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寿了!《惊天破》拍的不是双雄片 而是双傻片

时间:2016.10.2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斯泰芬
共8张

    1905电影网专稿 说到港片的取名套路,首先映入脑海的可能是“天”“战”“风云”“破”这几个词语,《惊天破》可以说集这些烂俗的词于一身,特别是对没有象棋经验的观众来说,有气势却不知所谓。《惊天破》的两大男主是刘青云谢霆锋,似乎应该庆幸与前者搭档的不再是古天乐吴彦祖,但又新鲜不到哪儿去。这样一部卖相陈旧的改装车的成色到底如何呢?

 

    “双雄片”是港片中比较常见的故事类型,《喋血双雄》《暗花》《暗战》《无间道》早已成为经典。双男主棋逢对手、斗智斗勇往往成为“双雄片”的最大看点,《惊天破》自然是想再创经典,在两大男主的设定上增加生理学与心理学上的关联,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恰恰成为影片的一大败笔。

 

    《惊天破》中,谢霆锋饰演香港警察马进,刘青云饰演犯罪心理学家车家伟,两人因各自原因获得了连环杀手将军(高伟光饰)的器官移植——马进移植了将军的心脏,车家伟移植了将军的肝脏。将军器官的细胞记忆开始作祟,车家伟开始黑化,马进却依然正义刚强,仅仅变得爱吃辣。科学的解释可能是,肝脏比心脏更邪恶。

 

    除了这个“双生花”的角色设定,新导演吴品儒将两人设定为象棋高手,两人的名字也都离不开象棋,甚至连环杀手杀人的地理位置也构成象棋上的残局——七星聚会。棋逢对手、布局破局本该成为高明的智力游戏,可当一方是一个自作聪明、做事漏洞百出的心理专家,另一方是毫无人格魅力的平庸警察时,会让一切变得仓促乏味,也令观者兴致全无。

 

    编剧出身的吴品儒在该片中还试图探讨人性,特意安排了一个毫无逻辑可言的结局:本来胜券在握的犯罪心理学家,却煞费心机的布了一个局,让马进在救自己老婆和救数十万香港市民之间做出选择,也让之前为自己洗白的心血全部浪费。同样的桥段在《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看到是人性的光辉,而在《惊天破》里却变成了儿戏,更让学富五车的反派显得愚蠢无比。最无辜的是香港的中环广场,可能它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总有人想炸掉它。

 

    假设两位男主的智商在线,剧情上的漏洞也不是很多,这部电影依然不会变的好看。故事的好坏是一个维度,讲故事的方式是另外一个维度,导演在电影语言上的生涩稚嫩导致了《惊天破》节奏上的全面失控。

 

    一般来说,商业片越到最后镜头会越短,剪辑会越来越频繁,音乐也会随之激昂。《惊天破》似乎没有遵循这条规律,全片用一种平稳的方式讲述,空有剧情上的起承转合,没有节奏上的轻重缓急。音乐的滥用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几乎每一个稍微重要些的场景都会进音乐,更要命的是有些音乐与画面完全不搭;结局的配乐也不出彩,很难调动观众的情绪。

 

    同样被滥用的还有慢镜头与航拍镜头,这些原本可以成为加分项的手法被反复使用、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使用,视觉冲击力大减。比这更可笑的是,佟丽娅每次出场时的打光方式特别像内地的青春片,《何以笙箫默》《匆匆那年》在这一刻灵魂附体。

 

    影迷届流传着一句出自杨德昌影片《一一》里的鸡汤: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延长了三倍。的确是有一些电影在丰富我们的人生阅历,给予人类个体自身之外的生命体验,但也有另外一些电影是用冗长乏味的故事拖长他人的生命。《惊天破》显然属于后一种,100分钟的电影却需要消耗十倍的耐心。

 

    《惊天破》中的杀手,每次作案后会留下尼采的名言:“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当《惊天破》的主创凝视自己作品的时候,会不会生出自己在“凝视深渊”的错觉,并且是一个足以把人困在时间里的深渊。

文/斯泰芬

影
动作

张艺谋之匠心回归

极盗车神
动作

极盗车神

爆燃大片极速危情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菊豆
经典

菊豆

巩俐颜值巅峰之作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

妈妈出差的夏天
剧情

妈妈出差的夏

大爱人间温暖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