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之吻》过了13年,《一吻定情》毁经典?

时间:2019.02.1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Doron

1905电影网专稿 今年情人节档,“江直树”与“袁湘琴”的故事再度被搬上大银幕,距离郑元畅林依晨塑造的经典台剧版本已经过去了整整13年。


当年的少男少女如今已在奔三奔四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江直树与袁湘琴却依然谈着偶像剧般的恋爱。



影片上映两天,票房突破1亿,对一部青春爱情片而言成绩不俗。但电影在各平台的评分却呈现出两极化的状态。



一边是感慨电影让自己找回丢失已久的少女心,另一边则认为台剧版过于经典难以复制,不接受这版电影改编。


仅从豆瓣评分来看,2005年的《恶作剧之吻》评分高达8.8分,而《一吻定情》仅有5.4分。


3.4分的差距究竟差在哪儿?我们请来一位资深剧粉与大家聊聊观影感受。



台剧版江直树的人设核心是当袁湘琴睡着后,他轻轻抚摸着袁湘琴的头发说:“她好像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在和袁湘琴相处的过程中不断渗透爱意。


而电影版江直树的人设核心是当原湘琴对他说:“如果我没追到你,你一定要找一个比我更喜欢你的人在一起。”后,他反问道:“找得到吗?”这才发现,原来全片中他最爱的人是自己。


《恶作剧之吻》剧照


陈玉珊导演将大部分镜头都用在表现江直树对原湘琴的不耐烦上,偶尔穿插几个十五年前就被用到烂的老梗企图引爆笑点。这一切使原湘琴看起来有点像个斯德哥尔摩综合患者,被虐得再狠也没关系,只要时不时发点糖就会爱得更深。


尤其是影片结尾江直树对原湘琴告白时的片段闪回实在太过敷衍观众,甚至让我一度错以为原湘琴是江直树离开纱绘后所选择的备胎。



再说阿金。为你打架的男孩、为你做饭的男孩和带你约会的男孩,你最忘不掉的是哪个?


我们的学生时代总有那么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男孩,他长得帅、学习好、会打球、有才艺,仿佛十八般武艺无所不能,但他唯一不会的就是喜欢你。



你把他的照片设成手机桌面,你把他喜欢的歌反复哼唱,你把自己的小心思伪装成粉红色的甜蜜气泡,自作聪明地以为不被发现,却不料对方不仅知道,并且对此毫不在意。


他对你来说,是A班的江直树,而你对他只不过是F班中江直树后援会的一员而已。



我们最忘不掉的,是那个根本不给我们机会靠近,突然间让我们在和过去每一天里都一样美好阳光下哭泣的男孩。却不料我们也是别人眼中那个根本不给机会靠近的人。


汪东城版阿金


台剧版的阿金更经常被叫作“笨蛋阿金”,汪东城将阿金温暖的特质表现得淋漓尽致,但陈伯融却没有将阿金温暖的一面展现出来陈柏融版的阿金也有可爱之处,但更像是一个校园恶霸,用千奇百怪的讨人厌方法把妹。


陈柏融版阿金


如果影片能够在原湘琴哭着从江直树身边逃走、哭着从江直树的家搬离结束,那么它会是一部合格的青春电影,原湘琴爸爸在原湘琴的爱情破灭后安慰她说:“你喜欢过、勇敢过、付出过,最后离开也要留下潇洒的背影。


我们那时候太年轻,没办法伪装自己的感情,遗憾自己不能在一段感情的最后潇洒离场,但青春的内核不就是遗憾么?



遗憾那个不懂事的自己没有好好爱别人,更没有好好爱自己,那不如就趁着还能哭的时候撕心裂肺地哭一场吧,哭完了再继续向别人付出百分百的爱意。


再过十年后我们回头看,青春的自己是真的傻,把自己摆得太卑微太不堪。但陈玉珊导演太过温柔,给了原湘琴一个温柔的结尾,也让“原湘琴”在“袁湘琴”的对比下一败涂地。



看过台剧版的我们自然而然将自己代入女主的角色,希望我们可以靠诚意与努力实现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的梦想。


但在观看电影版的全程,我都无法在原湘琴的身上发现自己与她的相似之处,原湘琴没有袁湘琴的倔,也没有袁湘琴的天然呆,她有的似乎只是像美妆博主一样,靠装傻卖萌攒起来的僵尸粉而已。


文/Doron

X射线营地
剧情

X射线营地

暮光女化身女军官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九门提督
动作

九门提督

军情组织陷入反案

审判者1
悬疑

审判者1

撕开面具直击人心

大人物
喜剧

大人物

吴孟达演绎悲喜剧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