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海清:从不理解角色到刻意体验生活

时间:2018.03.14 来源:新浪娱乐
海清凭着“沙漠玫瑰”夏楠一角,在事业的框架里,又打出一张突破牌


拿走春节档冠军,《红海行动》花了23天的时间,靠着“国民媳妇”形象打下观众缘江山的海清,也凭着片中的“沙漠玫瑰”夏楠一角,在事业的框架里,又打出一张突破牌。可海清说,她一直就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只是因缘巧合,自己在角色塑造上的可能性还没有完全显现,至于何时能够尽显人前,海清说,她并不着急。


契机:机场等行李时的闲聊 成就了合作


记者:您是怎么加入《红海行动》剧组的?


海清:我和于冬在飞机上碰到的,然后我们俩等行李等了可长时间了,然后他就说你后边干嘛,我说我后边不拍戏,有自己的安排。他就说其实有个戏你特别合适,但我真没想到你。我说是什么戏,他说战地记者,演员刚刚签了。我说我特别想演战地记者,这是真话。他说其实找了好多演员,都没接,因为又得有孩子,得说英文。我说下次记得找我。回去了,没当回事。


然后后来第二天的时候,他给我信息,我以为他要给我一什么新项目,很高兴,他说那你来帮我演这个,我说你不是都定了吗,他说唉呀没最后没有签,他说那个有各种原因,他说你快过来,那我话都说完了,我能怎样?我说那你有剧本吗?他说没有剧本。哦,导演是谁?他这时候才跟我说,林超贤。林导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然后我的合同是在剧组拍了好几天了才签的。


记者: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是有多苦,还有那个周期有多长?


海清:跟我说的时候说条件非常好,不过我跟你说真的,我刚进组的时候,我们住的条件真的非常好,五星酒店。意大利餐,亚洲餐,然后日光浴,游泳池,都非常好,我住的那个房间可以开卡拉OK,卡拉OK有我那个客厅有这么大,我说这太奢华了,后来他们说因为好莱坞的那边有几个studio,所以那边是有点像中国的横店,所以条件还挺好。


也跟我说没有那么长时间,说你的戏很短,保证5月8号之前放我。(几号去的?)三八妇女节之类的吧,说就两个月,中间还能休息。因为我正好5月份要参加那个江苏省发展大会,结果后来一竿子给我打到了7月份。7月份杀的青。


伙伴:张译很大方 黄景瑜很能吃 尹昉是大厨


记者:那空着的时间都怎么度过呀?


海清:因为有时差,跟家里打电话要等到凌晨,孩子都睡觉,家里人都睡觉了,我也不好意思打扰,所以挺难对上话,还有一个就是因为真的信号太差了,我在网上看一个电影,花了我七天才看完,看得我累死了。


我们到了现场就没有信号了,然后回到酒店里边,大家都抢信号。我们有一个壮观的景象,就是一到酒店以后,就会发觉客厅坐着大家都在那抢wifi,所有的演员,还有剧组的人,张译最老奸巨猾,就在wifi下面。


记者:对第一次合作的尹昉和黄景瑜有什么印象?


海清:景瑜就是特别能吃,我就没想到,我说这小伙子可真能吃。我们包饺子嘛,张译拿了好多韭菜,简直是雪中送炭,是我见过最绿的蔬菜,是张译的一个好朋友在卡萨布兰卡开了九个小时的车,把这个韭菜、豆腐还有酱油给送过来的,特别好。张译也特别大方,他把韭菜都给我,然后我们就带着所有的助理,从早上八点多钟开始,把所有的韭菜都摘了,然后肉馅,然后包饺子,然后尹昉就做几个羊肉啊萝卜呀,然后我也我们也炒了几个,而且尹昉做菜非常好吃,非常非常好吃。


塑造:从不理解夏楠 到刻意去小旅馆体验生活


记者:其实跟您聊,感觉您跟《红海行动》里的夏楠区别真的还挺大的。对您本人来说,夏楠有什么最珍贵的品质?


海清:我跟你说,当时导演跟我讲完以后,我一万个不理解,我说真话,我说为什么?我说她怎么这么执拗?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送死的行为。她因为先生和孩子被炸死,我说挺难的,一般女人会离开这个战场,会去疗伤,去走到其他地方。但是我说她主动去进去,而且是为了不相干的家庭,就是为了让其他家庭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说这个东西就像蜉蝣撼大树一样,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后来导演跟我讲,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他说有些痛,你是会这样处理。她如果不做,后面的生活没有办法再继续。


所以导演跟我讲完的第二天,我就离开剧组,到了一个很小的旅馆,后面就是垃圾厂,有野猫,有鸽子在我的窗台,接触的人物也比较多,我们那连被子都没有,洗澡的话,你要跟前台说好,说是半个小时,然后只有15分钟。我有一天回来,就洗15分钟我都傻了,因为都没洗干净,然后赶紧给他们说说,跑到下面去摇那个铃铛,再给我们一点水,然后他说那你就到这个屋子来洗。


记者:评价一下林超贤导演?


海清:他是非常单纯和认真的做这个事情,没有什么杂念。我觉得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上了导演这条船上。他们这条船建构起来,我自己在这个上面学到了东西。他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没有任何的捷径,就是去拼。


后盾:有的时候带孩子是一种痛苦,但是痛苦未必是件坏事


记者:之前您有“国民媳妇”的称号,近些年有打破这个印象吗?


海清:其实“国民媳妇”是别人对我的看法,我自己心里面没有这个概念。当时只是觉得这个词挺新鲜,挺时髦的,从韩国借鉴过来,我还很享受。后来就觉得老被说,其实我觉得我知道我不是,我只是一部分角色,被大家认为是这样。我对我自己的了解,只是没有特别好的机会展现出来。后来也在《北京遇上西雅图》里面演了一个这个女同啊,我是觉得我好像也不是很着急。因为有些事情是有自己的脉络才慢慢的发展,我也没有说刻意我一定要转型或是怎么样。


记者:作为演员的时候,还有作为家庭成员的时候,您会各自给自己打多少分?


海清:五十五十吧,因为你知道做演员的时候,你家里边真的照顾不了,进组的第二天我儿子就骨折了。我家人说他手骨折要打钢钉,啊我当时就崩溃了,因为打钢钉很可怕,还要拆呢这么小,而且是右手!我就我就有点打退堂鼓,我想回去了。 但是后来我没说,因为我知道第二天要拍,我要回去我脸上挂不住。后来我先生劝我说你别回来了。


记者:那还是有比较坚强的后盾的。


海清:对,基本上我比较幸运。人生未必会体验到更多乐趣和痛苦,有的时候带孩子是一种痛苦,但是对于演员来说,痛苦未必是件坏事,就是一种人生的体验。


系红裤带的女人
剧情

系红裤带的女

深入了解大山女人

西虹市首富
喜剧

西虹市首富

开心麻花特笑大片

追龙
动作

追龙

甄子丹对决刘德华

南京1937
战争

南京1937

沉痛致哀遇难同胞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

妈妈出差的夏天
剧情

妈妈出差的夏

大爱人间温暖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