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手攀岩》这部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拿命拍的!

时间:2019.03.0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未什默


1905电影网讯 北京时间2月25日,第91届奥斯卡获奖名单揭晓。

 

凭借《徒手攀岩》,华裔摄影师金国威和妻子伊丽莎白·柴·瓦沙瑞丽首次获提名就斩获最佳纪录长片奖。


影片还原了亚历克斯·霍诺尔德Free Solo登顶酋长岩的过程。

 

什么是Free Solo?

 

Free Solo就是不借助绳索、安全带等机械类辅助攀登装备,无保护徒手攀爬岩壁。除了攀登鞋和防滑的镁粉,攀登者完全依赖个人的身体。



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之一,死亡率接近50%。在各大搜索引擎上打出“Alex Honnold”的名字,一个常见的后缀就是“死了没”。

 

亚历克斯还活着,但同行死去的意外,一直都在发生:“单人徒手攀岩”先驱约翰·贝克,2009年7月攀爬时从悬崖坠落死亡,终年52岁;


“单人徒手攀岩”先驱约翰·贝克


德瑞克·赫希37岁时攀登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哨兵岩,失误跌落,遗憾去世……


德瑞克·赫希


在影片拍摄过程中,“瑞士机器”乌利·施特克于2017年再次挑战珠峰时,从高空坠落。徒手攀岩运动本身风险极大,而酋长岩独特的地貌,更是为登顶增加难度。



作为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酋长岩高达838米,岩壁几乎与地面垂直,表面经过冰河洗刷,十分光滑,几乎没有着力点。

 

此前,从未有人徒手攀岩登顶成功。



可以说,登顶酋长岩是“在徒手攀岩历史上如同人类登月一样”的壮举。

 

好在,亚历克斯·霍诺尔德成功了。

 

如果意外发生,对拍摄团队来说,意味着“你的镜头活生生纪录了他死去的过程。”


攀岩神话是怎样炼成的


1985年,亚历克斯·霍诺尔德在美国加州出生。从小不善言辞的他,爱上了徒手攀岩这项有些孤独的运动。

 

有多爱呢?爱到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退学,爱到在攀岩与女友间,永远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或许,他注定要属于徒手攀岩。除了后天的体能练习,他具有一个先天“优势”——对恐惧的感知不敏感。

 

在我们的大脑中,主要由杏仁核控制恐惧情绪,亚历克斯的杏仁核阈值较高。



也就是说,他也会感受到恐惧,但需要极强的刺激。在徒手攀登过程中,他真实地感受到恐惧。与普通人本能地逃避恐惧不同,他偏偏要追逐恐惧。

 

然后把每个新的登顶成功,看作扩大自己的舒适区,直至消除恐惧:“我也怕掉下山崖摔死,但你挑战自己并且做到极致时,你会有一种满足感,这种感觉在你面临死亡时更加强烈,你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和我们平时认为的“作死”相反,攀岩时,亚历克斯最注重的是“安全”。

 

正式挑战开始前,他会多次进行实地有保护攀岩考察、认真记下技术要点,每隔一天,他就做一次长达一小时的指尖悬挂和引体向上,用指尖去承受全身的重量。



徒手攀岩拒绝任何的失误,只有做到完美,方能成功登顶。

 

正如亚历克斯说的:“如果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那徒手攀岩是最接近你心愿的事。有那么一瞬间,做到完美确实感觉不错。”


大神背后的大神们


因为亚历克斯的壮举,纪录片《徒手攀登》达到了“神作”的高度。

 

而我们能感受到那种命悬一线的紧迫感,镜头背后的金国威和他的拍摄团队,同样功不可没。



金国威的父母都是中国人,母亲是哈尔滨人、父亲是温州人,后来移民到美国明尼苏达州。

 

在大学期间,他对极限运动产生兴趣,成为一名专业攀岩者、滑雪者。2002年时,他受邀加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探险队,后来又成为签约摄影师。

 

2006年时,他还创下一项纪录:与基特和罗伯·德斯劳里尔斯一起成功完成了美国人第一次从珠穆朗玛峰滑雪下山的壮举。



《徒手攀岩》的另一名导演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是他的妻子。

 

伊丽莎白的父亲搜匈牙利移民,母亲来自香港。金国威与伊丽莎白因拍摄纪录片《攀登梅鲁峰》结缘。



2011年,金国威和两位同伴成功登顶被称为“鲨鱼鳍”的梅鲁峰中峰,成为世界上首批登顶的队伍。

 

在《攀登梅鲁峰》中,金国威既是导演、摄影、也是拍摄对象。伊丽莎白通过专业电影制作人的角度,将影片更好的呈现出来。

 

2015年初,这部纪录片在圣丹斯电影节亮相,获得评审团大奖提名。


 

《徒手攀岩》的诞生可以追溯到2008年。

 

那一年,亚历克斯徒手用2小时45分钟,从垂直的北面徒手爬上半穹顶,一战成名。



这次挑战后,亚历克斯认识了金国威。后者谈到,要为《国家地理杂志》拍一部报道他徒手爬岩的纪录片。

 

亚历克斯说出那个梦寐以求的地方——酋长岩。从2009年开始,他就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徒手独攀酋长岩。



2014年,《徒手攀岩》开展前置作业,金国威集结了拥有丰富攀岩经历的专业摄影团队,每一位摄影师都是专业攀登者。正是因为对攀岩运动的了解,拍摄团队的每一个人深知拍摄这一行为对攀岩者的干扰。

 

金国威会等待亚历克斯做好准备,同时带领团队多次实地勘察,提前到达酋长岩顶部架好机位,把器材事先固定在悬崖上。

 

挑战当天,趴在岩壁上的摄影师有5位,利用高倍镜跟拍留守谷底的有3位,还有一架直升机负责全景拍摄和航拍。



他们本身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没有人能保证亚历克斯不会死掉。

 

攀岩家、亚历克斯的好朋友汤米举了个例子:“想象一下,假如有一项奥运会级别的运动项目,如果你得不到金牌你就会死。那么徒手攀登酋长岩就是这项运动。你必须做到毫无差错。”



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亚历克斯成功了。正如导演伊丽莎白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所说:“这部电影献给所有相信不可能的人。”

 

亚历克斯把不可能变成现实,金国威和伊丽莎白让观众有机会全方位的了解亚历克斯,在影片的最后20分钟,一起见证他登顶酋长岩的奇迹。

 

面对极限运动者,有人嗤之以鼻,有人推崇备至,有人付诸行动,更多的人心存疑惑:“因为热爱、因为梦想,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看看《徒手攀岩》吧,你会找到自己的答案。


文/未什默

超强台风
动作

超强台风

国内灾难片佳作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请你记住我
爱情

请你记住我

小镇女寻梦上海滩

小狗奶瓶
家庭

小狗奶瓶

萌犬奶瓶回家奇遇

惊天动地
惊悚

惊天动地

真实再现汶川地震

新少林寺
动作

新少林寺

既有武功更有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