影《清水里的刀子》《捐赠者》两部影片包揽。


釜山电影节是亚洲电影人的盛宴,它在独立性、艺术性以及开拓市场与电影人交流诸多方面具有良好作为,并且一直坚持扶持新电影和新导演,积极向全球推广亚洲电影文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甚至因为釜山电影节在推动世界文化交流方面所做出的孜孜不倦的努力,而为其颁发了“费里尼奖章”。


但是,今年的釜山电影节即便有中国新人导演电影成竞赛单元最大赢家,或者创投环节获得影视巨头青睐这样的热点,都显得有些落魄。不仅我国观众对这次电影节关注度不高,就连韩国本土对它的推崇度也有所削弱。而这其中,岂止是“削弱”,甚至今年上半年还一度有传言称举办了20届的釜山国际电影节可能要“流产”,媒体也曾报道第21届釜山国际电影节如期举办的可能性不足50%。


那么,这个创办于1996年的曾经辉煌的电影盛会,在它21岁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


釜山电影节困局一部纪录片引发的“血案”


咱把时间线倒回2014年把这事从头捋一遍。当时,一部以2014年4月16日“岁月号”沉船事故为题材的纪录片《潜水钟》要横空出世,韩国政府尤其是釜山市长徐秉洙在第一时间坚决反对其上映。


笔者翻了相关资料,发现这部影片以震惊世界的“岁月号”惨案为主题,记录展开搜救工作的半个月之内发生的故事,解密当时没能传达的隐藏的令人震惊的事实和惨案,尤其暴露韩国的腐败问题。对,就是韩国常见的现实题材,这部片子不但做了出来,而且要在釜山国际电影节上公映。


于是,釜山市政府炸了:他们以电影可能会引发政治性争议为由,要求电影节方面取消上映,但对方以维护艺术表现的自由和电影节的独立为由拒绝要求,电影节方面则顶着压力坚持放映。电影上映了,随后引起了轩然大波,一贯受釜山市政府、电影界、企业界等部门支持与资助的釜山节,在2015年由电影振兴委员会提供的支援金被砍掉一半,韩国监察院也对釜山国际电影节实施特别监察。


接下来,2015年11月,第2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结束后,釜山市政府向检察院举报,以釜山电影节创始人之一、时任电影节执行委员长的李庸观等三名电影节最高负责人运作资金管理使用不善——釜山电影节方面则指责这是公然报复。


李庸观


今年2月,李庸观被迫辞职。4月,釜山地方法院通过了市长徐秉洙发起的针对釜山国际电影节执行委员会的诉讼,暂停新当选的68名委员的任职资格——因为他们的派任没有经过徐秉洙(前电影节委员会委员长)本人许可。可釜山电影节官方声明:委员派任从来都不需要委员长许可。


这场迅速膨胀、发酵的冲突来势汹汹,看似是《潜水钟》上映之后的多诺米骨牌效应,但是当电影节的“生存”状况受到政治因素的威胁,当影人把抗议付诸集体行动,这个剧烈矛盾似乎达到了第一个高潮:4月18日,包括韩国电影导演协会等9个团体,共同组成了“守护釜山电影节韩国电影人非常对策委员会”联合发起抵制活动,导致釜山电影节几乎流产。


他们声称:“釜山国际电影节并不属于釜山市政府。尽管政府在经济上支持电影节,但电影节拥有独立运行的权利,不应受到任何外力干涉;如果釜山市当局阻止釜山国际电影节自由举办,他们将联合抵制今年的电影节。”此外,还要求釜山市长徐秉洙辞去电影节前委员会委员长一职,并且撤销对68位新任电影节委员的处分。


参加过釜山电影节的148名电影导演与部分演员也公开声援釜山电影节。



国外电影人也对釜山电影节对艺术创作自由的捍卫表示支持,柏林电影节上,114人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给釜山市长徐秉洙,要求釜山市当局“停止对电影节施以政治压力”,戛纳电影节主席、柏林电影节主席、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都参与其中。


从韩国国内延展到世界电影领域,这一事件的影响远超全部人的预期。各方压力之下,韩国政府与影人的问题似乎稍有化解:5月9日,与釜山市政府长期协商后,釜山国际电影节官方表示今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有望如期举办。当月,已卸任多年的德高望重的名誉组委会主席金东虎再次出任电影节组委会主席,80高龄的老电影人出山收拾残局。


7月22日,釜山国际电影节在临时大会上通过了关于修改电影节章程的提案,保障电影节正常化及电影节独立性。至此,釜山电影节与釜山政府之间的刀来剑往似乎得到了一个阶段性的结果,似乎接下来是普大喜奔的态势。


