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已经复苏?观众买账的到底是明星还是笑料

时间:2016.11.23 来源:新浪娱乐
陆川一句“喜剧在中国是刚需”已经成了行当里每个人的口头禅


从去年暑期档几部喜剧电影史无前例的大卖座开始,到今年电视荧屏上喜剧综艺成为新风口,整个影视行业不同的细分领域都在高喊喜剧市场复苏。


其实哪来的什么复苏呢?导演陆川一句“喜剧在中国是刚需”已经成了行当里每个人的口头禅,可见观众对欢笑的追求和需要从来就没有饱和过。只要有好的作品,不管是出现在春晚里,亦或是出现在电影院、小剧场,观众总会乐意买账。


而电视喜剧之所以前些年囿于一年一度的春节晚会之外就再没有亮眼的发展,主要的受限因素并不在观众的需求,还是在创作力上。因为播出渠道和形式决定了篇幅的限制,要在20分钟以内讲完一个深入浅出的故事,还要能有节奏有布局地抛出笑点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这对编剧来说是非常大的考验。还是拿春晚举例,任何一个语言类的节目都要经过至少半年的锤炼才能“出戏”,所谓越是精华,越要浓缩。


喜剧综艺拼的不是逗乐,是洞察


想要做好喜剧节目,首先要追本溯源搞清楚,什么是喜剧?所谓喜剧,拼凑段子或出丑逗乐挠人发笑是不够的,笑过之后回味无穷才称得上一出“剧”,而真正赋予喜剧力量的,是从创作者血液里流淌出来的对生活的洞察。


无论创作者多么博闻强识,一个人的视角总是有限。所以《跨界喜剧王》搭起一方舞台,广邀天下名士,共同参与到对喜剧的创新拓展中来。每一个跨过桎梏的人,都带着自己深厚的人生积淀和满满的生活智慧而来,有了这些强大的“行走的素材库”,再加上专业喜剧人在技术和节奏上的把控,强强联合这才能催生出一个又一个喜剧爆款。


明星VS喜剧,谁做谁的主?


如果是喜剧为明星服务,那大可以事先准备好一个八九不离十的剧本,找知名演员来演一个其中的角色——对于靠表演吃饭的人,这对他们来说可真不是什么难事,多彩排几遍也就成了。


但是这样的做法,是在消耗喜剧的创作力,也是在消耗演员本人的名气。如此这般做出来的节目,前一两期可能好看,但是后续高强度曝光必然带来创作力的急剧下滑,一阵喧嚣之后又是回到之前创作者写不出、表演者不好笑、观众一脸尴尬的老路上去。


当《跨界喜剧王》找准真正的症结所在,转变思路,让明星为喜剧服务,那么这个“明星”也就不再局限于演员和主持人这种对表演和嘴皮子天然占着优势的人选。


于是你能在这个舞台看到从乒坛一姐转型商界女强人的邓亚萍,也能看到刚从里约回来正炙手可热的傅园慧;能看到从来淡定优雅的钢琴王子李云迪,也能看到内地乐坛一哥孙楠


而他们所参与创作的每个节目,也都和自己的过往息息相关:邓亚萍把乒乓球变成滑稽剧,李玉刚把《贵妃醉酒》演绎成大时代下小人物的家国情怀,李若彤重新披上一袭白衣小龙女的飘然蹁跹十几年未曾改变。


只有真正做到让跨界为喜剧注入活力,才能保证在一周一录制的高强度压力下,50多个剧本各个精品,30多位明星参与,人人有自己的特色不可错过。


大情怀与小心思


黄小蕾乐嘉关注手机依赖症、张亮通过被误认为小三的误会探讨网络暴力、徐锦江制造机器闺女讽刺啃老族……创作源泉越丰富,这个舞台上越能展现观众真正关心和想看的内容。而那“懂我所想”的会心一刻,也正是一档电视节目能留住观众的不二法宝。


周晓鸥请来井冈山刘桦要演绎一个酒厂世家的变迁,现场瞬间就堆满了酒缸,隔着屏幕仿佛都能闻到那醇厚的香气;当张亮要演绎老北京胡同街坊邻里之间的故事,舞美又变魔术一般地幻化出一个摆着长条桌长条凳的胡同饭馆儿,布景犄角里摆着的搪瓷脸盆和露天水管,也许并不是用得上的道具,但这处处充盈着的小心思,每一个都为故事平添了一份打动人心的烟火气。


回溯影视行业的过往,喜剧是最没有规定范式的一个门类。小品也好、相声也罢,形式从来不是最重要的事。但做喜剧的成功诀窍却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只有真正尊重喜剧的人才能赢得观众。


我的战争
剧情

我的战争

刘烨领衔致敬英雄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惊悚

聊斋新编之画皮

妖灵扰世皮魅众生

毛驴县令2之五官争功
古装

毛驴县令2之五官

县令夫妻火力全开

毛驴县令2之虎口拔牙
古装

毛驴县令2之虎口

惊天大案引火烧身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力王
动作

力王

樊少皇激情秀胸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