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罗传奇 (2005)

The Legend of Zorro

【延续传奇】   佐罗问世于约翰斯顿·麦考利(Johnston McCulley)在1919年创作的小说《The Curse Of Capistrano》,佐罗被认为是美国现代小说中的第一个蒙面英雄。《佐罗传奇》的导演马丁·坎贝尔说:“佐罗保护的是普通人,与在他之前的一些英雄有所不同,他是真正的人民英雄。他没有特殊的能力和武器,只有长剑、马鞭和智慧。值得一提的是,佐罗虽然身手不凡,但的确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与当今盛行的超级英雄的数字形象大相径庭。”   制片人劳里·麦克唐纳(Laurie MacDonald)说:“我之所以喜欢佐罗,并认为我们都会产生共鸣是因为因为他没有超人的能力。他是个普通男人,当然,他的马术和剑术非常出色,但在本质上,他和其他人一样都要面对常人的烦恼。”   7年前,《佐罗的面具》取得了巨大成功,在全球院线狂赚2亿5000万美元。作为续集,《佐罗传奇》的故事发生在10年后,佐罗和埃琳娜结婚成家,育有一子。“新冒险的挑战之一在于上部影片结尾,佐罗和埃琳娜结婚了,”麦克唐纳说,“可是在10年后,两人的婚姻出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从而导致了婚姻关系的破裂。爱情故事总是在非常情况下才会分外动人,在本片故事中,两位恋人将冲破重重障碍才能破镜重圆。”   制片人沃尔特·F·帕克斯(Walter F。 Parkes)说:“影片故事回归为好莱坞的古典喜剧,即男女主人公无法忍受对方,却又无法失去对方。这不仅是潜在的叙事设计,还将重新点燃两人的爱火。”   安东尼奥·班德拉斯在阅读剧本时,很快发现其中具备了首部电影的所有元素,他说:“喜剧风格、精彩的对白和紧张的冒险对这种电影很重要,当我得知包括马丁在内的很多原班人马将重聚一堂时,顿时感到格外兴奋。”   凯瑟琳·泽塔-琼斯说:“如果没有《佐罗的面具》的相同魅力,我们谁也不愿开始这新的旅程。当我们发现新的剧本一脉相承,我们知道精彩即将延续。” 【关于角色】   为了能找到扮演佐罗儿子乔奎因的合适人选,剧组辗转世界各地物色演员,足迹遍布洛衫矶、伦敦、迈阿密、西班牙、纽约和墨西哥,当时影片拍摄已经开始。经过精挑细选,最后焦点落在两个小演员身上:一个是来自美国的小天才,一个是来自墨西哥的阿德里安·阿隆索(Adrian Alonso)。   年仅10岁的阿隆索不但缺乏表演经验,之前只出演过两部电影,而且还对英语一无所知,不过,导演坎贝尔最终还是选择了他。他让两个孩子分别和班德拉斯在镜头前聊天。班德拉斯回忆说:“马丁希望我和他们在镜头前能相互影响,谈话的内容很普通,关于足球、学校、表演课都可以。当我照做时,我很清楚乔奎因的角色肯定属于亚德里安了。”   泽塔-琼斯也非常看好小阿隆索,她说:“马丁发现了一个珍宝,如果可爱的亚德里安能够全神贯注,他完全可能成为第二个马龙·白兰度。他在镜头前完全不是在表演,而好像那个角色就是他本人。这对成人演员来说都很有难度,更何况他还是个孩子。”班德拉斯补充说:“亚德里安的天赋是惊人的,他的节奏感和时机感极强。他非常风趣,而且完全理解影片中的幽默,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   为了让阿隆索掌握片中的英语对白,阿隆索的口语老师蒂娜·弗兰奇发挥着关键作用。在拍戏之余,她带领阿隆索一起练习台词。坎贝尔说:“蒂娜是我们的幕后英雄,因为亚德里安每次来到拍摄现场都准备充分,清楚自己的每个场景。”   制片人帕克斯赞道:“亚德里安没有一丝忸怩,具有着连成人演员都非常难得的喜剧感和时机感,我从没见过如此优秀的小演员。”   在谈到阿蒙德的角色时,制片人帕克斯说:“在我们讨论这个反派角色时,并没想将他设计成谋财害命的坏人,而是让他化身为担负重振神秘骑士团使命的最后领袖。从而为佐罗的新历险增添了历史和神奇背景。”   坎贝尔最终选中卢夫斯·塞维尔来扮演阿蒙德。阿蒙德一副绅士派头,也对埃琳娜痴迷已久。“你必须相信阿蒙德是个好人,他的动机很真诚,卢夫斯可以很好的表现出这些特点,”坎贝尔说。   塞维尔已经不是第一次扮演坏人,所以最初对这个角色并不感兴趣。在与坎贝尔讨论过角色之后,塞维尔发现阿蒙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坏人,他说:“就像马丁说的,阿蒙德是爱国者,是战士,他全身心的投入了理想,只是他的理想是错误的。”   在物色扮演恶毒的亚格布的演员时,坎贝尔选中了尼克·齐兰德,因为坎贝尔认为奇兰德看上去挺吓人,让人觉得他是个信奉强权的人。