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哑火! "权游"加"大烟枪"依然救不了亚瑟王

时间:2017.05.1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KK
共7张


1905电影网专稿“圣剑恒久远,传奇永流传”。“亚瑟王”——这一大不列颠的国民传说在过去的十几个世纪衍生变化出了无数版本。而上周末新近上映的这一款——《亚瑟王:斗兽争霸》,绝对算得上最骨骼清奇的一个。“颠覆传统”、“重构传奇”也一直是影片宣传的关键词。

 

这些与电影背后的导演加编剧盖·里奇自然脱不开关系。这位49岁的英国导演素有“鬼才”之称。如果说昆汀是电影界的“美国流氓”,那他便是当之无愧的“英伦痞子”。从处女作长片《两杆大烟枪》的一炮而红到《偷拐抢骗》刷新英国票房纪录,再到全球吸金近4亿(美元)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系列”。无论是小成本还是大制作,盖·里奇始终保有着鲜明的个人印记和风格标签。


《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大侦探福尔摩斯》海报


此番的《亚瑟王:斗兽争霸》亦是如此,不难看出,盖导想用自己擅长的黑色喜剧颠覆古老传说,更希望用摇滚黑帮元素消解史诗的沉郁悲壮。但遗憾的是,从上映3天的口碑和票房来看,无论观众还是影评人,对这部离经叛道的盖式亚瑟王都并不买账。

 

目前,该片在“烂番茄”新鲜度仅有27%,大多数国外影评人认为影片“用酷炫的动作和特效场面强行颠覆,却完全丢失了这个经典故事之所以能经久不衰的灵魂和韵味”。而首周末北美1470万(美元)、内地3443万(人民币)的票房成绩也不容乐观,甚至有媒体把这部斥资1.75亿美元的大制作早早地列进了2017年最赔钱影片名单。


 盖·里奇


让擅长为地痞流氓画像,沉迷英伦摇滚的盖·里奇来拍“亚瑟王”传奇本来就是一招险棋。华纳显然期待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能碰撞出如《大福》系列般的另类火花。但从成片来看,在“权游”加“神奇动物在哪里”般的特效包裹下的仍然是一个老掉牙的“王子复仇记”故事。那些穿插其中的“盖式快剪”和插科打诨更像是强行贴上的“盖里奇”标签和昙花一现的小聪明。

 

事实证明,强扭的瓜不甜,盖·里奇终究不是那个能拔出圣剑的“天选之子”。


亚瑟王变“地痞” 创新or违和?


无论是《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还是后来的《摇滚黑帮》,盖·里奇的几部成名作无一例外地聚焦伦敦社会底层的边缘人物,称他为“英伦老炮儿”一点也不夸张。在盖·里奇的镜头中,小偷、蠢贼、混混、打手这些无名之辈都被刻画地妙趣横生,对小人物的描摹和反英雄的草根情结更一度是盖·里奇的电影标签。


《两杆大烟枪》剧照


而亚瑟王恰恰是英国历史上最典型、最传奇的英雄人物之一。无论哪一版本的亚瑟王都是自带光环的天选之子,更是大不列颠骑士精神的图腾,这些跟盖里奇擅长的一切实在风马牛不相及。于是,盖导的改编策略和所谓“颠覆”就是强行为亚瑟王插入一段草根成长史,强行把他从梅林的身边拉到鱼龙混杂的妓院。这样一来,故事也就回到了他擅长的系统之中,只不过把钟表调早了15个世纪。

  

不得不说,这样的背景植入虽然生硬却不乏新意,毕竟各种版本都缺乏对亚瑟王成长经历的详细描绘。前半部分也正是全片的亮点所在。但“亚瑟王”终究不是“罗宾汉”,他注定会拔出王者之剑与曾经的混混生涯一刀两断。

 

此时,盖·里奇在常规线性叙事上的弱势便暴露无遗,亚瑟的“拔剑称王”之路完全陷入了“哈姆雷特”般的滥俗套路,影片后半段剧情垮掉只靠视效强撑。国外影评人对该片如此苛刻也正是因为盖·里奇颠覆了他们耳熟能详的英雄传说却没有建立起另一个具有说服力的新故事。


《亚瑟王:斗兽争霸》剧照:亚瑟王与准“圆桌骑士”

 

