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何以为家》《小偷家族》是这样成为爆款的

时间:2019.06.0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拼很多

1905电影网专稿 一周前,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落幕。


闪光灯、华服、明星、红毯和5月一起结束。但是在这个汇集了大量影迷、媒体、明星的海边小城,还有大量的制片人、买片人也如同候鸟一样纷纷飞来。


电影宫


戛纳不仅是影迷心中的电影圣殿。也是每年国际上最大的电影市场之一。2018年,超过12000人注册了戛纳的电影市场证件,其中700人来自中国。3820部电影在戛纳的电影市场销售。买片人们观看了其中的1500部,其中有710部是市场首映。

 

每年,超过2000位销售代理,1500位买家和800位策展人,在这里决定世界上70%的电影交易。

 

曾经有中国电影人在这里挖到宝藏——开启了批片神话的《敢死队》,50万美元的版权费用换来的是国内2亿的电影票房。


这也使得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中国买家来到戛纳寻宝,电影节官方数据告诉我们,仅仅是2018年,戛纳电影市场的中国电影行业从业者,便增长了22%。


李连杰参演的电影《敢死队》


对于媒体而言,在看片、参加记者会之余,在电影市场里走几圈,也是每年的必选项目。但事实上,戛纳电影节的电影市场从来不止于电影宫地下一层,对于多年戛纳买家来说,那里仅仅是刚入场玩家的“新手村”。

 

曾经有业内人士直言,在电影市场展位上出现的大部分电影,“都是没人要的。”

 

毕竟如果你真的熟悉戛纳的话,就会知道,戛纳电影市场在行业内部,早就分成了“里”市场和“外”市场两个。

 

即便是看片、开会、展销这些动作都在电影宫里完成,但真正的选片、谈判、签约,那些每年的“头部项目”则是在电影宫对面一字排开的豪华酒店中完成。



这些酒店,包括电影节展映影片的官方嘉宾入住的Majestic,好莱坞明星最爱的洲际,以及欧莱雅为嘉宾们选择的马汀内兹,分别坐落在戛纳电影宫前的十字大道上。

 

而法国电影公司和欧洲发行商,Wild Bunch、MK2、高蒙、the Match Factory,则隐藏在大大小小的公寓中。

 

这些,才是混迹多年的戛纳老玩家们的市场所在。

 

而中国买家们的目光,也渐渐从各国版权商里面购买批片,转移到了对主竞赛单元影片的版权购买上。一方面,自然是买家们渐渐进入了戛纳大制片商和大发行商的游戏之中;另一方面,自然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愈发多元。

 

曾几何时,主竞赛单元的影片被认为过于文艺,曲高和寡。买者寥寥。


2016年,爱奇艺买下了《最后的模样》《霓虹恶魔》以及《私人采购员》的网络版权。虽然当初负责买片的工作人员不能透露具体数字,但“惊世烂片”《最后的模样》反而是几部电影里价码最高的一部。


法国电影《私人采购员》被视频平台买下了网络版权


同年,多兰的作品《只是世界尽头》也被北京柠檬树买下了内地院线的版权。但因为版权价格相当高,一直对国内回收成本保持观望态度。这部电影时隔4年也没有上映。


中国买下《只是世界尽头》版权,但迟迟未上映


2017年,微影一举买下了法国片商WildBunch9部片子的内地版权成为了当年的行业话题。这9部电影,包括了当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5部长片《无爱可诉》《罗丹》《敬畏》《你从未在此》《温柔女子》;开幕影片《伊斯梅尔的幽魂》;一种关注单元的《狭隘》;特别展映单元的纪录片《12天》以及1部当时仍在后期制作的黑色电影《忠诚》。


海外媒体报道微影买片事件

 

微影的这次“豪举”颇具话题性。虽然协议之中微影将持有这些影片的内地版权长达10年之久,但现在来看,与其说是为了将这些片子引入国内,不如说这是微影的一次国际公关行为。这9部片子的合同看起来更像是微影在戛纳的一张“里”市场入场券。

 

真正让国内买家兴奋的,则是2018年中国买家们买下的戛纳电影,以及这些电影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如今,因为成功引进《小偷家族》《何以为家》的路画影视,已经在好莱坞“挂号”,被看作独立制片公司A24在中国的对标。

 

