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导演拍了一部“复仇”电影 正面PK《复联4》

时间:2019.04.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


1905电影网专稿 侯孝贤说,“要背对观众,创作才能开始。”万玛才旦就是一位这样的作者导演,他已经拍了7部长片电影,而新作《撞死了一只羊》仅是他的第二部院线电影。即便如此,关于他的作品,大家并不会用“商业”二字去定义。



这样一部“小众电影”选择在五一档上映,直接“撞”上了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上映当天,《复仇者联盟4》以84%的预排片,碾压《撞死了一只羊》2.3%的排片。(注:《撞死了一只羊》为全国艺联专线上映)他出席各色的活动时,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电影的票房,以及他对市场和档期的看法。


对此,他总是慢声细语地回复,“观众也在分流。不同的观众有不同的需求。艺联给了专线进行放映。想看的观众,可以通过渠道找到想看的影片。”



确实,宣发行为并不是万玛才旦擅长的领域。对他来说,创作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万玛才旦过去的作品,大多都是发生在藏区的故事。新作《撞死了一只羊》同样聚焦藏区,讲述了一个在梦境与现实之间交错的复仇故事,充满了解读的趣味和回味。



在外界看来,他已经无可厚非地成为了“藏族电影代言人”,不过万玛才旦自己非常平和,“我的电影不是为藏族人做的,只不过是做了我熟悉的题材。”


等·《撞死了一只羊》

                                  

万玛才旦过往的作品大多都是根据他过去的小说改编而成,谢飞导演曾评价他,“有生活,又有作家观察、感悟生活的能力,有艺术想象和构思的才华”。不过,新作《撞死了一只羊》主线故事是改编自藏族作家次仁罗布短篇小说《杀手》,“我2006年就看到了这个故事,就被这个小说吸引。故事的叙事方式跟我自己以往写过的小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有一种很清晰的感觉。”


2006年的时候,万玛才旦已经开始了电影创作,也是在前一年,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获得了第九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导演奖。有了第一部作品的经验,他认为《杀手》极具电影的改编性。于是,他很快就找到了小说原作者次仁罗布,获得了电影的改编权。



但是《杀手》是一篇非常短的小说,短短几千字的体量,完全没法达到电影剧本近3万的容量。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便是一次由“短变长”的经历,万玛才旦明白简单粗暴地“拉长”是不可取的,必须还要放入一些内在的剧情联系。

 

这一次,他想到了自己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个小说有一些共通的地方,都是发生在公路上的故事,主人公也都是一个卡车司机,里面涉及的一些佛教文化也比较类似,比如都涉及了救赎、放下、解脱。”



小说《杀手》本身就是一个极具寓言性的故事,文字将“现实-梦”描写得极具画面感。万玛才旦在影像处理上,用了三种不同的色彩进行区分——“现实部分用的是彩色,回忆部分是黑白,梦境部分虽然是彩色,但是它跟现实的那种彩色也有一点不一样,它可能是更加艳丽,更加夸张”。

 

“其实在剧本期间,我就开始和团队在讨论关于电影色彩的东西。后来剧本有了新的发展之后,我们又确定了沿用4:3的画幅。摄影师吕松野也认为,这样的画幅更能强化故事的荒诞性。”



拍电影有时候就是一个等待的过程。在剧本成型之后,万玛才旦并没有等到了一个更好的时机开拍,于是便先有了电影《塔洛》2017年,万玛才旦与泽东影业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正式重启。与此同时,导演王家卫作为监制,加入了这个电影项目。


 

正如大家现在看到的,王家卫为这部电影带来了扎实的团队,从剪辑、声音,到配乐,都是王家卫电影的黄金班底。“我们做了这个片子的粗剪给他看,他很满意,希望片子能更好的,便问我,愿不愿意让他身后的主创加入进来。我当然愿意了,所以就有了张叔平杜笃之林强等人的参与”。

 

王家卫以他过去的经验,从发行和观众的角度,提出了很多意见。“如果对藏文化、佛文化没有深入了解的话,理解这个电影可能会稍微有点困难,我自己当然是很能理解的,但是别人可能就理解不了”。

 

      开·藏地新浪潮

                          

一直以来,万玛才旦都在拍藏族故事。时至今日,他的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在中国电影史上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第一部由藏族导演执导的本土电影。其实,在《静静的嘛呢石》之前,有不少导演拍过藏族故事。谢飞导演的《益西卓玛》田壮壮导演的《盗马贼》都不乏是这类电影中的佳作,当然也有一些创作者带着猎奇的心态,拍出来的作品显得格外廉价。


“无论是藏族本土的创作者,还是其他民族的创作者,如果你要面对这个题材的时候,你就要深入地了解这个题材,这样才有可能能够更深入地表现出,你所面对的那个题材里的生活,包括他们的文化,要不然就是浮光掠影。”

 

“当然,作为观众带着猎奇心态去观看这类电影也是无法掩盖的现实。但关键还是在于,作为创作者,要给观众什么视角。”



万玛才旦以藏地电影立身,他的创作让更多的观众看到了藏区人民的生活。但是对他来说,“藏”不是他的标签,是留在血液里的东西。而他的创作也不是有绝对的区分。他只是带着电影思维在创作。

 

他从小就喜欢跑去看露天电影,不过那时候的电影比较单一,都是革命战争题材。到了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当时来了一个水电工程队,放映了一些内部电影。“我印象深的像卓别林《摩登时代》,当时看完特别惊讶,是完全不同以往的观影体验。”

 

即便如此,他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走上电影之路。但在此之前,万玛才旦一直没有停止过写作。


万玛才旦电影拍摄现场


直到2002年,在某个资助藏区教育基金会的支持下,万玛才旦争取到了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的机会,才真正地开始认识电影。“后来我在北京电影学院拉片室看了很多电影,而且学校图书馆也很多相关专著,资源非常发达。”

 

在2004年之前,导演拍电影都需要通过国营厂申请一个标。但是到了他拍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时,国家取消了这种体制,一些民营机构也可以申请电影拍摄许可证。正是如此,便有了大家眼中开启“藏地新浪潮”的“藏地三部曲”(《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登》《老狗》)。


“藏地三部曲”


“藏地新浪潮”是万玛才旦2009年左右,在海外做电影展时,策展人用的一个说法。

 

诚然,随着近几年电影市场更加开放,越来越多藏族电影人涌现出来。松太加此前一直都是万玛才旦电影的美术和摄影,如今也拍出了自己的作品,去年更是凭借电影《阿拉姜色》拿下了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和最佳编剧;德格才让之前一直在做音乐,万玛才旦便让他去学录音,如今慢慢也有了自己的团队。

 

虽然作为开启这个浪潮的人,但是万玛才旦自己坦言,“担不起这个称号”。



他还是保持强有力的创作力,在过去1年中,单就立项的项目就有《气球》、《冬虫·夏草》、《歌者》和《永恒的一天》。“《气球》已经在后期阶段了,相信很快就能和大家见面。”

 

至于未来,“电影的创作是充满不确定的”。


文/流森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动作

大话西游之大

星爷朱茵再续前缘

追龙
动作

追龙

甄子丹对决刘德华

菊豆
经典

菊豆

巩俐颜值巅峰之作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

惊天动地
惊悚

惊天动地

真实再现汶川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