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宁浩:我处女座的,愿意当监制做“陪练”

时间:2018.04.24 来源:1905电影网
宁浩导演


当我们还习惯称呼宁浩为青年导演的时候,他已经给青年导演做监制有几年了。日前在给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做评委会主席期间,宁浩采访中坦言,他把做评委、选项目、做监制看做是“陪练”。做陪练宁浩有自己的心得:“经常是朋友似的聊天,理清思路,他要是特别厉害,你最好躲远点,青年导演的审美意识、价值观等各个方向已经非常完整了,这个时候,更多的就变成陪练者喊口号了,加油!剩下的就搞好外围服务,根据需要,去解决想找什么样的演员、多大的资金成本等问题。”


忆苦思甜,当年找投资叫扎钱


宁浩在做完票房超11亿元的《心花路放》之后,有很多新的电影导演找他帮忙,他就想自己之前也在帮别的导演做,而且他个人也受益于刘德华发起的“亚洲新星导”,所以觉得是时候可以做一些扶植新导演的事,回馈行业。本身喜欢电影,愿意青年电影人交流,则是宁浩给新人导演做监制的基本出发点。“ 你在做电影的过程中,会接触到特别多有才华的人,跟有才华的人在一起,吃饭你都觉得胃口好,你就特别的舒畅,就更多更紧密的跟他们在一起。"对于当下,北京国际电影节这种创投平台,宁浩说他都眼红。“你有项目就能拿到这种特别便捷的平台上去进行推广和交流,可以直接跟投资人对接。”宁浩回忆他们最初拍电影时候,很难找到投资人。“知名的一些大企业,他也跟你对接不上,索性干脆就不对接了。最后都关上门自己在家弄,那时候管寻找投资合作伙伴,不叫找投资,叫扎钱。大家好像都是那么说话,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诡秘的刺激,感觉像在干一种特别刺激的商业活动。”


在创投会上,导演路演,像一个演说家一样,宁浩说他自己上去可能就演砸了。“其实演讲这个事情是一种能力,我不善于给一帮人演讲。我们当年找投资,好像都是单对单的,一般都是约,你把资料派发出去,然后这些公司有兴趣的人一对一的你给他讲。现在创投平台,可以跟大家一遍都讲清楚了,另外还设立了一种奖项,能够更好的外化和推动好的作品,我觉得这些都是有效的方式,同时也训练了导演演讲的能力。”


甘做陪练,希望新导演胆子大一点


宁浩认为,在创作交流时候,帮别人捋清思路的时候,自己的思路也慢慢清晰,大家一起在保持着一个训练状态,有一个热身和活动的状态,对你自己创作是有很大的正向作用。现在找宁浩做监制的人不少,但是他因为精力原因,也控制着数量。在接触与合作的青年导演过程中,宁浩感受最深的是新导演的多元化。“大家都挺有个性,你喜欢犯罪心理的部分,我喜欢成长的部分,而且在美学上也呈现出不太一样的方向。有的挺小清新,有的挺那种黑色电影,有的是动作片,还是不是太一样,很丰富。”在赞美优点的同时,宁浩又提出新导演可以再勇敢一点。“因为现在新导演观片量巨大,他有的时候会从受这个影响、受那个影响,他就比较容易框在一个类型化里头,那我就是这种风向上,反而有时候不敢尝试,我倒觉得青年导演也可以更勇敢的去试一些东西,因为电影本身就是需要创新的,电影就是一个高创意集合的产品,所以它必须得有足够的信心。”


宁浩最近关注“坏猴子72变”的青年导演多一点,他提到了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VFF创投大奖的《热带往事》的导演温仕培。“我觉得温仕培导演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审美腔调,他自己的那一套审美是非常完整,而且非常有魅力,他写的东西也好,综合的能力和素质,都是完全可以完成一部优秀的电影。”


好玩不怕晚,《疯狂的外星人》还得再等等


做陪练,宁浩不耽误本职工作,拍摄了《疯狂的外星人》。我们都关心,到底进展到哪一步了?“现在在后期制作第一版完成,我现在在做特效的部分,动漫的部分,把动漫做完,还要再合回去,还得在精剪一遍。”宁浩说,通过现在的项目,因为是重工电影、特效电影,发现自己是“嗨工程”的人。“我不是特别喜欢搞工程,可是我已经开始搞了,我必须把它搞明白,所以我就得特别的要求自己变成一个搞工程的人,不停的去弄它。”提到《疯狂的外星人》有可能春节上,问宁浩不担心春节档太过拥挤。他说:“那么大的票仓在春节档,同时容纳大概四五套、五六套电影都是非常宽松的,所以我没问题,老板们就别太较劲了就行。”


我是你妈
喜剧

我是你妈

闫妮母女爆笑亮眼

血十三
剧情

血十三

女刑警巧破连环案

剑雨
动作

剑雨

群星上阵奇异武侠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假装情侣
喜剧

假装情侣

黄渤闯黑丝美女窝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