今年路画明显变得低调。虽然在戛纳的媒体风闻路画已经买入4部主竞赛影片的内地版权,但究竟是哪四部,无从知晓。


我们多方打探得到的消息是,意大利老导演关于黑手党的新作《叛徒》是其中一部。此前,这部电影被认为是男主角奖项的有力竞争者。


传闻电影《叛徒》已被中国内地某公司买下版权


在接受《好莱坞报道者》的采访时,路画影视的负责人蔡公明提到,今年来到戛纳的中国买家确实在减少。但这是个好现象,因为如今戛纳电影市场的中国买家,终于变成了会跟片商谈一个预期中国发行日期的老手们。

 

在他看来,戛纳、威尼斯或者奥斯卡奖项确实有助于这些电影在中国市场的发行和营销。但是路画选择的影片则是以导演为主导,能让中国观众共鸣的探讨社会问题或者人类普世情感的故事。

 

虽然这些新闻被媒体们曝出来的时候往往是一句简单的某某公司拿下某某片子版权。但竞拍自然是一场看不见的博弈。

 

今年,窗外年华拿下了主竞赛单元中3部电影的版权。首要便是“快”。早在5月初,这三部片子便被公司拍板定下,即便要等到5月中旬才能真正看到片子。

 

因为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前脚一句“回去考虑一下”,后脚便有其他公司买下片子,错失良机。甚至很多版权购买的争夺已经延伸到导演还未开机的新项目——在去年各家争夺《小偷家族》的版权时,窗外年华已经抢购到了导演是枝裕和下一部作品《真相》的内地版权。


是枝裕和新作仍未见面,却早已被国内片方买下版权


而且,如果是在奖项揭晓后再买,电影的版权费肯定会被炒的更高。奖项揭晓前买,就又有了种押宝的性质。去年,路画影视押对了宝,《小偷家族》拿到了金棕榈,《何以为家》则是评审团奖。


趁着戛纳热度上映的《小偷家族》,在内地以0.97亿票房保持日本真人电影票房纪录


而今年有中国版权方买下了巴勒斯坦导演苏雷曼的新作《必是天堂》。虽然片子在戛纳口碑不错,但最后仅仅是一个“特别提及”,这个奖项对于电影在国内的上映帮助,只能说是有些遗憾。


《必是天堂》也有机会和国内观众见面


而拿到版权之后,还要再等待一个合适的档期上映,《小偷家族》选择了趁热打铁,尽量缩短和戛纳的“时差”在国内上映。《何以为家》便选择了配合海外发行时间,尤其是可能的奥斯卡热度,则直到2019年才上映。


《何以为家》票房大爆,至今内地票房累积3.69亿


但有些影片的档期则是一推再推,片子便不知所踪了。比如去年的开幕电影《人尽皆知》也被海秀娱乐拿到了国内版权。虽然电影在戛纳遇冷,但国内片方仍然选择押宝奥斯卡。结果电影在奥斯卡也未能榜上提名,片子在国内和观众见面也遥遥无期。


国内档期不知所踪的《人尽皆知》


因此,不少握着国内版权的片方则选择将影片送到国内的几大影展上。窗外年华去年买下的4部影片都还没能在院线大规模上映,但已经在北京电影节和上海电影节展映;出现在今年上海电影节上的影片《谁杀死了堂吉诃德》也早就被国内片方拿到了版权。


《谁杀死了堂吉诃德》


和这些版权被抢购的文艺片相比,戛纳电影市场的另一个层级则是在“头部商业片”的市场上分一杯羹。今年便有博纳投资了昆汀·塔伦蒂诺的第9部作品《好莱坞往事》——甚至因此,昆汀还接受了不少中国媒体的访问。

 

“即便中国观众口味越来越多元,对高质量的国外电影越来越有兴趣,但也不能保证之前的成功可以复制。”蔡公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每部电影的发行都是一场硬仗。”


但比起过去几年的狂热,我们确实看到中国买家在戛纳的冷静。当每年700位中国销售代理飞往蔚蓝海岸的时候,我们希望看到的也不是被过分资本化的投机分子搅乱了的电影市场。


文/拼很多

超强台风
动作

超强台风

国内灾难片佳作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请你记住我
爱情

请你记住我

小镇女寻梦上海滩

小狗奶瓶
家庭

小狗奶瓶

萌犬奶瓶回家奇遇

惊天动地
惊悚

惊天动地

真实再现汶川地震

新少林寺
动作

新少林寺

既有武功更有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