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谁能拒绝成长? 自己是个“软坚持”的人

时间:2018.08.1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派翠克
品道黄渤:自认是年轻演员却已人到中年想做一些冒险的事情 时长:00:00 来源:电影网

品道黄渤:自认是年轻演员却已人到中年想做一些冒险的事情收起

时长:00:00建议WIFI下打开

《一出好戏》首映


1905电影网专稿 8月8日,《一出好戏》首映。黄渤带着演员们站在台上。台下坐着的,宁浩刘桦夏雨袁泉一批人,都是他的好友。


“以前老是坐在下面,到了点起来,感受。”看着这些老友,他话留三分:“我人生中第一部,确实就是年轻导演。没有那么成熟,可能做了个未必如大家想象那样的片子。”


然后宁浩站起来,几句溢美之词。黄渤在台上笑:“听起来好怪啊。跟宁浩第一次这样对话。”



“你也有站那儿的时候哈。”宁浩说,台上黄渤被他电影的主演们簇拥着,轻松又紧张。


“天上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黄渤回应宁浩,自嘲如是,大概也是知道自己选的路有点难。


I


黄渤的表演之路离不开两位导演:管虎和宁浩。管虎拍《上车,走吧》,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接下这部电视电影的高虎把自己的好哥们黄渤推荐给了导演。



提到这踏入影视圈的第一部作品,黄渤说:“当时拍那个戏的时候,管虎就说你这质朴啊,身上的那个青涩质朴,说这东西千万保持住了,说能保持一会多保持一会,但是没办法早晚得丢掉。”


这话他在很多个场合都讲过。在和宁浩拍《无人区》的时候;在《斗牛》拿到金马影帝的时候;这次则是在他做了导演之后。



但这次,黄渤在说完这句话显得更加感慨:“我们回头看其实它就是丢掉了,但是能怎么办呢?时间就是这样,它会抹去一些东西,但同时也带来一些新的东西。”


确实如此。


《南方人物周刊》曾记录了一份黄渤的履历表:做过7年职业歌手,同时当过8年编舞兼舞蹈教练,做过两年配音演员,管理过工厂,开过玩具店,还是一家新媒体公司的创意总监。黄渤自己听着也乐:“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啊!”


这条“不靠谱的路”当然是黄渤自己的选择。他热爱在歌厅唱歌,当年走的是林志颖、郭富城的唱跳歌手路子。唱得努力,跳得使劲,工资从15块一晚上涨到了80块。



那个年代,父母的月薪不过是几百,唱跳一个月下来,一发工资就是一两千。


“既然唱了,就想有点结果呗。”在这个多年前的采访里,黄渤说。“想出专辑,一步步往更远的地方迈。跟前面老有团火一样,奔着就去了。”


于是就来到了北京。


最初漂在北京的日子里,他和周迅、沙宝亮、满文军混在一起。回忆这段日子,他觉得这么待着,“青春就像每天摁一下马桶,’哔’一下就冲走了。”



再后来的日子,他回到青岛建起了工厂,西装革履谈生意。有钱,但突然觉得没有乐趣,又回到歌厅唱歌,走南闯北。


《上车,走吧》便是他在西安演出时,高虎喊他去的。他演刚到北京的民工,开口便是:“北京,真大!”


后来舒淇看到了电影的一个片段,发给黄渤,“他自己都忘记了。”


那个段落,是黄渤指着广告牌上的舒淇,说,“大妹真漂亮。”



在我们的面前回忆起这个段落,他说:“其实那完全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片子里边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一个梦想,没想到这个戏美梦成真了,真的跟舒淇合作了,那天还跟舒淇聊起这事,想想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II


美梦成真其实是一步步的。


演完高明,评委们感叹金鸡奖不给电视电影发表演奖,不然黄渤可以拿个最佳男配。


他在管虎的电视剧《黑洞》里演了个小角色后去北电念了书。接着继续在管虎的《生存之民工》里演了薛六。这时已经是2005年,还有1年,他就要和宁浩一起,因为《疯狂的石头》迎来事业的突破。



黄渤被宁浩的一个朋友叫去剧组,看到导演,以为是要拍学生作业。副导演给宁浩看黄渤的角色“薛六”。“我看了一场戏,觉得特别棒,然后就定他了。”



“石头”的大火让黄渤接下来接到的都是喜剧剧本。《大电影之数百亿》《大灌篮》《爱情呼叫转移》


直到《斗牛》,黄渤终于在管虎的电影里变成了主角。这部戏让他拿到了金马奖的最佳男演员。这几乎就是黄渤的独角戏。


片子里有个黄渤从山底跑到山顶的镜头。他面对的,海拔三百多米,跑一趟下来喘得不得了。这么一个镜头,他泡了三四十条。《斗牛》拍了3个多月,黄渤的鞋磨破了38双。



拿奖后,管虎评价黄渤:“事实上他有他非常聪明的地方,至少他还能保持冷静,质朴的东西在我看来,快十年了他都没丢掉,对艺人来说挺不容易的,他身处的环境一直在变化,他没有融入这个环境里还保证着一点(质朴),我挺钦佩他的。”


黄渤也说过管虎。曾经他跟梁静提过,管虎那么一个混蛋,你非给他弄Armani,我说这还是他吗?慢慢你就把这导演给毁了。他身子里原来那股混劲,其实是他最宝贵的创作力。



再过了好多年,黄渤和管虎又聊起“质朴”这件事。他突然意识到,谁能拒绝成长?心中没有的时候,又何必再留恋。


他总结自己是个“软坚持”的人。知道自己冲着一个既定目标去,可绝不会披荆斩棘。


至少是在《一出好戏》之前。


III



《一出好戏》这个故事,在黄渤的脑海里存在了很长时间。2010年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可以写完剧本,2011年拍完,2012年上映。那一年恰好是渲染的世界末日,故事的概念也源自此,片名也想了两个:《末日之后》《2012》


