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丢书”被称消库存 背后出版公司涌向影视业

时间:2016.11.17 来源:娱乐资本论
国内几大出版社转型影市一览


前几日,很多明星参加的“丢书大作战”火爆京城,演员黄晓明徐静蕾张天爱张静初董子健等率先在北京、上海、广州的地铁、航班和顺风车里丢下了贴上活动标签的各种书籍。


这次“丢书大作战”参与的公司中不乏白马时光、果麦、博集天卷等知名出版商,此举让不少人疑惑:他们都需要出动这招来清库存了?其实,“清库存”一说未免过于严苛,出版业早已旧貌换新颜,不再是早些年利润微薄、变现渠道单一的模样。


据悉,国内的几大出版巨头和一些中小型出版公司,均已成立了自身的影视公司,近期热映的网剧《法医秦明》、《如果蜗牛有爱情》等,背后都有出版公司的影子。出版业不好混,影视业就好混吗?出版业跨界到影视业是顺势而为还是强行为之?


为何要转型?出版利润太薄,赔钱亏本是常态


出版业的日子一度江河日下。白马时光是原儒意欣欣图书当家人李国靖创办的集图书出版和影视制作为一体的集团,其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品牌官韩莎莎告诉记者,中国看书的人实在太少了。出版业的统一线是:单本销量超过3万册就算是“畅销书”,但中国人口有十几亿人,此次“丢书大作战”是英国演员艾玛·沃特森在伦敦的“地铁藏书”活动的中国版。缘起地英国人口才6500万,买书人群却相当于中国的几十倍。


书卖不动,生产成本却越来越高。韩莎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人力成本高,一个有制作畅销书能力的优秀图书策划编辑年薪至少15w起;而纸张、印刷、物流等制作成本,加起来要占一本书定价的20%(甚至常常超出);电商兴起后,常以五六折的低价问我们拿货,还有双十一、店庆、各种促销活动,价格会压得更低。”


说完,韩莎莎还自嘲地说“这样综合下来,全年利润都低得没法说,常常是亏本经营的,只能靠单本销量做大,走薄利多销的路线以及开发其他利润来源”。大公司居于寡头、小公司求生艰难,也是当前民营出版行业的现状。博集影业副总郭琳媛告诉记者,博集天卷一年出的新书近400部,还有几千本书在动销,据开卷数据显示,博集天卷目前在上万家出版机构中文学书上占到了1.9%。“博集的IP数量很多,且每年有良好的、健康的造血机制,所以并不会‘唯IP论’。”郭琳媛说。


博集如此气定神闲当然有其原因,它与新经典、磨铁合称出版业三大巨头,撑起了大半壁江山。据《出版人》杂志统计:去年一年,三大公司年码洋(指定价?销量)分别为18亿(新经典,含渠道)、10亿(博集天卷)、10亿(磨铁),均突破了10亿大关。


饱汉不知饿汉饥。三巨头分完蛋糕以后,剩下的小鱼小虾利润就极为有限,排第四名的果麦,年码洋只有3亿。韩莎莎也坦言,白马时光公司规模连博集天卷的1/10可能都不到。2015年,33人的白马时光团队全年只有不到50本新书,年码洋在1.6亿左右。2016年团队增长到50人左右,目测可以达到2.5亿码洋。即便如此,还是不敌出版巨头们。


何况,因为渠道商打折、压价,出版界有码洋和实洋的说法,实洋才是出版商的最后收入。利润那么薄,转型成了必须。


怎么转?先卖版权,再共同投资,现在要从参投变主投


不管是先入局还是后加入,几大公司均经历过最原始的版权销售阶段。在这个阶段,出版公司只是作为IP持有者,以固定的价格将影视改编权出售给影视制造商,影视化以后的收入,出版公司不参与分成。


原本“秦明”系列前四本的影视改编权都在博集手中,但前两年,博集将其中两本的改编权出售给了乐视。


郭琳媛表示,出售给乐视是常规的商业决定。确实,对于刚成立没多久、员工还不足三十人的博集影业来说,手握太多小说也难以消化。


磨铁创始人沈浩波接受记者专访时也曾表示,过去最火的IP改编作品,有一半都是磨铁出版的,但磨铁没能从中分一杯羹,但这没什么遗憾的,“毕竟那时候我们还没做影视呢,应该交给别人去做,因为我们自己还没有建立这个能力。”


至于白马时光,出售《蜗牛》《他来了,请闭眼》《晨昏》等版权给影视制作方时,它还只是一个专营图书出版的公司,影视制作公司尚未建立。单纯出售版权阶段结束之后,出版业不再满足于被动卖版权了。


郭琳媛透露,《法医秦明》中博集投资占比达30%,该剧所有收入也会以这个比例双方共同分成。


“博集和影视接触其实很早就开始了。张一白导演监制的《杜拉拉升职记》,当时就是由黄总(黄隽青:中南博集与博集影业董事长、创始人)牵头,促成其与新丽电影的合作。”郭琳媛说。


白马时光亦然。据韩莎莎透露,尽管做图书出版并未给公司积累下太丰厚的启动资金,但有不少影视公司和影视基金组织相中了白马时光从《致青春》到《如果蜗牛有爱情》一年几部书影联动大热剧的IP孵化能力和剧本策划能力,愿意与其共同投资影视项目。据悉,白马时光启动的影视总投资达10亿元。


