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混战太精彩!成龙周星驰携新作第11回大PK

时间:2019.01.2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蒙


1905电影网专稿 今年即将开始的电影春节档,无疑是一发大招。

 

直至今日,距大年初一尚有近半月时间,春节档电影的预售累计票房已近2亿人民币。随着各家宣传持续发力,电影市场直至春节长假后,势必更加“腥风血雨”。


事实上,今年春节档还有另一主题,便是中生代与老牌巨星的PK。

 

前者有吴京黄渤沈腾王宝强韩寒宁浩等,后者只有两员,成龙周星驰


成龙作品vs周星驰作品


近两三年,内地中生代崛起速度空前,二三十亿票房层出不穷,但论资历,成龙与周星驰才是华语电影春节档的“宗师”级人物!

 

话说20年前,即1999年香港春节档,周星驰与成龙分别上映《喜剧之王》《玻璃樽》,比起前者过往的无厘头幽默及后者过往的动作大片,简直不要再“文艺”!


《玻璃樽》和《喜剧之王》


而且身为巨星,两人当年不仅为了贺岁,更肩负救市责任,于上映前举行“反盗版”记者会,决定于2月13日同时公映。


甚至拍摄期间,两人还互相在对方片中客串。比起近年愈发激烈的春节档厮杀,无疑更有意义得多。


周星驰客串《玻璃樽》


最终《喜剧之王》脱颖而出,以2985万港币票房,打败成龙2754万的《玻璃樽》,成为99年香港年度票房冠军。

 

当然,这更不是“龙星”首次碰头——事实上,从香港到内地,两人今年已是第11次在春节档交手

 

胜负几何?为啥两人对春节档有如此情结?

 

春节票房PK宗师:成龙&周星驰

 

众所周知,“贺岁片”与“春节档”之说源于黄金时代的香港电影。但至70年代,最卖座的港片不是暑期便是年底公映,毕竟春节大家都忙着串门拜年,哪有空看电影?

 

1980年2月9日,即大年初一前一周,正当红的成龙推出自编自导自演的功夫喜剧《师弟出马》,竟破天荒在香港取得1103万港币票房,成为香港有史以来首部“千万电影”。



除了武打和喜剧,从影片海报到场面都突出了“舞狮”元素,《师弟出马》的合家欢属性不言自明。

 

如此轰动效应,不仅是成龙的突破,更让全港的影院和片商察觉:春节可能是全年观影的黄金档!


《师弟出马》剧照


结果翌年开始,每年香港都会在春节时期推出不止一部的“贺岁片”,同场竞技,法宝齐出,观众过年看得啧啧称奇,不亦乐乎,也造就了一系列票房纪录。

 

令人惊叹的是,整个80年代的香港票房冠军,竟有8年来自春节档,而且有7年打破了香港中外电影票房纪录,影响深远可见一斑。

 

当中地位最稳固的就是成龙,在于港片黄金时期,香港人一度把全盒、红包和成龙统称为“贺年三宝”,即过年时一定会去看成龙的电影。

 

换句话说,成龙正是香港贺岁片的“祖师爷”!


1985年春节档《福星高照》


1991年,是成龙九十年代首次登陆春节档,作品是《飞鹰计划》。同一时期,去年刚凭《赌圣》掀起喜剧风潮的周星驰,也首次以《整蛊专家》加入战团,自此开启“龙星”的春节大战。



最终,《飞鹰计划》以3905万票房战胜3139万的《整蛊专家》,赢得该年春节档卖座冠军。成龙先拔头筹,风光依旧。

 

成龙猛片突围,固然财大气粗。但《整蛊专家》从概念到上映,身为编导的王晶只花了五周时间,彻头彻尾的赶工速制,不想票房也过3000万,可见星爷当时号召力有多强。

 

开了先例,怎么能停?

 

92年香港春节档,“龙星”又分别以《双龙会》《家有喜事》出战。前者拍了一年多,后者只拍了13天。



更让人难忘是,两部戏上映之前,“意义”已先声夺人。


前者是为“香港导演会”购买会址而拍,除了全香港大群导演集体演出,还运用电脑特技,拍出“两个成龙”的视觉效果,在当时的香港电影来说,可谓罕见。


“两个成龙”


但后者更传奇!

 

《家有喜事》剪片期间,竟被蒙面劫匪闯入剪辑室,企图抢走底片,堪称电影史首例!