再来说人物,盖里奇一贯擅长的是草根群戏,而非个人英雄的塑造。在《两杆大烟枪》中,一共有22个主要角色,所有人都是主角却又没有主角,每一个角色都在为故事服务,性格色彩并不鲜明。

 

而这一点放在故事平庸的《亚瑟王》中简直成了致命伤。亚瑟王“小伙伴”众多,但即使每人都有“湿棍子”这样的另类法号仍然面目模糊。主角“亚瑟王”更被处理成了脸谱化的超级英雄形象。全片荷尔蒙爆棚的男性角色加起来还没有一个无名女巫让人过目不忘。

 

《亚瑟王:斗兽争霸》中阿斯特丽德·伯格斯-弗瑞斯贝饰演的神秘女巫十分抢戏

 

无的放矢的盖式快剪

 

如果你是盖里奇的影迷,开篇的一段花式快剪一定会让你振臂高呼:“那个熟悉的盖·里奇又回来了!”。将十多年的“妓院少年辛酸史”浓缩进一枚钱币串联起来的高速蒙太奇中,果然只有盖里奇能做得出。


 

接下来的若干片段也都有鲜明的盖·里奇烙印。亚瑟与黑甲兵的一段嘴炮,用旁白穿插“闪回”介绍人物,交代背景,让人一秒钟穿越回“两杆大烟枪”。鼓点配合下的陋巷狂奔和旁白串起的造反计划,都似乎在高调宣示着盖·里奇的回归。

 

然而,在盖里奇的世界里,剪接与故事永远密不可分,只有二者相辅相成,才能真正释放出盖·里奇的叙事魔力。盖·里奇的巅峰之作都是多条线索的并行与交汇,这本身就注定了需要繁复的剪接。而MTV般的快速剪切、碎片化的空间和非线性的时间又给叙事锦上添花,让观众在持续的视听高潮中,期待影片结尾处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终极交汇。

 

同样的套路用在强调悬疑和反转的“福尔摩斯”系列上可谓恰到好处,但在《亚瑟王》的故事中并没有连锁效应和环形叙事,那些强行插入的“盖里奇片段”更像是影迷福利和调节剂,可以带来短暂的高潮却无法拯救彻头彻尾的陈旧套路。

 

 【强行颠覆不等于“酷”】

 

在影片漫长的酝酿过程中,华纳和盖·里奇一直在强调颠覆传奇,引发年轻人的共鸣。的确,盖里奇骨子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酷劲儿”,让他一炮而红的巅峰之作靠的也是反传统的离经叛道。那些凌厉的黑色幽默、重金属的躁动、游戏般的狂欢,都曾是无数嬉皮士和年轻人的精神鸦片。

 

《亚瑟王:斗兽争霸》奇幻特效吃重


但所谓“年轻化”和“酷”并不是一套固定公式,把所有故事套进去,再贴上标签就能让年轻人买单。在《亚瑟王:斗兽争霸》中我们看到了堪比“指环王”的奇幻特效、武力值匹敌超级英雄武器的王者之剑、还有插科打诨的痞子版亚瑟王等一系列“炫酷”的流行元素,但东拼西凑而成的却只是一场只有形式,没有灵魂的闹剧。“亚瑟王”传说之所以能经久不衰自然有它独有的魅力和韵味,强行颠覆只会适得其反。此番,华纳和盖·里奇对于“酷”的定义显然太浅薄和狭义了。


《亚瑟王:斗兽争霸》宣传照 


你可以说《亚瑟王》的条条框框限制了盖·里奇的天马行空,也可以说盖·里奇的底蕴和功力驾驭不了亚瑟王的深邃和宏大。但必需承认的是,在1998年《两杆大烟枪》横空出世近二十年后,盖·里奇最引以为傲的依然是在处女作中就驾轻就熟的“一招鲜”。听说,华纳计划将“亚瑟王”打造成与“指环王”和“哈利·波特”比肩的五部曲史诗,先不管是不是“梁静茹”给了他们勇气,盖·里奇版的亚瑟王想继续称王显然需要更多脚踏实地的创新与用心。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那年八岁
儿童

那年八岁

算命先生与少年郎

三缺一
爱情

三缺一

美国帅哥变痴情汉

举起手来2:追击阿多丸
喜剧

举起手来2:追击

战争奇事爆笑升级

意乱情迷
爱情

意乱情迷

都市男女两性宝典

《举起手来2:追击阿多丸》首映礼
喜剧

《举起手来2:追

潘长江模仿周杰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