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脱成名的女星不少,她却是最“高级”的那一个

时间:2018.06.26 来源:深八娱乐圈

在八妹眼中,直男分为两种:一种是喜欢汤唯的,一种是完全欣赏不来的。


喜欢她的,爱她私下永远不变的恬淡不争的气质,和戏中百变的女性角色代表。对她无感的,认为她长相寡淡,不够惊艳,演技平平。


到今天,《色戒》已经过去十年,争议依旧还在。有一点却无法否认,它是近十年来最好的华语爱情电影。王佳芝成就了汤唯,金马新人奖的鼓励、各种大牌代言随之砸来。这些让其他人垂涎羡慕的机会,却也让她背负上“一脱成名”的标签,地下两年,远走他乡,海外求学。



汤唯说:“那个时候,我的过往无人提及,仿佛我是一个空降兵,直接落到了金马奖的颁奖台上。《色戒》在成就我的同时,也轻易将我此前的成绩轻轻抹去。”

 

我们只看到她的幸运、机遇、花瓶,唯独忽略了她的天分和努力。如果《色戒》删减的7分钟是汤唯被封杀的绝对证据,那后来的卷土重来便是她实力证明自己的有力反击。


因为愿意脱的女人真的很多,但汤唯只有一个。

 


2007年接演《色戒》之前,汤唯是个籍籍无名的小演员。拿着羽毛球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证书,考上了中戏导演系。演过电视剧、话剧,有过职业模特的经验,会行为艺术、编导、画画、播音。即便谈不上天之骄女,也算是十分优秀了。

 

汤唯出生在浙江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个画家,母亲是当地有名的越剧演员。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汤唯从小就表现出在艺术和表演的天赋。小时候,遵从父命学过画画,一度想成为一名画家。1998年,19岁的汤唯陪同学去参加文化经纪公司的面试,结果自己却被录取了。同年,她参加中戏的考试,文化课没有通过,遗憾落榜。没有放弃的汤唯选择复读,三年后终于踏进中央戏剧学院的大门。那些说她幸运的人,可能不知道,成名之前,汤唯已经在这个圈子奋斗了近十年。

 


家庭环境的熏陶,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加上汤唯自身的聪敏好学,让某制片人给出这样的高评价:“汤唯可能是中国大陆女演员里唯一看上去像念过书的人。”

 

回忆起《色戒》选角时的状况,李安说道:“我就看到她气质很像以前的国文历史老师,现在两岸三地的年轻人中都找不到了。”

 

说实话,汤唯不是第一眼美女,却有着让人过目不忘的神奇魔力。生着一张张爱玲笔下的六角脸,小方腮,五官谈不上精致,偏偏一双眼睛亮莹莹的,有神又有力。这种气质跟王佳芝有重合的地方,也有许多出入,但都被李安调教得妥帖得当,她自己也消化得很好。



2006年6月,李安公开为《色戒》挑选女演员。被初步选中后,汤唯便到上海参加训练,学习苏州评弹、上海话、穿旗袍、打麻将、穿高跟鞋,每天的训练时间长达十个小时以上。训练历时一个多月,李安决定与她签订合同。于是,我们看到了不输张曼玉的汤唯,穿着旗袍,身姿摇曳,唱着悠长的小曲,眉梢眼角,皆是风情。

 

她在电影中的表演有目共睹,面上波澜不惊内心波涛汹涌的感情刻画得入木三分。演到最后,汤唯早已与王佳芝融为一体。



怪不得,李安会给出这样的高评价:“汤唯之于《色·戒》,已不仅仅是女主角,是影片的所有。”

 

然而,盛名之下,更多的是非议和扑面而来的舆论压力。

 

2008年,汤唯从事业巅峰一下子跌落至人生谷底,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她做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决定:出国留学。她去了有海德公园的伦敦,带着全部身家,《色戒》片酬50万,广告代言费80万。


游学生活过得并不是很顺利,英语不好,学费昂贵,还时常被孤独寂寞的情绪吞噬。摆在汤唯眼前的路,只剩下这一条:专攻语言,拿奖学金,打工养活自己。于是,一边上课,一边在街头卖艺,成了她在伦敦别样的人生体验。穿着报纸做的衣服,画了个类似日本艺伎的妆,用油彩在脸上画出京剧脸谱,在人行道上写毛笔字,替路过的人画肖像, 每天都会有收入。最后,她甚至凭借自己羽毛球二级运动员的身份,应聘上了私人教练。

 

要知道,在英国,人工费非常的昂贵。就这样,到伦敦还没一个月,汤唯就从吃老本的状态,迅速变成自给自足。

 

机会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努力有时比天分更重要。

 


眼看着留英生活过得风生水起,国内也传来了好消息:因为“优才”计划,汤唯接到香港打来的电话,她获得了香港居民身份证,港方邀请她前去发展。而在香港迎接她的,是与天王张学友合作电影《月满轩尼诗》的合约。于汤唯,这无疑不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同时,她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汤唯的粤语很烂,为了演好爱莲这个角色,她又全身心投入到粤语的学习中。她说:“身边的人都讲粤语,我改变不了这个环境,就只能去适应环境。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适者生存,人只有不断学习,才能走得更远。”你看,她什么也不争,也不跟其他人比,却从未放弃过“努力”,永远都在跟自己并肩作战。云淡风轻的背后,是不为人知、马不停蹄的努力。



