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儿女》:华语片最好的DJ贾樟柯又回来了

时间:2018.09.2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拼很多


1905电影网专稿 好的电影原声大概有两种,贴合影片情绪的原创音乐,又或者是点唱机一般的非原创音乐杂糅。


总是有几位导演能将这些现成的音乐穿插在自己的电影里,如同己出。华语导演里也有这么几位,就是厉害到片中出现耳熟能详的音乐时,让人仿佛第一次听。


《江湖儿女》出现片名开始,响起了叶倩文的《浅醉一生》,随后镜头划过廖凡出演的斌斌和他一众小弟的面孔。录像厅里盯着《喋血双雄》,仿若朝圣。


这已经是《浅醉一生》第三次出现在他的电影里。


上一次,是《二十四城记》,摄像机注视着行将拆迁的厂房,然后就垫上了音乐。再上一次,是他刚刚成为导演。


二十四城记


在《山河故人》向影迷们再次介绍了叶倩文的《珍重》后,贾樟柯让《浅醉一生》在《江湖儿女》里扮演了同样的角色。于是我们在电影里听叶倩文唱了一遍,又唱了一遍。


很早就有人说,贾樟柯时华语电影里最好的DJ,流行歌信手拈来,永远铺在最合适的地方。


在赵涛第一次出现在贾樟柯的电影里时,他就让她伴随着苏芮的《是否》跳起舞来,镜头一转,则是赵涛穿着制服骑着摩托车穿过街道。


站台


贾樟柯就像导演中的网易云音乐,歌有多好不重要,但是一定要借歌曲说出你的故事。


《世界》里的《乌兰巴托的夜》是如此,到了《江湖儿女》里,则是《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就像通俗文学一样,贾樟柯就是有能力让一首特别“俗”的歌出现在一个特别“俗”的场合,没有人觉得不合适。


《三峡好人》里,三明和工友们在歌舞厅里看演出时,台上一曲《酒干倘卖无》,草根艺人赤裸上身,大汗淋漓,唱着“没有地哪有家,没有你哪有我”,把电影的情绪也推向高潮。


《江湖儿女》里,同样是在三峡,寻斌斌不遇的巧巧站在奉节街头,听见草台班子唱起《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贾樟柯利用流行歌曲的功力可谓深厚。



除了在推动情感上利用流行歌,贾樟柯还善于把流行歌调成时代的底色,暗示时间的流逝。


《三峡好人》里,小孩子在船头大唱《两只蝴蝶》,电视剧主题歌《好人一生平安》和《上海滩》,都成为了贾樟柯电影里表现时间的重要道具。


在《江湖儿女》里,从开场的《男儿当自强》音乐,女声小合唱从《永远是朋友》唱到《潇洒走一回》;


再从国标音乐Cha Cha Cha到坟头上响起的《上海滩》。用音乐暗示时代这手功夫贾樟柯一直是拳不离手。


除了华语流行歌,作为曾经的“迪厅小王子”,贾樟柯在《山河故人》与《江湖儿女》里还选择了经典的迪斯科音乐。


只是《山河故人》里的Go West尚是翻唱,《江湖儿女》里则响起了Village People本尊的经典作品YMCA作为巧巧和斌斌的蹦迪歌曲。



和贾樟柯很像的则是韩寒。但是与贾樟柯不同,韩寒则在电影里切实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80后的小镇青年到底听了哪些歌。