参投摸索出经验后,主投就成了必然。


沈浩波曾告诉记者,磨铁头两部电影,还不敢担任第一投资方,但“到了第三第四部可能就会自己直接主投主控了”。


博集影业的第一部作品还只是小体量的网剧,也并非主投,但博集作为第二投资方,独立完成了从选题策划到团队组建、拍摄和后期制作全过程。


据郭琳媛透露,明年博集会有两部主投的大电影,分别是与张一白合作的《乖,摸摸头》(大冰小说改编)以及与李骏导演合作的《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其成本均为商业大片级别。


由新经典文化成立的新经典影业注册资本达1亿人民币,虽然至今还没有作品问世,但片单也十分豪华,路遥的《人生》、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古龙的《欢乐英雄》、高阳的《慈禧全传》等都在改编之列。


出版业跨界影视业遇瓶颈:具有出版和影视方面经验的人遭抢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同时拥有出版业和影视业从业经验的复合型人才,是这一行业亟需的力量。郭琳媛在《法医秦明》中挂的是“总策划/总制片人/总编剧”,而且这一部才20集的小体量网剧,竟然用了七位编剧。


不过,郭琳媛本身经历较为特殊,她做过编剧,又是出版业的资深从业者。这是该行业最吃香的一种人才。郭琳媛说,博集影业目前员工主要以聘请影视行业专业人士为主,但也会从内部培养对出版业更了解也对影视业有热情的复合型人才。


这与磨铁的策略近似。沈浩波曾表示,在人才培养方面,磨铁坚持把出版行业的人“直接扔到影视项目里去实战”。不过,在关键岗位上,磨铁还是采用了职业导演+原作者+职业编剧的组合团队,例如《全世界》的编剧即原作者,《悟空传》中,原作者今何在也深度参与。


这些炙手可热的人气写手,不管在原出版集团还是新的影视公司,所占的比重都越来越大。据韩莎莎透露,白马时光签约作家达130多位,其中签五六年长约的有近20位,这些人中不乏辛夷坞、丁墨、顾西爵、书海沧生等畅销书作者。


另一种可能是,超越签约这种从属关系,人气写手、畅销书作者开始进阶成为公司股东,对公司的所有利益雨露均沾。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初刚成立的新公司木本水源由某出版业资深人士打造,该公司主要从IP源头就介入策划全案,新派系正拍摄的电视剧《醉玲珑》是其最新作品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成立伊始,其第二大股东便是某人气青年作家。如今该作家的多部小说改编权由知名影视公司购得并运作,人气指数攀升。这样的例子并不在少数。尽管并非所有人气作家都能像张嘉佳那样独立开公司、A轮融资即过亿,但出资几十万到几百万成为公司股东还是可以实现的。


跨界影视被资本追逐,受青睐的依然是头部公司


种种迹象都表明,出版公司们跨界影视行业成为他们躲避利润洼地的有效手段。而出版业的最新动向也被资本敏锐捕捉到。


今年2月,估值9亿的磨铁迎来优土的1.5亿参股,优土以超27%的股权成为磨铁第一大股东。除了资金注入之外,磨铁作为文化内容生产链上游,用手握的IP资源与优土的平台优势强强联合,形成了一个产业闭环。


至于估值超15亿的新经典,早在2013年便对外宣称拿到了红杉资本的1.5亿注资(实际认购额为6030万元)。


三大出版巨头中的博集影业,倒还没有与资本接触的打算。郭琳媛告诉记者,目前已有众多资方前来寻求合作,但博集对于外部注资较为谨慎,当然,博集对也合作还是持开放态度。


此外,果麦在3月也宣布了B轮融资8500万的消息。


通过上述例子可以看出,受到资本青睐的,主要是高居前几位的头部出版商。因为出版业自身的周期较慢(做一本书周期通常需要三个月以上)、容易积压库存,导致变现渠道单一、回款较慢,这是资本始终观望、不敢大幅进驻的主因。


采访中韩莎莎坦言,两三年前就一直有资本和白马时光接触,但公司当家人李国靖认为,“做得挺好的,又不缺钱,小而美也不错,不急着跟资本打交道吧?”。


实际上,这是很多中小型出版公司的普遍想法。无融资、无收购、无估值的出版商坚持在细分领域深耕也未尝不可,但只要一插手影视市场,单片投资动辄上亿的电影/电视剧,对于“小而美”的普通出版商来说一定倍感吃力。


据了解,白马时光在2014年底曾迎来一波投资机构,当时这个只有7000万左右年码洋、20人左右的团队估值3亿,只是当时处于创立初期,白马认为专注做产品更重要。但随着影视项目进程的推进,白马时光的A轮融资估计也快开始了。


不过,影视业一定比出版业好混吗?答案也不一定。天价片酬、平台方拖欠尾款以及内容制作的种种政策掣肘,对新入影视行业的出版人们同样是个挑战。


夺路而逃
动作

夺路而逃

张一山醉梦中穿越

我们的十年
爱情

我们的十年

乔任梁赵丽颖相爱

妖医
惊悚

妖医

宝儿上演惊悚虐恋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惊悚

聊斋新编之画皮

妖灵扰世皮魅众生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狼牙
动作

狼牙

警匪缠斗勇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