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生会恶心到了

时间:2018.08.31 来源:当时我就震惊了1

很多人在上学期间都听父母说过这样的话:

 “你怎么不去应聘班干部/进学生会啊?”

 “啥?不想进,你是不是傻?”

在家长眼里,学生组织是特别牛的地方,只要当个一官半职就可以横着走了。

事实是这些地方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美好,有些甚至还有不少黑幕。

研究生刚毕业的许谦,说自己进了学生组织后,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怎么“圆滑”地搞关系。

“我是靠学长‘打招呼’进的社团,所以一进去就有靠山。”

“酒过三巡,大家称兄道弟,动不动就说‘好兄弟多照顾啊’,会有一种暗暗攀比的心态,比如你给主席敬了酒,我和你是下一任换届选举的竞争对手,那我也要敬酒。”

大家比的不是谁能力强,谁学业完成得好,而是拉帮结伙混圈子。

在酒桌上说着这样的话,“你走一圈、我走一圈”,“好好干啊,下一届是你的”。

可能这些人把混酒桌当成很骄傲的事儿,经常跟别人显摆不说,还以一天参加了几个饭局为傲。

而且在酒桌上的时候也要论资排辈,什么人该对着门坐,什么人该坐中间,该怎么敬酒,都得安排好了。

明明是同学还非得分个等级高低,这种扯淡的酒桌文化害人不浅。

王蒙刚参加学生会没多久,每天的日常工作是跟着学长学姐做活动。

在一次部门聚会的时候,他认识的女生喝多了,就想把人家送回学校。

没想到却遭到了对方拒绝,女生的理由是,“部长都没走我怎么能先走,叫我以后还怎么呆下去?”

然后她又回到酒桌上,继续跟学生会里的人喝酒。

因为害怕被针对,连离开的权利都没有了,王蒙也不明白“学生会怎么变成这样?”

这种乱七八糟的风气已经传了挺长时间了,很多学生都清楚其中猫腻。

可仍然有很多人为了给自己的简历加点东西,为了考研多加点儿分,选择进学生会。

这些人的心思从一开始就是歪的。

有的同学在招新时光明正大地塞条子,因为他是老师家的孩子,哪怕面试被刷下去了也能进学生会。

“曾经有位老师在招新期间给我塞了个纸条,说‘这个学生是面试时被刷下来的,希望你们部门留着他。他是某某老师的孩子,需要照顾一下’。”

有的靠拼爹,因为家长势力很大,主席可以直接安排他做部长。

这些都搞不来也没事,美女靠刷脸也能进学生会。

刚毕业的大学生林琳说,“跟主席谈恋爱,保你升部长,长得好看也能升部长。”

在她的学校人文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主动追求自己的学妹,跟人家承诺以后可以当部长,“你好好干,我带你多见见老师,当部长没问题的。”

后来两人恋爱谈上了,妹子也成功上了位。

对普通人来说,要想在学生会中升职,就得费点儿心思了,每次在换届时都要请人吃饭、去娱乐场所玩,目的就是为了花钱拉票。

“没点经济实力,还真不一定上得去。”

在这种环境下,大家讲的是排场,拼的是会玩。

比如聚餐的时候,桌子上摆着几百个肉串,但谁都在忙着敬酒,吃是不会去吃的,当个样子就成。

也有学生会骨干成员,在培训期间白天学思想课,晚上翻墙喝酒。

有的人还把在聚会上玩的大尺度游戏,当成乐子发到了朋友圈里。

每次关于“高校学生会”的新闻一出来,都有很多人分享自己的经历 。

比如在学生会换届的时候,有的候选主席自称儿子,管在职主席叫爹。

在学生会工作时,做样子的形式都一套一套的,实事儿倒是没干多少。

关系户就不说了,还有学生巴结老师求内定名额。

以及拉帮结伙地内斗。

总觉得在这种地方呆久了,几乎都不会说人话了

写个小报告都要用各种“慰问……”、“审议……工作制度”、“出席……活动”,好像除了这些词别的就不会说。

真的让人感叹:装了一手好X。

前几年有个叫《岳麓实践论》的综艺节目,请了几个学生会成员当嘉宾。

因为在录制过程中说话用词太大,还得让编导给他们改好词儿后背下来,才能继续录下去。

跟之前中山大学曝出的学生会名单类似,就是做作的表面文章太多。

在出来的学生会名单里,是“部长、主任、委员”有好几百个。

各种待遇也是假装按照各个级别来的。

完全是模仿了大人的样子,不仅不酷,这种假正经简直是用力过度。

老梁在一段视频中说了自己上学时的经历,因为当时比较会说,老师劝他进学生会当个部长啥的。

结果被他一句“学生会里有好人吗?”给怼了回去。

还说他在招聘的时候,只要遇到简历上写着学生会主席什么的立马PASS。

他说不是自己歧视,只是在大多数学生会中,目的不纯的太多了。

很多人专门想着打通关系,以为人脉代表一切,不择手段的去获取利益,还觉的,“我是人上人,我就应该管你。”

这种精致主义利己主义者不要也罢。

(部分信息源于半月谈、南周周末,文图无关)

同意请点zan!

如果喜欢震惊叔的文章,记得加波关注

标签: 学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