 

好在最后抢走的只是冲印出来的毛片,但“劫底片案”曝光,影圈上下震怒不已,随即于92年1月底发动“演艺圈反暴力大游行”,抗议黑社会染指港片,无形中也带起了《家有喜事》的公众热度。


《家有喜事》


       结果,《家有喜事》以星爷号召和事件话题双管齐下,春节档票房高达4900万,是90年代香港第一部破中外卖座纪录的春节档电影。

 

作为老板,黄百鸣在开拍前为邀星爷出演,给出800万的天价片酬,本来还有点“心痛”,但目睹此景,实在大呼“值当”!

 

相比之下,成龙的《双龙会》票房3223万港币,位居年度票房第九,难免“逊色”了点。没办法,谁让92年是空前绝后的“周星驰年”呢?大哥也得让贤啊!


《双龙会》


但刚踏入93年,春节档“龙星大战”就再出变数。咋回事?

 

去年星爷助力甚大的《家有喜事》,再次掀起“群星贺岁片”的票房热潮。


结果今年黄百鸣照办煮碗的《花田喜事》,就以3548万票房,战胜同档期成龙3076万的《城市猎人》,及周星驰2577万的《逃学威龙3之龙过鸡年》,登顶冠军。



成龙连续两年失去香港春节档霸主地位。周星驰也不好过,《龙过鸡年》相比《家有喜事》票房下滑很大,甚至有舆论直言“周星驰时代结束了。”

 

我们还能看到“龙星”春节PK吗?

 

能!

 

94年,成龙祭出《醉拳2》,周星驰出动《破坏之王》。这是两人首次以“打戏”聚首春节档。



这次,轮到成龙谷底反弹。


《醉拳2》以4071万港币票房,打赢周星驰3691万的《破坏之王》,连带双周一成的另一“周”:周润发的3703万的《花旗少林》也不敌成龙。

 

事实上,这也是“双周一成”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在春节档同场PK,“王见王”的结果,终以成龙夺冠告终。

 

成龙夺回“大哥”宝座后,不仅未就此满足,反而越战越勇。


《醉拳2》


香港春节档“龙星”大战,形势全面逆转!

 

95年春节档,成龙的《红番区》与周星驰的《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同日上映,前者以5691万港币刷新香港电影票房纪录,后者则遭到舆论批评,甚至上映时因只播了上集,完片后影院观众嘘声四起,最终票房只有2509万港币。



当时香港院线惯例,如果片子票房不理想,就要“cut画”,即提前下档。


那年,周星驰两部《大话西游》在春节期间前后脚上映,但映期都因票房而缩短,累计票房4600万港币,比《红番区》还少了1000万。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


这是90年代“龙星”春节PK以来,票房差距最大的一战!

 

但《红番区》只是让成龙香港春节火爆那么简单吗?


《红番区》


当时,内地观众对春节观影并无兴趣,影院通常大年三十就结束营业,直至年初三才重新开门,更别说“贺岁片”与“春节档”市场。

 

结果,《红番区》恰好以第一部“贺岁片”概念,于春节登陆全国。上映前,院线经理还做了动员工作,让影院工作人员加班卖票,引致怨声载道,“春节放电影哪有人看....


不想,《红番区》用平均2元一张电影票价,在内地创下了9500万人民币的惊人票房,位居年度票房第二名。当时的媒体报道笔下,奇观连连:


当时媒体的报道


可以说,《红番区》开启了内地“贺岁片”的概念,也将“春节档”从一片“灰”变成黄金档。


直至1997年,成龙的三部华语大片在春节档大卖后,才触发了《甲方乙方》的问世,直至后来的年底贺岁档形成规模...

 

那几年,“元旦看葛优,过年看成龙”,是内地观众过年观影的首选。追根溯源,成龙的开创地位,实在无人撼动。


《警察故事4》登陆1996年春节档


内地加入春节档,香港也未闲着,毕竟那才是“龙星”的主战场。

 

96年春节档,成龙的《警察故事4:简单任务》以5751万港币,战胜星爷3605万港币的《大内密探零零发》



在内地,《简单任务》改名“白金龙”上映,成为内地票房时代以来,第一部获得票房年冠的华语电影。当然,也是第一部获得票房年冠的春节档电影。

 

成龙的贺岁大片,自此达到新巅峰!

