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专访:法鲨和坎妹银幕情侣处女作的三大虐点

时间:2016.09.0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婷婷

《大洋之间的灯光》海报


    1905电影网专稿 小编建议把9月2日定为“国际虐狗日”,因为“法鲨” 迈克尔·法斯宾德和“坎妹” 艾丽西亚·维坎德这对终极CP党首次演绎夫妻的电影《大洋之间的灯光》在这天全球上映。

 

    啥都不说了,先上虐狗图!


温馨的婚礼场面


维坎德给法斯宾德刮胡子,虐狗功大发,我要报警了

 

小鸟依人的维坎德

 

    小编于7月底在洛杉矶看了这部电影,结束时擦着满脸的泪水和鼻涕,怀着心中暖暖的爱意走出放映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维坎德要拿奥斯卡影后提名了。

 

    《大洋之间的灯光》根据M.L. Stedman的同名小说处女作改编,该书在2012年在澳大利亚上架,去年七月在美国出版,迅速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电影由梦工厂影业制作发行,导演是曾经执导过著名虐恋电影《蓝色情人节》德里克·斯安弗朗斯

 

    电影的情节非常简单,主要地点只有两个,人物也不是很多。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退役军人汤姆(迈克尔·法斯宾德 饰演)回到澳洲小镇,并拿到了灯塔看守人这个铁饭碗工作,有了稳定收入的汤姆向镇上的女孩伊莎贝尔(艾丽西亚·维坎德 饰演)求婚成功,两人婚后便搬到了灯塔所在的孤岛上生活。两人平静的生活被伊莎贝尔的两次流产所折磨,虽然伊莎贝尔性格坚强,但无法接受这样接踵而至的打击。


    某天,伊莎贝尔在山上的小墓碑前哭泣,突然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汤姆也闻声赶去,原来海边冲上一条小船,里面有一个男人的尸体 和一名还活着的婴儿。



    伊莎贝尔爱上了这个女婴,说服了丈夫违背灯塔看守人的规矩,把小孩当成自己孩子抚养。三口之家幸福的生活在女孩五岁那年被打破,其生母(蕾切尔·薇姿 饰演)的出现让汤姆良心不安,随即引发了妻离子散的毁灭性后果。


蕾切尔·薇姿对白富美的叛逆演绎也是可圈可点

  

虐点一:哭,大哭,嚎哭

 

    “我从来没有在一部电影里流过那么多眼泪。”“坎妹”维坎德在采访时,身穿白色的清纯连衣裙,她说这衣服不是什么大牌子,而是自己拿来随便穿穿的。

 

平易近人的妹子

 

    坎妹的角色伊莎贝尔是一家澳洲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儿,她有两个兄弟,都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所以当她遇上法鲨饰演的汤姆时,她对他一种敬意。放弃镇上舒适生活,嫁到孤岛当家庭主妇的伊莎贝尔生活很简(wu)单(liao),她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第一次流产对她的打击很大,但第二次流产让她对人生失去了希望。而两次流产的戏份都非常挑战坎妹的哭功。

 

    1905: 请谈一下拍摄第二次流产的场景时,你们花了多久才完成拍摄?很难想象,你在每条之间如何恢复自己情绪?


    维坎德:我在拍那个场景之前很紧张。读剧本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戏份对人物的冲击性很大,所以我的表演必须给观众留下一样的冲击力。我们的导演德里克不喜欢喊cut(停),我拍每一条的时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我和迈克尔两人就是根据自己的理解一直演下去。比如,如果剧本上说的是一个厨房的场景,那导演不叫停,我就演着演着就去院子里摘萝卜去了。我不是演绎一个场景,其实是根据自己对人物的了解去创造一个场景,这是导演给我们的空间。那场流产的戏大概最后剪出来只有几分钟,但在片场上,我就一直演一直哭,整整哭了45分钟之后,直到导演发现硬盘空间不足了,才喊停。 每拍一次,剧组的发型师和化妆师就来给我补妆,再把我调整成没哭前的样子,然后剧组人员就撤离,片场只有演员、导演和摄像组的人在。这样子,这个镜头我们拍了5、6次,到最后我已经精疲力竭。


    1905: 你是如何理解这种失去造成的痛苦的?


    维坎德:这些年,我看很多电影,往往都觉得片中有明显的好人和坏人,但是这部片子不是讲对错的,故事展现的是一个人生的灰色地带,在这里,没有人是对的或者错的。主人公们都付出了一切,他们所做的选择最终导致了一系列的悲剧,但不能说他们当时做的决定是错误,这也是我喜欢导演德里克的原因,他总是在用很传统的电影叙事方式探讨人性。我也失去过家人,虽然我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在为这种失去而哀悼,但其实这种悲伤对我有着微妙的影响,总的来说,让我变得更有信仰。



    1905:伊莎贝尔的痛不止来自于她的孩子,还有她的丈夫,你是如何看待这段婚姻的?