齐兰德之所以同意扮演这个角色,不仅是因为能与坎贝尔合作,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他对剧本的看法,他认为剧本中的对白风格很特别。   和众多配角演员一样,佐罗的黑色坐骑陶纳多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事实上,剧组共训练出11匹马以备拍摄。作为活跃影坛50载的资深特技人和驯马师,杰克·里利(Jack Lilley)对这11匹马进行了不同分工,一些用于拍摄跳跃镜头,3、4匹用于拍摄跟随火车奔跑之类的优美画面,还有几匹可以安静站立的马适合拍摄有演员对白的画面。   曾在《奔腾年代》中担纲的博比·拉夫格伦(Bobby Lovgren)主管本片的驯马工作。在影片开拍的1年前,他就已经开始着手。里利说:“你不能强迫马做出一些动作,像博比这样的驯马师必须富有耐心,整个训练过程要循序渐进,循循善诱。”   在整部影片中,剧组共动用了40匹马、15头驴、29头牛、15头猪和50只鸡。 【关于拍摄】   众所周知,坎贝尔是一位技艺娴熟的动作片导演,他承认,本片是在他的作品中动作戏最复杂的一个。他说:“在击剑方面,本片比上部要更复杂。在临近影片结尾时,有段在火车上打斗的高潮戏。因为动作场景繁多,所以摄制组和特技组必须周密计划,并使用了情节串连图板。”   与坎贝尔合作多年的摄影指导菲尔·莫修(Phil Meheux)说:“马丁对动作场面可谓驾轻就熟,他知道如何去拍摄,这得宜于他在早年拍摄的警匪电视剧。不但拍摄非常迅速,而且计划非常周密,马丁非常善于计划。”   本片的剑术指导是《佐罗的面具》中的剑术指导助理马克·艾维(Mark Ivie),他说:“本片中的击剑比上部更进一步,更好看更复杂,击剑的地点也相当多变,比如在导水管上、在葡萄酒厂里和在开动火车的车顶。马丁是个出色的动作片导演,他将动作体现到情节串连图板上,于是我们可以一起进行讨论。”   特技协调人加里·鲍威尔(Gary Powell)在担纲本片之前,刚刚参与《亚历山大大帝》的拍摄。当他拿到影片的拍摄计划,发现《佐罗传奇》是他指导过的最繁忙的影片之一,因为每天都要拍摄特技动作,每个人都有很多事要忙。   泽塔·琼斯说:“我想,在《佐罗的面具》中鲍勃·安德森(Bob Anderson)和马克·艾维对我的训练在这部影片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没有他们精湛的传授,在续集中我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动作也不可能如此流畅。我应该将剑术当作我的业余爱好。”   班德拉斯在片中有很多特技动作,他要求尽可能的亲自完成。他说:“我喜欢诚实的对待观众,我希望他们能在片中看到我的努力。”事实证明,班德拉斯是个出色的剑客,他的身手要强于一些特技演员。   虽然影片故事发生在加州,但由于在加州无法呈现出19世纪风貌,所以剧组选择了墨西哥的圣路易斯波托西(San Luis Potosí)。当地被认为是墨西哥殖民地的中心地带,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当地盛产谷物和白银。圣路易斯波托西为半沙漠地形,于是恶劣的天气给剧组造成了诸多不便。特别是在拍摄阿蒙德的狂欢节时,班德拉斯、泽塔-琼斯和500名临时演员一同起舞,突然间电闪雷鸣,转瞬间演职人员都成了落汤鸡,站在一英尺半的水中。在拍摄这场戏的一周里,剧组上下一直同大雨进行着斗争,每当准备开机,总会有雷电划破长空,倾盆大雨随即而至。鲜花被打蔫,蜡烛被打灭,剧组人员急忙挽救烟火器材。这些艰辛是在影片的画面中看不到的。   在拍摄《佐罗的面具》时,剧组曾多次转换拍摄地,由此浪费了大量时间,所以这次导演决定在一个地方拍摄。最终,坎贝尔决定将哥哥朗庄园作为中心景区,影片75%的场景都是在此拍摄完成。   哥哥朗庄园由名为哥哥朗的西班牙人在1750年建造,他在圣路易斯波托西开设了银矿,从而不断聚敛财富,整个庄园最大时曾占地35000公顷。由于当地自然灌溉便利,所以哥哥朗庄园以农业高产著称。19世纪末期,家族将重心转移到纺织和制酒上,并建起了多家工厂。哥哥朗庄园现在的主人非常愿意协助《佐罗传奇》的拍摄,他的重建成果由此得以呈现在大银幕上。 ·影片原定的片名有“The Mask Of Zorro 2”、“Zorro Unmasked”和“The Return Of Zorro”。 ·斯蒂文·斯皮尔伯格和罗伯特·罗德里格兹都曾有望执导本片,后来斯皮尔伯格担纲了执行制片人。

CopyRight © 2022 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官方网站| 京ICP证10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