更大的转机是在2011年,她参演了《晚秋》,一部由韩国导演金泰勇执导,和玄彬主演的电影。戏里,两人只有24小时的感情戏,戏外,他们花了两个多月酝酿感情,为此,汤唯还学会了韩语。为了演好囚犯安娜,她亲自去监狱感受。待在狭小拥挤的空间,看着铁栅栏缓缓地关上,只有头顶上那一小束阳光。



《黄金时代》,萧红的书,汤唯是一本本地啃,还用繁体字抄录。为了塑造出萧红因颠沛流离而面黄肌瘦的神态,在哈尔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穿着薄衣和单鞋,独自在冰天雪地里挨饿受冻。

 

和汤唯合拍《黄金时代》的冯绍峰回忆说:汤唯是一个特别“较真”的人,她为了进入角色可以完全不顾自己,她一再跟我们说:“冷和饥饿感是演不出来的。”我曾经跟她学习挨饿,结果饿晕过去,实在无法像她一样。汤唯的这种精神是我特别佩服和欣赏的地方。

 

汤唯自己却说:我没有技巧,没有捷径,我只能走到人物的内心世界里面,感受她的喜乐,所以我每天都渴望能够进入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让她的灵魂在我身体里。用榨干自己的方式演戏虽然很疼,但汤唯独爱这份“疼痛”,因为这让她感觉到了“真实”。看似笨拙、找罪受,实则是一种热爱和虔诚支撑着她,让她一步步走进角色本身,走进观众的心里。 



《武侠》里,汤唯演一个村姑,她在片场偷偷抓泥,有人好奇,就问她为什么。她就说:没有一个干活的村姑指甲是干净的。简直认真到每个细节都不放过。这让我想到了拍《色戒》前,为了彻底进入王佳芝那个时代,汤唯曾问过培训老师,那时的人刷牙是什么样的。

 

于佳佳这个角色不苦吧,但汤唯为了立达真实效果,演好孕妇的状态。一天24小时,她都会背一个铅球在身前,洗澡的时候才肯取下来,一背就是一个多月。努力和认真带来的结果,是别人眼中的好运气。



《北京遇见西雅图》刷新国产爱情片票房纪录,《晚秋》又刷新韩国电影节的记录,一气拿下10个大大小小的影后奖项,也让她收获了爱情。我们都清楚,这并非偶然,所有外人眼中的偶然,都隐藏着内在联系的必然。

 

从因《色·戒》里的“裸戏”而遭遇全面封杀,到后来千万人心中的“文艺女神”,这种颠覆性的跨度,不得不说是个奇迹。舒淇曾说,她要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但这个漫长而艰辛的历程,她如履薄冰地走了十几年。身处带着有色眼镜的男权社会,女性脱衣易,再穿难。

 

而汤唯之所以能让广大的观众“不计前嫌”地接纳她,除了电影带给她的角色光环,很大一部分原因,来源她独特的个人魅力。她相当清醒,让艺术归艺术,生活归生活,走下荧屏,她做事勤勉,不争不抢。没有任何社交账号,不博头条版面,不上综艺,更不混迹于任何社交媒体。不拍戏时,她仿佛销声匿迹,失去了所有消息。被偷拍的照片,永远是在图书馆、旧书摊、地铁站、菜市场。

 

在伦敦上大学时,她穿着衬衫、牛仔裤,抱着厚厚的书本,和寻常学生无异。她爱逛小店,淘衣服,到批发市场买水果,在路边小摊吃十块钱的美食。

 

陈可辛回忆起与汤唯见面时的场景,当时,她刚从唐山回来,穿着一双木头式的鞋子。正是因为这双鞋,让陈可辛认定她能够演好《武侠》中的阿玉。

 

陈可辛评价汤唯时,这样说道:汤唯的一个优点在于,虽然盛名在外,但仍然保持了很多很朴素的特质。我这十几年来碰到的演员里,很少有人能保持这种单纯。她很能融入当地的环境,没有任何偶像包袱。


在最近曝光的一组照片里,汤唯全素颜出镜,真的美到了我心里。39岁了,看得出来,胶原蛋白开始逐渐流失,满脸的自信和从容却骗不了人。温婉、知性、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女人的高级感。

 

她给人一种刚刚好的分寸感,不管饰演戏中的角色,还是出席大小活动,简单一个眼神、一抹微笑,就让人沦陷了进去。犹记2011年,汤唯出席颁奖典礼,身着优雅大气的薄荷绿礼服,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带上她标志性的宠辱不惊的笑容。给人以距离,却又感觉柔和,单单是这眼神里透露的淡然,很多女星就难以企及。



回首汤唯近二十年的演艺生涯,曾踏上云端、享受万人瞩目,也曾跌入谷底、遭受舆论唾骂。面对人生的低谷,她不自怨自艾,身处荣誉名利中,她从不迷失自我。于她而言,所有的一切无非过眼烟云,人生至此一遭,遵从内心、恣意过活才不枉过。她也让我看到了,原来娱乐圈也有清流难浊,出淤泥而不染。成而不滋骄,熟而不世故,说的大抵就是汤唯这样的人吧!

 

标签: 汤唯色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