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圈难!9.2分的《声入人心》为何叫好不叫座?

时间:2019.01.17 来源:1905电影网


1905电影网专稿 “36个神仙打架”是很多人对于《声入人心》的评价。看惯了传统的偶像选秀,标准被拉低的普通观众,一下子碰上36个专业满分,有颜任性,还都是名校毕业,气质不凡的小哥哥,很难不产生一种“神仙下凡”的“错觉”。



再加上这群好看又会唱的男孩子成功颠覆了观众对美声歌者的认知。用综艺的方式打开美声,我们突然发现原来高雅音乐真的没有那么高冷。

 

自从播出以后,《声入人心》在豆瓣上的评分一直稳步上升,达到逆天的9.2分,仅次于《国家宝藏》第二季,在去年的国产综艺类节目中名列第二。

 


从观众的反响来看,节目组也初步实现了美声破壁,让高雅音乐走向大众的初衷。

 

不少人因为节目不仅粉上了小哥哥,也开始了解音乐剧和歌剧。王牌选手郑云龙的音乐剧门票一分钟售罄。高人气成员们的微博粉丝数也纷纷完成了从零到几十万、百万的飞跃。

 

郑云龙


然而,不得不承认,与粉丝圈和行业内的“自嗨”相比,这档节目在普通观众中的影响力还相对有限。

 

收视率难以挤进各大卫视周五晚间节目排行榜前三名,不及同档的另一档音乐类综艺《梦想的声音》第三季,网络播放量和话题度也远没达到现象级爆款的水平。连粉丝也有些认命地自嘲《声入人心》是没有热搜体质的“小糊综”。官博也经常十分可爱地在各位选手的微博底下提醒“带话题,冲流量”。

 

为什么评分9.2仍难成爆款,每周必看+N刷的小电君本着“爱之深责之切”的老父亲心理,仅从外行粉丝的角度与大家掏心掏肺地聊聊《声入人心》这档神仙节目有哪些瑕不掩瑜的小瑕疵。

 

赛制看不懂?

 

36个成员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神仙,淘汰谁都于心不忍。本着这样的心态,《声入人心》只有首席和替补之分,首席和部分优秀替补成员每周可以获得登台演唱的机会,其他人虽然不能上场但不会被淘汰。

 

这样固然符合节目和谐美好的调性,但选手之间剑拔弩张的火药味儿和因为淘汰产生的话题度自然少了不少。

 


更要命的是,明明有36位神仙选手,每次能登场的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其他人只能当吃瓜群众。

 

前6期过去了居然还有6位选手从来没有登上过舞台,最可怜的蔡尧直到倒数第三期才获得出场机会。明明和别人一样录了三个月却迟迟无法拥有姓名。

 

最后一个登台的蔡尧


真正“霸占”首席席位的还总是阿云嘎、郑云龙、王晰、蔡程昱、高天鹤、李琦这几个从一开始就脱颖而出的天之骄子。

 

他们固然实力和人气俱佳,但不少替补成员如马佳、鞠红川、王凯、廖佳琳等实力同样不输,出场机会却少了不少,不禁让人质疑首席的公平性。总体来说,这种赛制带来的结果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再加上美声的专业性导致每次首席评审只能由三位出品人或职业推介人决定。说好了推动美声走向观众,但观众似乎没有什么话语权和参与度。

 

还有一点比较成谜的是在四期观众公演之后,节目画风突变,引入五位职业推介人决定首席归属。

 

没错,每个职业推介人都大有来头,都是圈内顶级制作人,这样的赛制也更符合行业现状。



理都懂,但说好的接地气呢,怎么反而离观众越来越远了?

 

连选手都“吐槽”:见到这些大boss就紧张,完全没有面对观众的表现欲,还怎么放手玩音乐呢?

 

流行 or 美声?

