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蜗牛有爱情》是现代版的《花千骨》

时间:2016.11.11 来源:新京报即时新闻

《如果蜗牛有爱情》

新京报即时新闻11月11日报道“甜宠”剧表面上比修仙剧里的“虐恋”展示出的男女关系更平等,更能伸张女权,然而,把爱情放在不平等的师徒关系里,哪里谈得上男女平等?所以,没有得到足够的父爱时,喂糖和虐心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师徒恋,等着有人来领着自己重新成长一回。

“虐恋”“甜宠”背后是老套师徒恋

继《杉杉来了》、《翻译官》之后,随着《如果蜗牛有爱情》热播,又一部讲述职场爱情故事的偶像剧火爆荧屏。有评论认为偶像剧的画风经历了由“虐恋”到“甜宠”,男主人公逐渐由“霸道总裁”式向高智商暖男过渡,是女性独立意识的体现。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我却在《蜗牛》中看到了《花千骨》的影子。

多么奇怪的联想。原本现代职场甜宠剧与修仙虐恋的《花千骨》风马牛不相及,许诩对季白的感情却时不时透出了花千骨那种对“师父”的仰慕。花千骨仰视白子画,一路追得千辛万苦,天翻地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先生差点先死,最后抹掉重来,才算大团圆。许诩这边倒了过来,迟钝的蜗牛不开窍,聪明的职业女性能与季白并肩战斗,平等、独立,不像花千骨,卑微许久直到得到洪荒之力才平视白子画。

但是,我们又看到了师徒恋。师徒恋、师生恋仿佛是中国人一个永恒的话题,相当多女性即使没有明确向往师徒、师生恋,从她们的择偶观里也能窥探出各种衍生版本,比如要求对方年长过自己,工作、生活经历丰富,能够在各方面指引自己,同时万般宠爱。听起来有点耳熟,是吧?有点像现下流行的“萝莉爱大叔”里的那一类大叔。师徒、师生的关系决定了当老师的那一方必然要指点、引导学生,太符合有这类幻想的人往上套了。

女性在职场成长仍渴望父亲庇护

现如今高校逐渐禁止师生恋,而西方国家早就严厉禁止,特别是强势的一方(老师)往往在这类事件中名誉扫地。中国人并不是彻底反感的师生恋,它到底招谁惹谁了呢?从心理学角度看亲密关系,关系平等、关系单一是健康、和谐的前提条件,师生恋两条都破坏了。师生关系是我教你学、我指引你跟随,从权利到实质上都不平等;师生一重关系、情侣一重关系,怎么能保证学生不以恋人身份在学习时撒娇、耍赖呢?老师也可能在情侣关系中发生吵嘴后,撂挑子不履行师长职责,不教了,直接损害学生的利益。

师徒关系比师生关系更紧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生、师徒恋比起一般萝莉大叔恋更接近父与女的关系。说到底,向往师生恋、师徒恋仍然是在找父亲,花千骨在找,许诩也在作者的安排下找。白子画高冷,季白是头狮子,霸道总裁不过是从衣袂翩然的道袍换成了整严的警服,他不见得会一伸手抖一沓子钞票出来,但他同样是能控制局面的男人,一伸手制服妖魔、歹徒,魅力指数一样高——万能的代理父亲大人啊。

“师徒恋”的本质是男女的不平等

比起修仙来,现代职场“进步”了,爱情成为日常工作、生活的一部分,不会成为个人世界乃至整个世界的全部。想想看,花千骨谈个恋爱要整个宇宙跟着赴汤蹈火,要是人人谈恋爱都来这么一出,我们坐在这里喝口水的时间里,不知道世界已经沧海桑田多少回了,不,我们还能坐下来好好喝口水吗?

关于爱情有个公式,童年里得到父母的爱越是足够,在爱情里对爱的要求越是正常。花千骨缺爱缺得相当彻底,像个黑洞一样需要吸进全世界来填补、来成全,所以她的爱是歇斯底里似的,怎么爱她都不够,要你的名誉、要你的性命,所有一切。而许诩只是反应迟钝超常,更像来自于大致正常的家庭,有个大致正常的童年,父亲的爱欠缺了些,母亲爱的方式可能欠妥当,导致她感知不敏锐,接受爱的讯息上有困难。

“甜宠”剧表面上比修仙剧里的“虐恋”展示出的男女关系更平等,更能伸张女权,然而,把爱情放在不平等的师徒关系里,哪里谈得上男女平等?所以,没有得到足够的父爱时,喂糖和虐心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师徒恋,等着有人来领着自己重新成长一回。

情况不妙
爱情

情况不妙

马丽变身犀利孕妇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惊悚

聊斋新编之画皮

妖灵扰世皮魅众生

复仇者联盟
动作

复仇者联盟

群侠争雄PK肌肉男

长江图
爱情

长江图

秦昊辛芷蕾长江缘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狼牙
动作

狼牙

警匪缠斗勇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