 

但96年的周星驰也不一般。那年他成立了“星辉”电影公司,先以创业作《食神》跨年贺岁;97年春节档,他又再跟黄百鸣合作,推出《97家有喜事》,重振招牌。



此时,星爷片酬达到破天荒的1500万港币!

 

长达两个月的“贺岁”周期,《食神》票房4086万港币,《97家有喜事》4016万港币,星爷在经历数年的贺岁低潮后,成功回勇。

 

遗憾的是,当年香港春节档及全年的华语票房冠军,还是成龙的《一个好人》,票房4542万港币。




 1998年,是“龙星”90年代最后一次以商业招牌聚首春节档。最终《我是谁》以3885万港币,再胜2773万的《行运一条龙》



《我是谁》也是成龙90年代在内地春节档的最后辉煌,票房8000万人民币,年度总票房季军。99年开始,《玻璃樽》内地票房2000万人民币,显然及不上冯小刚的贺岁片了。

 

总之,光在90年代香港,“龙星”相聚春节档已持续整整9年。他俩才是华语片春节PK的开路大旗手!


《我是谁》


新世纪后,华语片战场从香港移入内地,“龙星”春节档PK暂告一段落。

 

但若说成龙90年代在内地开启春节档,新世纪春节档复热,就是周星驰的功劳。

 

2013年大年初一,《西游降魔篇》一骑绝尘,创下单日过亿的新纪录,最终票房高达12.46亿人民币,位居该年票房总年冠。



沉寂十多年的春节档,自此逐步取代年底贺岁档,成为华语片的“兵家必争”之地!

 

2016年,周星驰的《美人鱼》创下33.9亿的历史票房纪录,春节档的观影价值达到新的顶峰——换句话说,若无《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近三年春节档不会达到这样顶级的市场地位。



期间的2017年春节档,“龙星”也第一次在内地交锋。最终成龙的《功夫瑜伽》以17.5亿票房,击败周星驰加徐克16.5亿票房的《西游伏妖篇》



原来,这只是“龙星”内地春节交手的开始。

 

“龙星”新片“看什么”?


先前两天,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和成龙的《神探蒲松龄》先后发布终极预告。看点而言,受众已是清晰明确。


前者以跑龙套在异乡的辛苦与血泪出之,一句“什么是命?这就是命!”


不仅瞬间勾起观众对小人物的触动与共鸣,与家人的矛盾、和解而至团圆,更击中春节从返乡过年民工,到仍在一线奋战的各行业工作者,甚至大学毕业后初入社会,或为考研奔波的年轻人等群体。



可见我们过往看周星驰电影,都是“笑着笑着就哭了”,今年星爷从他坚守至今的“跑龙套”故事出之,相信已开始让我们体验“哭着哭着就笑了”的滋味。

 

所以,《新喜剧之王》以横店女龙套从低谷到逆袭的故事为主线,对年轻群体来说,共鸣与触动非一般强。



至于后者,虽是成龙过往甚少涉猎的古装题材(何况还是首次演捉妖戏),但作为今年唯一的合家欢题材,也可谓热热闹闹、喜气洋洋。


加上穿插阮经天钟楚曦的魔幻爱情,对情侣观众来说,也是一个别具吸引力的卖点,毕竟从同档期其他影片目前的物料来看,显然“亲情”与“友情”居多,“爱情”反而甚少。



更重要是,春节乃全民观影之时,即便剧情简单,却更适合家庭观众,儿童看怪兽卖萌的同时,家长也能看成龙的喜剧武打,加上成龙在中老年观众群里也很有号召力,可以预见,《神探蒲松龄》在春节期间,或是不少家庭观众的主动选择。



但无论如何,比起成龙如《大兵小将》《天将雄师》和《功夫瑜伽》,周星驰如《西游降魔篇》、《美人鱼》和《西游伏妖篇》,今年春节档,两人都以不同先前的题材与风格登场。


正如20年前,动作大片和无厘头久了,《玻璃樽》与《喜剧之王》也有观众捧场,这也是“龙星”在大战之余,仍保持着对电影的诚意吧。

 

至少,我都期待。


文/阿蒙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动作

大话西游之大

星爷朱茵再续前缘

菊豆
经典

菊豆

巩俐颜值巅峰之作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花样年华
爱情

花样年华

梁朝伟痴缠张曼玉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

惊天动地
惊悚

惊天动地

真实再现汶川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