不少人都听过黄渤想讲的这个故事。2010年前后,徐峥在蓝色港湾听到了这个故事。同样的故事他在自己家楼下的咖啡馆也讲给过大鹏听。心心念念。


不过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点幼稚,完成的速度不会像自己预期的这么快。项目稍微放了下来。真正认真开始,则是在《寻龙诀》之后。


从班底搭建,便是黄渤熟悉的人。编剧加上黄渤一共7个,不少都是熟人:张冀写过《亲爱的》;写《妖铃铃》的查穆春合作过王宝强崔斯韦参与过《疯狂的赛车》邢爱娜宁浩的妻子,从《绿草地》开始就给自己的老公写剧本。



他相信孟京辉的一个理论:离地一米现实主义。黄渤的解释是:在现实主义上,稍微拔起来一点。“基本上表演还是按照现实主义的方式来的,故事看似是真的,但是好象也没那么真。”


但是剧本写的时间特别长,每个角色都有非常丰富的前史。黄渤不想把没写好的剧本给人看,结果定演员的时候完全都靠说。


“一开始剧本没写好,没写好但是确实要定演员了。因为我知道,有时候收到剧本很少有看第二遍,第一遍觉得不好其实已经基本判它死刑了,你可能不太会去接这个,有可能后边人家会有些调整什么的,你会下意识有个敌意,所以就不太想把没完成的剧本给他们看,所以来了就完全靠说。”



黄渤觉得自己的好人缘都用在了这部电影上。于和伟说自己是在聚会上收到黄渤的邀请,当时黄渤说要找一个会演喜剧的演员来演他这出不是喜剧的电影。于和伟在听过故事之后就答应了。


请王宝强,黄渤只用了三个字,“你过来”。



舒淇说只要是黄渤的作品就一定会支持。



“小兴”的角色一直定不下来,最后是舒淇黄渤下定决心用张艺兴。原因是看过《极限挑战》的她觉得张艺兴单纯舒服,演这个角色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这样一群人集合在黄渤全球撒网找到的外景地屋久岛上。想要的场景都有,但去了之后才知道,这个岛每年有400场雨。


刚开始去的日子,面对下雨天,黄渤还挺淡定。既然是雨,那就拍雨戏:“我说老天爷太帮助了,我说烧香都烧不来这么多天的雨戏。连着就把雨戏拍完了,拍完了说明天还是雨,我说还有雨。然后呢,后天呢,看天气预报还是雨。”



于和伟说,岛上的黄渤最常说的话便是:“我的天啊,这要下到什么时候?”“我的天啊,下午两点是晴是雨?”


这样反复无常的天气难免让人有些焦躁。演员们还好。于和伟王宝强王迅没戏的时候会去露天温泉。舒淇则说自己在酒店里吃蛋糕。


当我们问他,在岛上谁更需要被安抚的时候,黄渤说:“我也需要被安抚,可是没有人没办法,每天面临这个东西,大家也都挺心疼我的,他也知道面临的什么,大家也尽量不把那麻烦,以及疲累什么表现在我面前,就觉得还挺好的,其实挺难能可贵的。”



“所以是演员把纠结留给了你。”我们接话。


“没办法,你做的就是导演的工作嘛。”黄渤答。


IV


所以黄渤为什么要做导演?他说自己之前对导演没有企图心,甚至有点排斥。



“如果一直不做的话,慢慢其实有好多故事也就这样扔掉了,或者给别人了,所以就觉得大概是时候做一下了。”黄渤答的很微妙。


一个好演员,遇不到好剧本,大概就是原因之一。


“你重新再接到一个角色的目的是什么?”黄渤自问。


“如果没碰到那个‘嗨’的话,你说不好也没有不好,也还不错,但是有的时候也最多还不错而已,是要干嘛,向大家证明你还在,或者你演的不错?就是挣一点演出费呢?”


“什么事情能让自己真正兴奋起来,我觉得可能需要给自己找一些其他的难度。”他最后总结。


但是在决定成为导演,讲述这样一个故事的时候,可能和不少观众的期待背道而驰。



他坦言,算票房的事儿自己也做过。但是“画上三年、四年的时间不拍戏,把戏都推了。过来拍了一个片子纯粹冲着票房去的,这事儿就有点拧巴。”


故事的主题虽然很严肃,但是黄渤不想那么严肃地讲完。“不太像在一个严肃主题上,皱着眉头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还是想嘻嘻哈哈的给大家讲完了,反正各取所需,你能看到什么那就是你的。”



他似乎不太愿意觉得自己已经踏入中年。路演中频频拿“年轻演员”的梗开玩笑。对着刘昊然董子健,他说,一直以为自己是年轻演员,但是刚才听了90后演员的发言。


“我觉得你已经到了一直自认为是年轻演员,其实转眼已经是已到中年,你说这时候好像应该做一点什么东西,也就是说对于目前的电影市场,哪怕做出一丝丝的努力,让它更丰富一点,所以说没选择那么一个保险的东西,我还是选择了一个有风险的东西。也希望因为自己的存在,能够让中国电影再丰富那么一点点。”



他曾和管虎聊,不再愤怒的时候,非要做出一个愤怒的样子,也是很可笑的事。活在世上,此消彼长,丢掉的找不回来,捡到的又装在身体里面。


这是人生路。

文/派翠克

杀破狼·贪狼
动作

杀破狼·贪狼

古天乐深陷案中案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唐人街探案2
喜剧

唐人街探案2

唐探出击大闹纽约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

太行山上
历史

太行山上

中国首部抗战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