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国银幕风云榜:昂扬中国电影 激赞风云人物

2016年的中国电影趋向成熟与稳定,银幕数跃居世界第一正是中国电影产业近年高歌猛进的最新战果。在迈向电影光荣与梦想的漫漫征途中,在2016年华彩绽放的中国电影里,我们欣喜地看到智慧碰撞、才华激发、从容应对、大胆突破。在一部部佳作的背后,是电影人工匠精神的支撑、永不衰竭的激情和不忘初心的情怀,岁末年初,以电影的名义,为他们...

年度失意


一年一度的失意榜,并非烂片聚会,而是通过分析入榜影片在某方面预期与实际的落差得失,一斑而窥全豹,为后来者提供参照,敲响警钟。在榜的十部电影,有口碑不俗,成绩不佳者;也有票房尚可,品质难为者……总结教训,借鉴得失,以利再战,唯有把握初心,找准受众,以质取胜,方能在票房口碑上有所建树。(本榜单按照影片上映时间逆序排行)



《三少爷的剑》——过气

投资:1亿

票房:9691万


作为心中一枚难舍的“情结”,尔冬升在新版《三少爷的剑》里倾注不少心血,可无论是尔导还是博纳,似乎都对于那个早已不存在的江湖,尚存一息乐观的幻想,为了迎合年轻观众的审美品位,还特意找来自带话题的林更新独挑大梁,意图用传统武侠熏陶出新一代江湖受众。然而在古装武侠电影已没落的今天,这版《三少爷的剑》还在用一种沉沉的暮气,讲述一段老旧的江湖恩仇。上映前,宣传极为有限,公映后,自然门庭冷清,磨过20天,依旧没能过亿。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影院生力军早已不是着迷于武侠幻想的一代人群,而是求新求变的信息大众。即使尔冬升极力所要表达所谓武侠意境,对于如今年轻观众的诉求和high点,确是无从问津,因此沦为一个过气的江湖传说,自然在所难免。


《冲天火》——错位

投资:1亿

票房:3614万


《冲天火》原定名《飞霜》,不了解内情的人实在无从联想这“霜”与“火”之间的内在联系,或许剧本经历了曲折多舛的改头换面——这也恰好符合了影片的基调:一位香港大导演重出江湖之后,毁天灭地的错位画风。吴彦祖略微生硬的港普、张孝全细哝软语的台湾腔和张若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在枪声、雨声、爆炸声中此起彼伏。本以为以男神吴彦祖领衔的颜值方阵能够秒杀迷妹,挣得不俗票房,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仅有3000万的收成,连成本都入不敷出。或许是被这样一群画风各异、互不成章的演员和剧情所累,影片上映无声无息,下映也悄然无语,和片中激烈的帅哥互博、爆破飙车形成鲜明对比,更让舆论看清一个现实:光有颜值,无甚大用。



《惊天破》——失控

投资:8000万

票房:1.14亿


《惊天破》乍看噱头十足的名字,却并未能显得名副其实,从强人所难的线索展开,到突兀牵强的转折,再到最终乏善可陈的老梗,都使其成为对传统警匪港片无为的复刻,对于影片唯一的暴风眼“器官移植”,处理把握却异常失控:这种所谓的移植,让电影找到了不用推进人物情感变化的借口,以此诱发种种突兀的转折,任由其破坏一部悬疑片的基本架构,令影片本就不缜密的逻辑,更显出一个接一个可怕的漏洞,导致《惊天破》虽有1亿进账,口碑却深入谷底。这也给后港产时代的合拍片提了个醒:没有一个真正让人拍案叫绝的故事,仅仅想用看似复杂悬疑的设置来故弄玄虚,结果必然只是让电影写满尴尬、观众怨声载道。



《爵迹》——失算

投资:1.2亿

票房:3.82亿


华语电影的CG技术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尤其在动作捕捉这方面,向来不在乎舆论声调的郭敬明迎难而上,选择了双重难度的“动作捕捉+CG技术”,再搭配少量实景拍摄的方式,去完成其动画电影第一章。范冰冰、吴亦凡、杨幂、陈伟霆、陈学冬……这个在华语电影界都够召唤神龙的卡司,按理应该吸粉无数。而开创粉丝电影时代的郭小四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这部耗资超过1亿打造的《爵迹》,在公映之后的首日票房还不如投资仅4000万套拍的《小时代》,曾经放出十亿豪言,最终也只有3.8亿进账。而《爵迹》票房的失意根源在于——郭敬明想用看似众星云集、声势浩大的“特效大片”攫取另一口票房金矿,可这部特效平平的假脸CG,终究骗不到粉丝,更难以让普通观众买账。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浮夸

投资:8000万

票房:3745万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翻拍自1997年上映的美国同名电影,在20年前的好莱坞,这样一部颇有女权主义气息的“小妞电影”有着不俗的商业价值与社会意义,也有奖项的肯定。有道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中国版《我最好朋友的婚礼》集合了舒淇的性感、冯绍峰的俊朗、宋茜的人气,却没能得到预期的成绩。影片辗转欧洲多地,打造一个又一个奢侈梦境,花费不小拍摄成本却仅仅收获3000万票房。其失意根源在于:抓取原作素材时仅有其壳,未得其魂——影片的浮夸和做作如同另一版《小时代》,根本没有触及观众心弦的情感力量。乍看之下游走在欧洲异域的风花雪月,却难掩核心的苍白黯淡,被美轮美奂宝马香车包裹着金童玉女,上演与现实脱轨的故事情节。如此高耸入云的“云端”爱情,恐怕也只有一亿小目标的人群能够触及,由此其票房自然如同飘摇的设定,失意在所难免。