 

作为音乐类节目,选曲自然是灵魂,但《声入人心》的选歌思路有时让人看不懂,总觉得有N股力量在彼此撕扯,在流行与美声,音乐剧与歌剧之间举棋不定。

 

选手们既唱过《对不起,我爱你》《慢慢喜欢你》《Halo》这样的流行歌曲;也唱过《冰凉的小手》《在殿堂深处》《旷世之爱》这样的歌剧作品;还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吉屋出租》《狮子王》《悲惨世界》等经典音乐剧中的歌曲,相当混搭。


洪之光、余笛、阿云嘎演唱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插曲《世界之王》


流行歌曲固然可以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但出彩的“美声化”改编是关键,否则美声歌者常常会遭遇有劲儿没处使的尴尬,通俗不够通俗,唱情歌像炸碉堡,观众还不如听原唱。

 

传统的歌剧全盘照搬也不可取,毕竟歌剧欣赏并非“零门槛”,需要一定的音乐基础和专业知识,仅通过一档综艺节目很难实现。

 

相对而言,最吃香的其实是表现力强的音乐剧作品,场面好看,气氛很嗨,美声歌者也可以充分发挥专业优势。


但这样一来,歌剧小哥哥们难免有些吃亏,比如歌剧尖子生蔡程昱和贾凡等常常“被迫”客串音乐剧作品,还要被质疑表现力不够,实在有点强人所难。

 


真正的音乐剧专业演员又会觉得这样的舞台不够过瘾,比如郑云龙就曾在采访中说,《声入人心》过于偏重唱歌,而忽略了音乐剧的表演部分,缺少必要的道具和服化,表现力大打折扣。

 

也许,把歌剧和音乐剧划在一堆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毕竟,两类音乐对于歌者的要求,演唱技巧和培训方式完全不同。这种模式下,相对“曲高和寡”的歌剧其实成了“牺牲品”。

 

在真正音乐剧舞台上的郑云龙


更有些可惜的是,11期节目数十首歌曲,真正出圈全网传播的几乎没有。反倒是一首不小心“车祸现场”的《饮酒歌》登上了热搜。

 

美声和流行如何兼顾,改编如何唱出新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想法也许还可以更大胆一些。

 

明星or歌者?

 

优秀的美声演员一定要身材与颜值俱佳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声入人心》偏偏选择了36位“鲜肉”美声歌者。实力可以参次不齐,但颜值却是硬指标。

 


如此选择的原因不言自明也无可厚非。毕竟女性是综艺&追星的主力群体,没什么比帅气又有才的小哥哥能更迅速地带动话题度,吸粉出圈。

 

但这样的选择标准难免埋没了不少真正的人才,也多少背离了节目的初衷。更让人不禁要问,这样选出来的到底是偶像还是歌唱家?



从豆瓣群组和微博互动不难看出,粉丝喜爱《声入人心》小哥哥的方式与饭圈追星并没有本质差别,甚至还有了MXH36子(梅溪湖36子)这样的团名和各种CP粉。

 

郑云龙主演的音乐剧门票一分钟售罄,他说这一刻他等了十年,但也许他内心也不免忐忑,等来的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音乐剧观众?

 


也许“零门槛”欣赏美声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因为歌剧和音乐剧之所以“小众”就是因为它们天然对观众的音乐素养和文化水平有硬性要求。

 

用颜值、综艺效果和表情包圈来第一波粉丝无可厚非,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把这些粉丝留下来,在潜移默化之中,真正转化为美声受众。

 


《声入人心》成员们曾多次在节目中感慨国内歌剧和音乐剧行业的艰难现状:剧团每次只招一个人,而毕业生每年有数十万,许多美声专业学生都面临“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歌剧院台上台下都是“自己人”,音乐剧演员收入微薄,仅靠对舞台的热爱难以为继。整个行业是一个难解的闭环。

 

改变行业现状的重任显然不是一档综艺节目能够承载的,但哪怕在这个闭环上打开一个小口,让更多的资源、媒体和观众走进来,都已是《声入人心》最大的意义和成功。

 


所以,《声入人心》并不完美,但瑕不掩瑜。它让更多人了解到歌剧和音乐剧的独特魅力,也认识了一群颜艺俱佳的优质偶像。它配得上9.2的高分,只是剩下的0.8分还有努力提升的空间。

 

最后,引用音乐总监钟兴民在杀青宴上的一句话:“我们为中国音乐打开了一扇窗,这不是结束,仅仅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