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专资办:暂不能认定《我不是潘金莲》排幽灵场

时间:2016.11.2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我不是潘金莲》海报


即使是好莱坞超级大片,也很难达到深夜场次仍然“满座”的程度。然而,11月21日,记者却在猫眼、格瓦拉、淘票票等各大在线购票平台上发现:全国不同地区,甚至是偏远县市,《我不是潘金莲》突现深夜场次满座现象。为此,记者连夜展开全面调查。昨日(11月22日),记者已先行在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平台发布题为《诡异!〈我不是潘金莲〉深夜满座场次,惊现全国多地影院……》的文章,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


此后记者持续追踪,先后向电商平台猫眼电影、影片保底方耀莱影视背后的上市公司文投控股(600715,SH)、影片投资方华谊兄弟(300027,SZ)与北京文化(000802,SZ)、业内票房专家以及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国家电影专资办)等各方人士进行询问。


其中,作为电影票房权威部门的国家电影专资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收到过相关举报,但目前的调查尚不足以认定《我不是潘金莲》存在“幽灵场”。而在后续调查中记者也发现,虽面临多方质疑,但22日深夜至23日凌晨时段,全国多地仍然出现了该影片场次满座的情况。尤其诡异的是,对于同一家影城的同一场次,不同在线售票平台出现了截然不同的结果,有的显示满座,有的则显示观影者寥寥。


值得注意的是,冯小刚此前曾表态,《我不是潘金莲》依然是他最拿手的喜剧,但又不单纯是一部喜剧。如今看来,这还是一部悬疑片。


万达旗下有影城“卷入”


11月21日,记者通过猫眼、格瓦拉、淘票票三大主流在线售票平台,发现深圳、武汉、福州、乌鲁木齐、安顺等多个城市的多家影城,在《我不是潘金莲》电影场次中,均出现了深夜突然“满座”现象。


当晚,记者在娱票儿APP上发现,武汉的CGV星聚汇影城(武汉金银潭店)《我不是潘金莲》22:40场7厅158张票全部售出。记者当时致电该影城询问情况,影城工作人员经确认后表示,该影厅因为设备故障关闭了。但昨日下午3点多,记者再次致电时,其负责人却表示:“我们没有办法去问这个信息,这个已经过去了。具体需要和媒介那边沟通”。近2小时后,记者再次致电,值班经理反复称没法回答。


11月21晚,记者查询猫眼APP还发现大连博纳国际影城(亿合城店)当天22:20场《我不是潘金莲》也出现满座情况。当时记者致电该影城,其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满了,现场也买不到票了”。昨日记者再次致电,对方却说:“满了是满了,但我可以这么告诉你,这场就是锁座的,不存在什么注水情况。晚上9点半左右的场次,一场不卖到20张票是要赔钱的”。


值得注意的是,《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以来,由于冯小刚和王思聪之间的隔空“互掐”,在《我不是潘金莲》出现上述票房现象后,记者也对万达院线旗下影城进行了调查。据猫眼APP显示,武汉万达国际电影城(菱角湖店)11月21日21时50分的《我不是潘金莲》场次是全场满座,记者在格瓦拉APP上也看到了同样的情景。


但当记者随后向该影城经理询问情况时,其经过核实后告诉记者,“这个场次并没满座,从我们影城实际出票的情况来看,这个场次共售出了66张票。”至于为什么第三方平台显示这个场次是满座,该人士则表示,“我们也不知情,不过以前并没有发现过这种现象。”


某影城:座位被合作商锁定


根据格瓦拉、猫眼等在线票务平台的数据,记者还关注到,在新疆阿克苏和伊犁地区的3家影院,《我不是潘金莲》也出现了“非正常售票情况”。


其中,阿克苏中影华纳太百国际影城在11月22日和23日两天,共计有15个场次,《我不是潘金莲》全为“半场满”状态!对此,记者以观众身份致电该影城询问,“这么早影城座位就卖出一半了?”其影城人员回应称,“(锁定座位的)是合作商,(网上购票)只能选择前四排,但其实后面(座位)是没有人的。”