《封神传奇》——笑话

投资:5亿

票房:2.83亿


中国人尚金,十年前,《满城尽带黄金甲》作为商业片的极致,金菊、金甲、金冠、金服,闪得观众睁不开眼。而十年后的《封神传奇》,依然用眼花缭乱的土豪金,去包装中国青铜时代的故事。西式魔幻式的建筑,西方童话般的人物形象,西域奢华浮夸的装扮,朝歌成了雅典卫城,妲己成了埃及艳后,纣王成了凯撒大帝……整部电影用一个个好莱坞式的“套路”,扭曲成一个畸形的东方故事。影片号称花费5亿投资,取得8亿的保底发行,实收2.8亿票房,豆瓣评分2.9,成效一目了然。票房口碑的双重失意,使《封神传奇》说是神话,更像笑话。


《摇滚藏獒》——可惜

投资:5000万美金(约3.3亿人民币)

票房:3964万


《摇滚藏獒》的故事始于郑钧为孩子创作的睡前童话,该项目从2009年宣布启动,郑钧与好莱坞团队花费六年时间创作,其动画人设由《冰川时代》的设计师执笔,经过了从美术设计到故事、音乐、细节的打磨,光主角波弟这一个人物造型的草图就画了两千幅,才决定了人物造型。然而,与如此精心酝酿相悖的是影片票房,《摇滚藏獒》7月8日初登大银幕,首日票房仅为349万元,而在同日上映的《大鱼海棠》却凭借“12年情怀”等话题,首日便拿下7000万元票房。最终后者斩下超5亿佳绩,前者却只有不到4千万进账,都是匠心之作,票房差异却有十倍之多,《大鱼海棠》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摇滚藏獒》却因为几近“失踪”的宣传弄得几头不讨好,不得不为之叹一句:可惜。


《卧虎藏龙青冥宝剑》——续貂

投资:8000万美元(约5亿人民币)

票房:2.56亿


李安的江湖,有多种解读,关乎力量、挣扎、因缘和人性,美在对于意蕴的雕琢,作为唯一一部荣获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华语电影,《卧虎藏龙》标注着最深刻的东方印记。如果非要说《卧虎藏龙青冥宝剑》是《卧虎藏龙》的所谓“续集”,勾连的恐怕只有青冥宝剑和杨紫琼饰演的俞秀莲。打着《卧虎藏龙2》的旗号,却未有前作万分之一对于“侠”之领悟,剧情全程依靠大量的独白和台词来推动,李安的意境、曾经的江湖,已然分崩离析。早在这部电影筹拍之时,李安已明确表示置身事外。尽管《青冥宝剑》拿下2亿票房,却远远对不起8000万美金的投资,更不用说如此成绩还是依傍《卧虎藏龙》的片名荫庇。而这样一部全程在新西兰取景拍摄,由好莱坞老外做编剧,角色都在片中讲英文的所谓东方武侠片,早已失去《卧虎藏龙》的核心价值。打着续集的招牌,难掩续貂的本质。



《奔爱》——敷衍

投资:3000万

票房:4751万


每年的情人节都是爱情片攻城略地的不二档期。于2月14日当天上映的《奔爱》,目的便是奔着情人节主角的红心而去。影片创意尚可,以爱情为“签”,章子怡、彭于晏、王千源、佟丽娅、周冬雨等等亮眼明星裹上蜜糖为“山楂果”,用五个异人异地的故事串成了一个“糖葫芦”。只是观者没曾想,这甜点看来虽美,然而无论是糖还是山楂,都有玩票之嫌。一流演员+二流导演+三流编剧,大概所有成本都给了演员作片酬,导致电影剧本失衡、不知所云。贵为最佳演员的章子怡、王千源,以及其他演员,演技集体下线,台词之生硬,表情之面瘫,语调之矫情,令120分钟的剧情沦为一段段低劣的MTV式作品,说是异域旅游宣传片,都尚显平庸敷衍。


《消失爱人》——臆想

投资:5000万

票房:6419万


《消失爱人》经历多次改档延期,终于定档1月15日。不过,命途多舛的电影“原罪”在于,它与好莱坞佳片《消失的爱人》“撞名”,而《消失的爱人》有原著为凭,所以,“碰瓷”的名声导演黄真真还得自己承担下来。从片名到故事,影片将一种臆想症发挥到极致,“只有爱她的人才能看到她”的真爱传说却如同“皇帝的新装”那般可笑无辑,黄真真通过《被偷走的那五年》、《闺蜜》等片积累下来的口碑也瞬间遭遇塌方、掉落谷底。曾经贵为四大天王的黎明,用他那张写满时间痕迹的脸来诉说剧情时,足以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有道是永远也唤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放在这部电影里,就是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患有臆想症的人。


下一页:年度营销

上一页1...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