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时光》雷加达斯:电影是容器,内容要观众填

时间:2018.09.08 来源:电影引力波 作者::

(采写/小明) 作为世界第一大文化输出国的近邻,墨西哥在电影产业的存在感一直有无法比拟的优势。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墨西哥队不仅有《罗马》里阿方索·卡隆的童年往事,还有《我们的时光》里卡洛斯·雷加达斯的写意乡村。

导演卡洛斯·雷加达斯本是学法律出身,并在毕业后进入墨西哥外事部就职,后来他发现自己还是更喜欢创作,于是重新返回学校学习电影拍摄。他的首部长篇作品《天地悠悠》不仅得到了多方肯定,还摘得了戛纳金摄像机奖(导演处女作奖)。此后卡洛斯·雷加达斯又先后拍摄了《天堂之战》,《寂静之光》和《柳暗花明》,写意的风格和独特的画面让他在影展上成绩斐然,但由于他在创作中融入了大量的反流行思考,作品常常不被部分观众所接受。现实中的卡洛斯·雷加达斯生活在墨西哥乡野之间做着自己的研究,每天和牲畜为伴,有着出世的隐士风范。

电影里卡洛斯·雷加达斯展现了一个乡下以饲养斗牛为生的墨西哥家庭,通过对这个家庭的描述,导演抛出了一个对爱的疑问:怎么辨别爱和占有?当欲望来袭之时,主角Juan只想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妻子Esther身上,然而这真的是爱吗?

以下是 对卡洛斯·雷加达斯进行的专访:

:这部电影是根据自己的真实生活改编的吗?

卡洛斯·雷加达斯:其实并不是。虽然我和我的孩子生活在乡间,我也爱和动物打交道,我和我的妻子都有参加演出,电影里甚至都充斥着一种自传式的气息,这让人不禁觉得灵感是来自我的现实生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部电影就是根据真实生活改编的。相比之下,《寂静之光》反而更像一部自传式影片。

:是什么让你决定自己出演的呢?

卡洛斯·雷加达斯:这个决定最开始源自女主角的选择。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试戏之后,我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演员,于是就决定让我的妻子出演。我的角色其实也很难,他既要有乡下人的气质,还要会演戏,最后剧组的同时就说,不如干脆让我也来出演好了。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有一个考虑,如果由我来出演,从电影语言上来说有什么意义呢?这样会不会让观众产生一种模糊剧情片和纪录片的感觉?但后来我觉得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只有观众知道我是谁,电影里的其他角色理应不知道我是谁的。如果有人觉得是自传式电影,是他们的事情。

:是什么让你想探讨开放关系的?

卡洛斯·雷加达斯:现在开放关系的讨论非常流行,剧情中的美国人也有问主角是否曾经有过开放关系。传统意义上爱和婚姻都要求伴侣之间忠贞不二,开放关系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对结婚的夫妻可以跟彼此以外的人发生性关系。我有一对模范夫妻朋友,他们结婚三十二年了,幸福美满,突然有一天,丈夫出轨了,于是第二天妻子就跟他提出了离婚,这件事情让我不禁反思,爱和婚姻的基础是忠贞吗?这是我想在电影里探讨的问题。

电影中,女主角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她需要自己冷静一下,但是男主角觉得她要离开,他无法接受,他要为自己所爱的而奋斗,男主角可以忍受他的妻子劈腿,他忍受不了她对他隐瞒,很多年以前他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有观众因此认为电影里讲的是情侣之间的权力角逐。

电影还有一个隐形的主题,就是对现实的讨论。现实不止是客观存在的,对我而言,意识,想法和梦也是现实。我在电影里想讨论的另一点是,很多现实是不需要你参与也能进行的,比如你的胃在消化食物,但是你并没有用主观意志去参与。大卫林奇曾经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但是这个观点并没有得到广泛认可,大多数人的思维都非常固化,没有办法接受新观点。我并不是电脑专家或者航空工程师,我想说的是,有些进程是自然而然在发生的,不需要费尽心机去进行。

事实上,我一直试图在创造一个后现代主义的作品,电影中的情节是很客观和模糊的,电影我是所创造出来的一个容器,内容需要由观众注入。其实观众在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同时也是一个认识自己的过程。我们无法定义所有人的生活,我们只知道自己的生活是什么,这是为什么我要创造这个容器,我不想把我的观点倾泻出来,我想让观众有自己的观点。

:电影中的斗牛情节是什么样的?

卡洛斯·雷加达斯:其实在墨西哥和西班牙,由于历史的原因,斗牛一直很难禁止。二十世纪初,在墨西哥完成革命之后,土地被分配给了人民,但由于那时候没有钱和技术,农民普遍非常贫穷,很多土地都是荒芜的,没有得到好的利用,这种贫穷不只是经济上的,同时也是文化上的,因此,斗牛作为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填补了农村人的精神空白。

:电影中有个公牛顶死一头驴的情节,你是真的杀了一头驴吗?还是用了特效。

卡洛斯·雷加达斯:电影中的驴,其实是一个驴的尸体,公牛将它顶的肠穿肚烂的时候,它已经死了。杀动物这件事,如果是为了果腹,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是为了怕戏,那就非常不对了。与此同时,我更喜欢传统的拍摄电影方法,非常抗拒CGI特效,如果情节真的需要杀一头动物,我也会杀。

:这部电影有什么政治层面的表述吗?

卡洛斯·雷加达斯:每部电影都有政治层面的表述,这一套是法国人最喜欢的。这是我最不具备政治性的一部电影,但还是有的,我觉得我仍然有讨论,比如斗牛,阶级,乡村社会,社会财富分配等等。

本文系 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