而伊犁东方好莱坞国际影城(解放路店)在11月22日全天的场次中,《我不是潘金莲》每场均锁定了前后几排的座位。记者致电该影城,咨询能否买后排座位时,其工作人员表示,“(后几排)是有座位的。”记者随后追问,座位是否被影城锁定了,影城人员则称,“锁定了那些座位在我们这里(显示)是空的,(观众)在猫眼上确实选不了,具体情况我们不清楚,但是有票,可以到前台来买。”


与之相同的还有奎屯美美国际影城,在22日的19时05分、21时40分、22时45分这3个场次中,每场除了第一排和最后一排,其余座位均显示“已售”。记者致电该影院,表示想买中间的座位,影城人员解释说,“我们网上购票有规定的位置,但你可以到我们现场来买。”


文投控股:建议深挖此事


诡异的“深夜满场”背后,有关《我不是潘金莲》资方“操纵票房”的议论甚嚣尘上,无论是文投控股子公司耀莱影视的五亿元保底,还是华谊兄弟与电影导演冯小刚间的“对赌协议”,都成为各方热议焦点,为详细了解情况,记者致电《我不是潘金莲》背后的三家上市公司——文投控股(保底方)、华谊兄弟及北京文化(投资方)。


华谊兄弟相关人士表示,《我不是潘金莲》此次宣传和发行都不在公司这边。北京文化董秘陈晨也称,对于目前的风波公司并不了解,北京文化作为电影投资方之一不参与发行及后期的推广工作,“因为发行方保底的缘故,我们的收益提前锁定的,所有并不清楚后期的情况”。


文投控股董秘高海涛则向记者表示:“这个事情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也属于躺枪的。现在大家都不关注这个电影了,反而是关注这些事情。如果真的有这些乱象,我们也建议你们深挖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了投资方外,记者同时向负责《我不是潘金莲》发行工作的猫眼电影发去电影场次信息进行了解,公司CEO郑志昊对记者表示:“对任何可疑情况严查到底,零容忍,将联系相关院线和售票系统检查原因。”记者昨日多次询问检查结果,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昨日晚间,猫眼影业对部分影院满场状况作出声明。其声明显示,出现前述现象主要为两类原因:一类情况是影城调整放映场次自主锁座,还有一类情况是影城操作失误做了临时锁座。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记者反馈的万达院线旗下影城的情况,该声明并未给出解释。


暂不能认定“幽灵场”


从调档上映,国外获奖,再到导演手撕万达,《我不是潘金莲》的曝光度一直较高。近日出现的“深夜满场”现象,更是引来了国家电影专资办的关注。


“我们已经接到了几起关于该电影票房的举报。”国家电影专资办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但对于媒体“幽灵场”的质疑,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来看无法判断”。


公开资料显示,国家电影专资办是国家广电总局直属事业单位。一直以来,全国的几千家影院都是通过票务综合信息系统,将影片票房、人次、场次等数据实时上报到其接收平台。因此,国家电影专资办称得上是掌握最全面、准确电影票房数据的部门。


前述国家电影专资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电影专资办依照四个维度界定“幽灵场”。第一,一般为零点后播放的影片;第二,影城所有的放映厅都满厅满座;第三,显示为放映的影厅事实上服务器都没有打开;第四,电影票价出现异常。


“不一定所有的条件都要具备,有的具备几项就可以判定为‘幽灵场’了。”上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根据目前对《我不是潘金莲》的调查结果,并未满足上述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依照国家电影专资办的考量标准,电影宣发公司的“包场空座”行为被认为是“合理的营销手段”。


而在中国电影产业研究专家、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刘嘉看来,虚假满座现象仍旧会对电影市场造成伤害,“这种饥饿营销是不合理的”。


值得注意的是,经历了《叶问3》的票房造假阴影之后,观众对于此类事件一直比较敏感,成长期的中国电影市场亟需积累“正能量”。

情况不妙
爱情

情况不妙

马丽变身犀利孕妇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惊悚

聊斋新编之画皮

妖灵扰世皮魅众生

复仇者联盟
动作

复仇者联盟

群侠争雄PK肌肉男

毛驴县令2之五官争功
古装

毛驴县令2之五官

县令夫妻火力全开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狼牙
动作

狼牙

警匪缠斗勇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