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觉厉,想看懂《降临》先搞懂这套高端假说

时间:2017.01.19 来源:看电影

《降临》剧照


名词:沃尔夫假说

英文:Sapir–Whorf hypothesis

全称:萨丕尔-沃尔夫假设

别称:语言相对论

国家:美国

提出者:萨丕尔及其弟子沃尔夫

领域:人类学

相关电影:《降临》(2017)

 

——基本释义——

①关于语言、文化和思维的重要理论

②不同语言可以决定人不同的思维方式

 

——详细解释——


美国人萨丕尔和弟子沃尔夫,提出了关于语言和思维间存在关系的假设,被称为“沃尔夫”假设。


说白了,就是所有高层次的思维都倚赖于语言,即语言决定思维模式——这也是电影《降临》故事内核的终极前提。



最初军方示与露易丝(艾米·亚当斯饰)的录音中,“七爪兽”的语言听起来像鲸歌,在原著里被描写为“像小狗甩掉身上的水”(图为《降临》)

 


《降临》编剧的埃里克·海瑟尔改变原著小说所做的手稿。


“七爪兽”的语言总之不是其他科幻片中外星人哼哼啊啊的怪异音节,也不是靠自动翻译器秒成英语。


 


为了区分可能的更多种“七爪兽”语言,露易丝将它标记为“七语A”。


在进一步沟通的过程中,露易丝又发现了“七语B”,是一种可视化语言,简而言之就是“七爪兽”的文字,由触手泼墨而成。


 


露易丝在研究“七语”的过程中,习得了“目的论”的思维方式,不再受制于“因果论”的限制,便同时看到了过去、现在和未来

 


这些文字长得像中国水墨,枝杈纵横,乍一看毫无规律(图为《降临》“七文”的设计草图)


经过一系列推导过程,露易丝得知“七爪兽”的文字正是它们思维模式的体现。


人类感知时间的方式是线性的,因此人类的文字也成线性排列,一个字一个字诞生,体现的是一种因果——因为有了A,结果有了B。

 


“七爪兽”的思维则不然,“七爪兽”的字典里没有因果,它们能够同时知道缘起和结局,过去、现在和未来(图为《降临》概念图)

 

这样的思维方式导致了“七爪兽”的口语与书面言是两套互不相干的系统。在它们的文字系统中,所有的内容都在一个字符里,笔画的添加与减少,粗细与弧度等无数变化和结合方式,都表示着不同的意思。


而信息量的多少只跟字符的大小有关,语意越是繁复,字符就越复杂。



艾米·亚当斯(右)饰演的语言学家露易丝在学习“七爪兽”语言的过程中预知了未来,包括丈夫的离去,未出生的女儿的一生。

 

——增订——


露易丝在学习“七语”的同时,预见了未出生的女儿的一生,并且以未来时态将故事娓娓道来:女儿出生,搬家,叛逆,恋爱,最后因故香消玉损。



《降临》改变自《你一生的故事》,原著作者姜峯楠给出了一个解释:正因为人类能够自由选择,所以人类不可能预知未来。反过来说,如果人类已经知道了未来,便不可能反抗既定的命运。

 

露易丝便是如此,她知晓了自己一生的故事,女儿一生的故事,但预知未来不能带来任何改变,她只能按照剧本演下去。

 

——近义——


《降临》想象力十足地从语言学的角度构建科幻,而原本属于科幻经典的“外祖母悖论”,也有着时间线的概念。


“外祖母悖论”在理论上讲是“孙子来杀我”,即如果你孙子在你儿子出生之前就把你杀了,那么孙子就不存在啦,还怎么能回去杀你呢?



如果《降临》里“沃尔夫假说”的内核解释“外祖母悖论”便是:你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你的外祖母并未被你杀死,即使你时间旅行回到过去,无论如何你也不可能杀死你的外祖母(图为《降临》)


因此,无论从未来,还是过去的角度来看,自由意志都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