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金马影帝范伟:喜剧是喜剧,段子是段子

时间:2016.11.27 来源:凤凰网娱乐

范伟

凤凰网娱乐讯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中国文坛巨匠老舍先生于1943年发表的一篇短篇小说,描写的战时重庆近郊一个小农场发生的一些“小事”。本片于29届东京电影节上斩获了最佳艺术贡献奖。范伟在片中饰演男主角丁务源,讲一个圆滑老道的社会混子演绎的入木三分。可惜本届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强手林立,虽然范伟遗憾地与最佳男演员奖项失之交臂,然而他在本片中的出色表现还是得到了广泛的好评和称赞。

凤凰网娱乐在东京专访到了范伟老师。

凤凰网娱乐:范伟老师您好。请问一下您是通过怎样的契机参与到《不成问题的问题》这一作品的制作中来的?

范伟:梅峰老师通过经纪人联系到我后把剧本给了我。看完之后我觉得剧本非常不错,于是就和梅峰老师交流了一下之后,我觉得我们的审美方向上是一致的,因此就这样定了下来。当时其实还有别的片子,我就拜托那边往后挪了,(把时间)给了这个片子。

凤凰网娱乐:老舍先生在原著《不成问题的问题中》中已经把丁务源(片中由范伟饰演)已经描写得非常详细,观影过程中能感觉的范伟老师在此基础上又给了很多新的诠释,使得角色更加丰满生动,同时又给人以“拽着劲”的感觉。想请问一下您在创作过程中的灵感来源。

范伟:像你所说的这种“拽着”的感觉,其实我之前也有几部作品是这样风格的。像之前拍的《看车人的七月》《耳大有福》《芳香之旅》等,比这次片子里的表现要更加的搂着,拽着。我之前和导演聊过,这个角色本身已经很丰富,很复杂了,剧本里提供的这个人物的弯弯绕绕的部分太多了,如果我们再不去通过拽着的方式去控制他,那么这个角色的表达可能就会过于外化了,使得角色塑造流于表面,这样整个作品的厚重感就不够了。我就想让这个人物节制一点。像你提到的一些细节上表现,是做的比较有“设计感”的。我和导演探讨过这个人物,其实在整个(影片的)过程中,除了他单独一个人抽烟的时候,以及和寿生(剧中人物)在一起的时候,剩下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到处真实地“演戏”。我特别感谢导演最后加了一段戏,就是在影片最开头,面对镜子说“三太太,农场的肥鸡肥鸭都给您准备好了”,很仪式的说明“丁务源的戏开始了”——他在别人面前一直都是表演另外一个人。在这句话说完了之后,他又有一个小叹气,这个小叹气才是他的真实。所以我就觉得不管丁务源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至少他在努力表演一个情商很高的,非常厚道的,对待所有人都非常宽容的一个人。我觉得,只要认准了这样一个基调,就能在演绎作品的过程中把握好这个力度和方向吧。

凤凰网娱乐:开篇这段戏确实令人印象很深,是什么时候决定拍这场戏的。

范伟:我们是在整个作品都快拍完的时候拍的那场戏。因为那时候导演说,开篇的地方需要一个比较特别的表现,我们好好想想怎么来实现它。他给了我这个任务之后我就去想应该怎么来做。我们原来剧本里面的丁务源就是这样一个干干净净,把自己打扮的一丝不苟的人,导演也提到过希望在最前面有这样一个镜头,把他该带的那些东西包括怀表啊装饰啊,都做一个整理,这样一个出场。我是考虑到,在戏中他马上是要去见老板的三太太的,这个三太太又是对他的人生来说至关重要的人物,能不能办成事情全靠三太太的高兴与否。所以能不能在开篇的这场戏里有一些他掩饰一下即将要见三太太的紧张情绪的内容,导演当时非常同意我的建议,就把这场戏往这个方向拍了。

凤凰网娱乐:具体到这场戏的拍摄有什么细节可以透露么,因为是原作之外的内容。

范伟:其实在拍摄的时候我们最初还有好几种方案。其中一种是“三太太……”如何如何说辞之后,然后兴高采烈的就走了。我们现在的这个拍法当时也只是方案之一,就是说完那些问候的词之后,叹了口气。我觉得为了让这个人物显得更加丰富,面更多一些,还是这种拍法比较好。后来导演果然也选择了这个版本的表演。

凤凰网娱乐:在本作中您和秦妙斋的扮演者张超有很多对手戏。这部戏和他之前的戏路都不太一样,在本作中他的诠释是比较夸张,和丁务源的感觉反差比较大。不知道在合作的时候您有怎样的感受,是否有困难。