    维坎德:我觉得这段恋情非常打动我,因为他们的爱不是那种梦幻式的,而是很理智的结合,我觉得当人们不再去定义“爱是什么”的时候,这种爱就能特别动人。伊莎贝尔和汤姆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他们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这样的人吸引,但他们共有的是一种对生活的热情和对人性精华的执着追求。汤姆是一个被战争折磨的人物,他的不完美成了吸引伊莎贝尔的特质。而且,他们的婚姻也是走一步算一步,他们并不是那种一开始就想要伟大爱情和事业的人。

 

    1905:迈克尔,你是否能评价一下艾丽西亚的演技?


    法斯宾德:我第一次见她,就对她有深刻的印象。近几年,我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女演员和男演员一样勇敢,一样坚强。电影片场永远都是一个男人起主导地位的地方,因为剧组工作人员大多数都是男人,要在这种环境下生存工作,需要很大勇气。我觉得她非常勇敢,是一个很有气场的演员。而且,她无时无刻都很集中精神,有一种不演到最好不罢休的决心。她以前的芭蕾舞训练也许成就了她的坚韧,让她成为一个凝聚力量的蓄水池。我喜欢她的另一个原因是,她不怕扮丑,她对人物的阴暗面可以挖掘很透彻。《丹麦女孩》中,她也是饰演一个坚强的、住在特定年代的女人,她对人物总是有一种非常有原创性的再现。

 

虐点二:最长情的表白是一生的陪伴

 

    导演德里克镜头下的恋情是唯美的。



    片中有着大量的海洋和岛屿的空镜头,衬托了伊莎贝尔和汤姆恋爱时候的朦胧和羞涩美。在那个年代,男女异地谈恋爱只能通过书信,而这些信件内容的旁白也缓缓地让观众爱上了这种传统不浮躁的恋爱方式。


 


    法鲨扮演的汤姆其实不是一个最理想的丈夫。战后的他比较寡言,而且做事情也很固执,当他因为受不了良心打击而告诉孩子生母真相时,伊莎贝尔对他是一种恨与失望。但汤姆对伊莎贝尔的爱一直没有变,两人一直走到生命的最后。


 


    这是法鲨和坎妹第一次合作,但两人在之前参加多伦多电影节的时候就通过派对跳舞认识了,在《大洋之间的灯光》完成拍摄后,两人确定情侣关系。

 

    1905:迈克尔,你是如何理解人物的孤独面的?现实生活中,你一个人的时候喜欢做什么?


    法斯宾德:自慰(大笑)。我不知道,说真的,我是一个很享受孤单的人(笑)。作为一名演员,我独处的时间挺多的。我不工作的时候,我就和朋友聚会,而且我一直在旅行,所以也见识了多地方,最近几年,我还爱上了冲浪。那是我减压的最好方式,我一到水里,就可以忘记工作上的事情。

 

    1905:艾丽西亚,你第一次碰到法斯宾德时,有没有被他强大的气场所震慑?


    维坎德:当然啦!(笑)我看过他很多作品,知道他的才华,而且非常敬仰他的演技和对人物情感的深刻演绎。但是他本人却一点都不严肃,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出演伊莎贝尔这个人物要求我挑战自己,不然观众无法通过我来了解她的苦难和挣扎,她私自留下婴儿的决定其实是不明智的,但我需要让大家看完电影还是觉得这个人物充满着伟大的母性。迈克尔的敬业精神和演技让我更有动力去接受这种挑战,他一直很支持我,也对我帮助很大。

 

    1905: 你们俩是一开始就很有默契吗?


    维坎德:我们在惠灵顿排戏前,我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当时希望能够和他很默契地演出,毕竟我们演的是一对夫妻,如果没有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那戏就砸了。见面前,我刚好在老家瑞典的斯德哥尔摩,那里有一家小小的影院,我曾在那里看了迈克尔的《鱼缸》《饥饿》,当时我就觉得这个男演员是世界上最勇敢的演员之一。所以,我对他是很了解了,我也不担心他的演技,所以当时我更加注重把自己的戏份演好,而不是担心如何培养这种默契。

 

    1905: 迈克尔,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什么时候要孩子?


    法斯宾德:有想过,肯定会要孩子,这是一种本能。随着我年龄增长,我越发觉得希望看到下一代成长,最好是能看到孙子辈长大。但对于我来说,什么时候生孩子,这是挺难决定的。

 

    1905: 你们在新西兰岛上拍摄时,是一直住在那里吗?


