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30年3月24日美国印第安那州,逝世于1980年11月7日墨西哥,死于肺癌。六、七十年代著名的好莱坞硬汉派影星,与达斯汀·霍夫曼等大明星齐名。出演的角色大都是比较边缘的“英雄人物”,在美国影坛有重要地位。Steve McQueen的个人经历也比较特别,他的父亲在他童年的时候就抛弃了他的酒鬼母亲,他是由祖母和舅舅养大的。他成年以后曾寻找过他的父亲,但是只找到他 父亲的遗孀——他的父亲在那之前的三个月去世了。1980年McQueen因为身患癌病逝。
Sheryl Crow的歌曲唱的是Steve McQueen最著名的代表作,1963年的The Great Escape(《大逃亡》)。相信很多七十年代出生的中国人都看过一部描写二战期间盟军战俘,利用与德国人足球比赛的机会从战俘营逃脱的影片《胜利大逃 亡》(英文名Victory),史泰龙还在里面扮演了个配角。此《大逃亡》非彼《大逃亡》,习惯了看大团圆结局的观众可能对Steve McQueen这出电影会非常失望——同样的二战战俘逃亡的故事,The Great Escape里面的战俘筹备的更为周全,更为严密,时间更长,波折更多,而且他们也“胜利”的逃了出来,但是逃脱的战俘最后大部分被抓住,进而被纳粹杀 害。Steve McQueen在影片中扮演战俘营里唯一的一个美国军人,逃亡途中弄了辆摩托车,企图甩脱纳粹的追捕,跨越瑞士国界。冲击了许多次,这条硬汉还是失败了, 但是他最后这场摩托追车也成为经典。这部影片虽然没有把这个普通人追求自由的故事过分理想化和浪漫化,但是沉稳的节奏里始终忠于现实,反而更突出了这些平 凡英雄的悲剧,让人感叹人的毅力和对自由的渴望,才是身处逆境里最有力的武器。
另一部Steve McQueen的代表作是Papillon,是法语里“蝴蝶”的意思。咋一看这么娘娘腔的影片名字,好像和硬汉的形象扯不上什么关系,可是这部电影是我看 过的影片中最有男性气概的影片之一。这部影片的故事是根据这个法国囚徒Papillon的回忆录改编的,他的回忆究竟有多少水分值得深究,可能为他自己做 了不少美化,但是基本的故事和描写还是可信的。
Steve McQueen扮演的当然是男主角,一个胸口有蝴蝶刺青的杀人犯,他的绰号“蝴蝶”就是这么来的。Dustin Hoffman也是男主角,只不过不是什么硬汉,而是个制造假钞的高手。这两个囚犯在被一同送往法国臭名昭著的海外监狱殖民地圭亚那的船上认识,从那天开 始Steve McQueen就准备从这个与世隔绝的南美小岛上逃跑。远离法国的圭亚那,自然条件极为恶劣,这些囚犯在这个充斥着疟疾等疾病的热带雨林里日夜劳作,在沼 泽烂泥里摸爬滚打,每天连饭都吃不饱,一年下来竟然有40%的囚犯死亡!最让我震惊的是,法国这么个所谓文明国家,现在天天听他们鼓吹民主自由,一直到二 十世纪六十年代才迫于压力取缔了这个极为残忍、不人道的监狱系统,法国在我心目中仅存的那点浪漫气氛也荡然无存了。圭亚那监狱据说从来没有人能成功的逃 脱,因为这个小岛四周环水不说,一年四季都是惊涛骇浪。二十年里Papillon逃跑了无数次,也被抓回来无数次,每次抓回来他就被关到单独禁闭室里,不 是一天两天,而是几个月甚至好几年。每天除了不见天日、不准说话以外,他只能吃最低等的食物,饿到后来他连蟑螂都塞嘴巴里。肉体上的折磨,恐怕都没有这样 切断一个人群居性的基本需求,更能摧毁人的意志。最后的一次逃跑失败,他和一直协助他的Dustin Hoffman一起被放逐到一个更小的孤岛Devil’s Island上,两个人都老了,Dustin Hoffman不再想逃跑,开始在这个小岛上种菜养猪,安居乐业了。可是Papillon他还是念念不忘自由,天天观察海浪的走向,最后他用椰子编了个小 船,纵身从悬崖上跳入了大西洋中。
Steve McQueen自己说过,如果他没有成为演员的话,他很可能就会沦落为一个街头的小混混。在生命的最后一年,他还顶着癌症的痛苦拍了两部影片,到死也不放弃对命运的抗争。
Steve McQueen的孙子是Steven R. McQueen。在《吸血鬼日记》中,Steven R. McQueen饰演女主Elena(Nina Dobrev饰)小两岁的弟弟Jeremy Gilbert。

CopyRight © 2017 电影卫星频道节目中心官方网站| 京ICP证10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