范伟:和张超在本片中合作的第一场戏是秦妙斋刚来到农场,指责丁务源房间里的画很土的那里。刚开始他的表演会比现在呈现的更夸张一些,后来主要是导演会去跟他谈一下。导演认为他的这个“形”本身是可以的,如果再去夸张的表现的话就不对了。张超本身是非常聪明,刚开始一上场还有些夸张,然后很快的就在自己去找这个角色,之后就越找感觉越对了。我也是觉得,首先他的感觉对,你知道他是那个角色,有一点点夸张但是不讨厌。说实话,真实的感受是第一场戏的时候确实,有一点生,有一点困难。因为我们第一场合作的戏本身就很复杂,有很多的调度,走位,结果呈现出来很舒服但是拍摄的时候,我们拍了整整一天。我们这个戏里经常有这种,一个镜头一场戏,但是要磨合一整天。在磨合的过程中慢慢的,他也在找这个角色的感觉,所以虽然开头有点生,但是后面就越来越好了。尤其是到最后我们有一场戏,丁务源从外面很落魄地回来,说自己掉江里漂了很久。然后抽烟,和秦妙斋(张超饰)谈话,那场戏很多部分都是即兴表演的。我觉得张超聪明就是在这,他把我戏的节奏会比较好,他找到了秦妙斋的角色,就对了。

凤凰网娱乐:原作里没有这个情节而片中说他掉江里了,但是感觉有些微妙。他真的掉江里了么。

范伟:我和导演商量说,咱们这个丁务源是不是真掉江里了,说清楚就太有指向性了。如果说真的掉江里了的话,这个就显得太不像丁务源了;如果说他没有(掉到江里),但是设了个套,说自己掉了,那就又显得这个角色太外化了。所以我们就把这个判断最后留给观众,但是一定留给观众足够的“破案”线索去判断。所以设计丁务源台词的时候就可以留了很多漏洞在他自己的陈述中。观众在看的时候有可能会滑过去,比如丁务源说自己过江的时候睡着了所以掉江里,这就是漏洞,这时候张超(剧中扮演秦妙斋)就很巧的接了一句:那船家也睡着了?——于是丁务源就小尴尬了一下说,啊可能吧。这里就是巧妙的埋给观众线索。包括之后秦妙斋给丁务源点烟那里,丁以为秦要给他点,结果秦先给自己点上了。这里两个人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和心态,表现得就特别对。导演和我把这些戏给了张超之后,他能非常好的反馈回来,接回来,我觉得这个就非常得好。

凤凰网娱乐:对于点烟那个段落的那种微妙的关系,放映的时候很多不同国家的观众都有体会到这个笑点并且笑出声。我觉得包括在本作之中的表现,您一直以来都可以算得上是“喜剧”的表演。很多“喜剧”是可以超越文化背景的,现在国内有很多打着喜剧旗号的作品实际上就是一些靠“语言段子”累积起来的“段子剧”,这种作品往往比较局限于特定的背景。对于这类“喜剧”和表演方式您有怎样的看法。

范伟:我觉得你给的这个定位特别好,“段子”就是“段子”,喜剧电影就是喜剧电影。“段子”本身是靠语言,靠一些小噱头,特别片段的一些东西来搞笑。而喜剧——如果说把我们的这个片子定位为喜剧,或者哪怕只是有喜剧元素的电影来看,剧本结构中的设计的幽默元素,人物设计中的幽默元素,包括丁务源,包括尤大兴,老舍先生最初在设计这些角色的时候本身就从整体上铺垫了喜剧的东西在里面,是整体的,非片段化的,不是一两句就说清楚的。我觉得一个好的喜剧是离不开整体故事结构,离不开人物性格设计这些,缺一不可的。而段子呢,可能就是玩语言,就是那么一两句话比较逗一些,像讲了个小笑话。喜剧不是这样的。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那种一本正经的喜剧人物。像丁务源这样的角色,像之前说的,我们还是在“拽着”演,在这种情况下演出喜剧效果,就是觉得,怎么说呢,个人感觉比较高级一点。就像吃饭一样,可能很多会喜欢吃口味比较重的菜,从我个人来说,可能会比较倾向于,口味比较微妙一点,需要仔细品尝的东西,这样会比较有意思。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标签: 范伟,一个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惊悚

聊斋新编之画皮

妖灵扰世皮魅众生

情况不妙
爱情

情况不妙

马丽变身犀利孕妇

复仇者联盟
动作

复仇者联盟

群侠争雄PK肌肉男

毛驴县令2之五官争功
古装

毛驴县令2之五官

县令夫妻火力全开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狼牙
动作

狼牙

警匪缠斗勇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