比如《后会无期》里出现的同名曲,虽然原曲写于1963年,但是也有十分出名的粤语版《冬恋》。


王珞丹和陈柏霖在小旅馆里,王珞丹的手机铃声则是Que Sera Sera,希区柯克曾在《擒凶记》里用过,动画片《玛丽与马克思》也曾用过。


冯绍峰和陈柏霖开车穿过森林一段,用的则是万晓利翻唱的《女儿情》。


虽然2008年这首翻唱作品已经问世,但直到《后会无期》才算是广为人知。韩寒对于当代民谣、摇滚的喜爱还体现在让冯绍峰清唱了一首许巍的《旅行》。



到了《乘风破浪》里,韩寒更加急切地向观众们展示着自己听着什么样的音乐长大。


于是有了刘家昌的《在雨中》,有了翻唱版的《五百英里》,还有宣传期引来口舌的《男子汉宣言》,乃至于《青城山下白素贞》。



然而第五代的导演们在用流行歌上,则显得有些匮乏。


张艺谋的“进城”作品《有话好好说》,最经典的旋律是关晓彤爷爷唱的鼓书。陈凯歌近几年唯一的现实题材作品《搜索》,也没有在用流行音乐上动什么脑子。


搜索


同样善于在配乐上“拿来主义”的自然还少不了王家卫


他甚至可以将其他电影的主题音乐拿来,让它们为自己的电影服务。最著名的自然是《花样年华》中所用的《梦二》主题曲。


《一代宗师》里也把森田芳光的《其后》中梅林茂写出的旋律与《美国往事》里的《黛博拉主题》一同塞了进去。


但是和贾樟柯不同,王家卫用流行歌,更多地则是填充电影的氛围。


《花样年华》里,梁张二人租住的是上海房东太太的房间。于是京剧《四郎探母》《桑园寄子》,评弹《妆台报喜》,越剧《情探》都成了这个空间的底色,观众听得也是隐隐约约,遮遮掩掩。



到了真正展现人物,王家卫自己的趣味便凸显出来——他是真的对早年驻扎在香港的菲律宾乐队演奏的音乐情有独钟。


菲律宾乐队和英文流行歌作为60年代香港的回忆,被王家卫系数用到了自己的电影里。所以这才有了《阿飞正传》里的Perfidia,《春光乍泄》中的探戈乐曲,《花样年华》中的Nat King Cole等等。


对于当代流行歌的爱,王家卫明显没有贾樟柯那么的猛烈。


神来之笔自然是王菲。无论是配着《加利福尼亚之梦》摇摇晃晃,还是翻唱自小红莓的《梦中人》,都成了王家卫电影里少见的章节。


但王家卫电影里第一次出现当代音乐,还是处女作《旺角卡门》里刘德华在去大屿山的渡船码头时响起林忆莲翻唱的《激情》,这首改编自汤姆·克鲁斯《壮志凌云》插曲Take My Breath Away,风格在接下来他的电影中相当难寻了。


如果说香港导演的音乐口味还带有华洋交杂的趣味。到了马来西亚出生,台湾拍电影的蔡明亮这里,就完全变成了只听时代曲,放弃流行歌。


从拍摄《洞》开始,蔡明亮就放入了大量的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的时代曲。葛兰、姚莉、白光、张露都是他的爱。



电影《洞》中,是葛兰音乐的大集合。


《天边一朵云》里,演员们则对口型地演唱了洪钟《半个月亮》,姚莉《爱的开始》,葛兰《同情心》,张露《静心等》等等时代曲,直到片尾再悠悠响起白光的《天边一朵云》。


甚至到了请来大批法国演员的《脸》,他也不忘让女模特给《你真美丽》对上口型。



除了在电影里放流行歌,不少导演还喜欢让演员们唱起来。


有的就成为了电影的华彩段落。姜文黄秋生《太阳照常升起》里唱起了《美丽的梭罗河》,伴随着的是金黄色阳光照在一群女兵的身上。


《李米的猜想》里,曹保平周迅唱起王菲《当时的月亮》,唱歌的周迅拿着烟,喝到眼神迷离。如今就真的和原唱“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艋舺》里面,钮承泽马如龙扮演的庙口老大唱了首《心事谁人知》。阮经天扮演的和尚在一旁自己喝着酒,一脸落寞。


《相爱相亲》的最后,田壮壮在车里唱起《花房姑娘》,田壮壮唱的有点跑调,但成为了电影最为人称道的部分之一。


其实,从导演里选优秀DJ自然是玩笑话,但的确就有导演能把流行歌用到臻至。成为电影难忘的一部分。


文/拼很多

系红裤带的女人
剧情

系红裤带的女

深入了解大山女人

西虹市首富
喜剧

西虹市首富

开心麻花特笑大片

追龙
动作

追龙

甄子丹对决刘德华

南京1937
战争

南京1937

沉痛致哀遇难同胞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

妈妈出差的夏天
剧情

妈妈出差的夏

大爱人间温暖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