可是,韩国本土部分影人的抗议仍在继续:即便有作品展映,但大多导演与演员,包括朴赞郁、罗泓轸等都拒绝现身。尽管三位亚洲名导的“特别对话”环节引人注目,好莱坞也给予釜山电影节极大支持,但全场下来还是难免“萧条”二字。


除了嘉宾锐减,更客观的现实是:“风波”中的釜山电影节也“跌破往年水准”:《潜水钟》等高度敏感性题材的作品锐减;“金英兰法案”影响之下,以往由各大发行公司主办的派对活动及各种仪式活动基本消失;投片环节出现问题,不得已延长提交作品的截止时间;电影节参展作品的数量和规模也不同程度缩水。


即便这一亚洲范围内最成功的国际A类电影节如期举行,但电影节组委会和釜山市政府“这一架”打得双方“大伤元气”。


“黑名单”韩国政治压力施加于文化领域


如果伤了元气的釜山电影节在10月15日顺利落幕,似乎也能为这一事件划上阶段性的句号。可谁也没想到,这种暴风骤雨中短暂的平静迅速被打破了——10月14日,韩国总统朴槿惠秘密大举封杀近万名演艺人员的消息曝光!


政治封杀的举措似乎在不动声色中更早也更彻底:据网友爆料,10月14日,韩国以韩语发行的《韩国日报》和以英语发行的姊妹报《韩国时报》都刊出报道表示:


594名演艺圈人士,因“岁月号”沉没事件抨击政府被排进黑名单;

754名演艺工作者签署了一份文件要求政府为“岁月号”悲剧负责,也被列入黑名单;

6517名演艺人员在2012年总统大选时,支持了朴槿惠的对手文在寅被列入黑名单;

1608名演艺人士在2014年首尔市长选举时,为在野党候选人朴元淳背书,仍被打入黑名单。


朴赞郁


其中,著名的电影导演朴赞郁、影帝宋康昊、影后金惠秀等也“榜上有名”。从2014年清算至2016年,共计9473名演艺界人士被封杀。而这种封杀更类似是一种经济制裁:被封杀的演艺人员此后将不会获得政府任何资金补助或拍摄协助,在工作上会有极大阻碍。真相如何,尚未证明。但此番韩国政府大规模封杀艺人的消息一曝光,立刻引起韩国各界议论;被封杀的相关人士也向韩国当局提出说明要求。韩国政府与韩国影人的战火纷飞仍在继续。


近年来,韩国电影在国际影坛中展露头脚,口碑和票房都颇受赞誉。这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韩国国内政治经济环境变化致使韩国的电影产业格局发生重大改变。


企业资本的注入,电影政策和电影文化转变的影响都不可小视。之后,韩国电影产量逐年上升,市场占有率也大幅提高。并且影片类型也不再单一,有政治、喜剧、爱情、黑帮、恐怖、社会题材等多种影片类型满足众多受众的需求。另外,在韩国还有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问题是,2000年后韩国政府彻底废除了影像制品的审查,只采用电影分级制,也是造成韩国电影崛起的一个重要因素。


越来越多反应现实社会问题的佳片,无论在艺术水准和舆论监督上都为电影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良性表率。相对自由的创作环境使韩国电影产业得到更快的发展,但从釜山电影节与“黑名单”事件来看,这些政治因素的干预一定程度上压缩了这种自由,这对强调以“文化立国”为战略、以“文化昌盛”为治国纲领的韩国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釜山行》剧照


今年韩国暑期档的两枚重磅炸弹照旧狠狠抨击了现实:《釜山行》揭露灾难的不可控是政府的失误与纵容;《隧道》中相比河正宇在隧道内的自救,外部发生的一切,救援、政治作秀、媒体反应、民众的逃避和指责,才是一出暗黑的讽刺大戏。


跳出作品,回过头来看韩国这场跨度长达两年,从上到下,牵涉近万艺人的大戏:从一个釜山电影节的生存困局透视整个韩国电影发展的现状,其背后隐匿的无奈和抗争,似乎远比任何现实题材的电影都更惊心动魄、扣人心弦。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惊悚

聊斋新编之画皮

妖灵扰世皮魅众生

情况不妙
爱情

情况不妙

马丽变身犀利孕妇

复仇者联盟
动作

复仇者联盟

群侠争雄PK肌肉男

毛驴县令2之五官争功
古装

毛驴县令2之五官

县令夫妻火力全开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狼牙
动作

狼牙

警匪缠斗勇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