    法斯宾德:是的,本来我是想每天从半岛回去城市里面住,因为我不喜欢住在拍戏的地方,会让我喘不过起来。刚开拍的时候,我是打算住片场一两天,然后回去市里几天,结果慢慢地我爱上了那种远离尘嚣的感觉。岛上没有高科技、没有污染也没有嘈杂的人群。唯一让整个剧组很头疼的是当地的大风天气。我那时候才明白为什么看守灯塔的人都疯了,那种狂风呼啸不停的声音真得挺折磨人的。

 

    维坎德:那里的天气变化无常,一个月里我们遭遇了四场风暴。片中有一场迈克尔赶羊的戏,真得是在暴雨前拍的,当时风超级猛,导演狂喊开机!开机!他就去羊圈里开始把羊赶到圈里。本来以为我大着肚子爬灯塔那场戏可以在风暴中拍,但风太大了,人根本站不起来,我们就只能放弃了。那种天气实在是太极端了。

 

    1905:请说一下剃胡子那场戏是怎么拍的?


    维坎德:我从来没有给人剃过胡子(笑),更别说在镜头上动真格地剃。那场戏,我就很怕刮伤他,不过似乎我剃得还挺干净的(笑)。



    1905: 电影里面有一场婚礼,你在镜头上看着特别含羞,能说说当时的心情吗?


    维坎德: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那场戏会那么大。剧本上只有两句话 “她抬头看着他,说了我愿意”。结果,那天我一直等在我的演员休息车里,剧组迟迟也没来叫我开拍。最后黄昏的时候,他们来找我,我走到片场一看,原来导演花了一天时间把整个婚礼场地都布置好了,我穿着婚纱就进去演。所以,我们就拍了一条25分钟的婚礼(笑)。这个导演真得很有意思,我永远都不知道他对每个场景有什么别样的安排。

 

虐点三:孩子,再让妈妈爱你一次

 

    坎妹笑称自己年纪轻轻,但《大洋之间的灯光》中的伊莎贝尔已经是她第六次扮演的母亲角色了。


维坎德出生于1988年

 

    1905:你是如何演好这个母亲形象的?


    维坎德: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人,我没有孩子,当然会担心观众会怀疑我对生育的理解。所以,我到处问做妈妈的朋友,还有在片场询问生孩子的过程细节,就尽可能地去了解和体会做母亲的感觉。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我小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所以我一直和妈妈生活,出演此片也让我充分理解到她对我的母爱是多么无私和强大。我从小就想,我以后会有一个自己的完整家庭,所以也很能理解伊莎贝尔这个角色对完美家庭的憧憬。 但话说回来,当时演流产戏的时候,我真得很没底,因为我没体会过身体上那种痛,不过大家对我开诚布公地分享他们的个人经验,对我帮助真得很大。“

 

    电影中,伊莎贝尔第一次怀孕时,导演把那种母亲对肚中胎儿的保护表现得非常细腻,维坎德也孕味十足。她那种充满人类本性的母爱贯穿整个故事,当女儿被亲生母亲带走时,维坎德把那种撕心裂肺又充满无奈的痛演得格外真切。小女孩对瑞切尔薇姿饰演的亲生母亲狂喊:“我要我的妈妈,你不是我妈妈!” 然后,小编我的泪腺就决堤了。

 

    1905:你觉得这个女孩应该留在谁身边?


    维坎德:在伊莎贝尔眼里,她是唯一能够给女儿幸福的人,她已经忘了女儿不是她自己亲生的。而且小女孩已经五岁,硬生生把她从母亲身边拉走,相信很多观众都会站在伊莎贝尔这一边,这也是本片挑战时代道德的一个重点。


    1905:有一个场景让人印象特别深刻,就是汤姆跑去救起婴儿那场戏,当时你有什么感触?


    法斯宾德:那天早上,我就有点焦虑,我知道这是电影中很重要的一个场景,我也一直很期待拍这出戏。所以,拍摄的那天,我就开始紧张,不确定是不是能够达到自己想象的那种情感境界。我当演员有段时间了,现在我对着陌生人演戏的技巧相对比较成熟,之后我也尽量让自己把这种情绪留在片场,而不带到自己的生活中去。


坎妹与法鲨


    《大洋之间的灯光》将在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做展映,维坎德说她已经等不及去那里吃正宗的意大利菜。而正在拍摄新版《古墓丽影》的维坎德也把自己的身体练得非常结实,她说自己小时候就玩过游戏,但没过20分钟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自己被吓到不行的小心脏。虽然安吉丽娜·朱莉是古墓丽影的一大标志,但她很喜欢能演一个不一样的劳拉,毕竟她还没演过游戏改编电影的女主角。

 

    刚从中国宣传《谍影重重5》回来的维坎德也许对法斯宾德造成了一定正面影响,法鲨在没人问他中国的情况下,一直在说自己对中国市场的看好。他说:“《X战警》在中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这对于电影演员来说,是非常振奋的消息。《谍影重重5》也在中国赚了不少钱,所以我希望《刺客信条》也能够在那里上映。我现在得到的消息是,我会去中国宣传此片的。”中国的法鲨迷们,你们有盼头了。

文/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