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期待《少年的你》?答案在日本电影里

时间:2019.05.2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未什默

《少年的你》剧照


1905电影网专稿 最近上映的两部校园青春电影有点惨。一部中国刘昊然陈都灵主演的《双生》,一部日本漫改《邻座的怪同学》,前者上映一周,票房没能突破两千万,后者上映三天,没到两百万。


《双生》首映当天,当年18岁、“肤白貌美”的刘昊然长发造型一度霸占微博热搜第一,话题度是有了,票房却不尽人意:首日排片20.83%,票房未破千万。


《双生》中长发飘飘的刘昊然


《邻座的怪同学》集结日本新生代翘楚菅田将晖土屋太凤古川雄辉,上映首日就没太大水花,票房仅为56.2万。要知道,当年日本真人电影走进内地观众的视线,就是凭借一部青春校园电影——《垫底辣妹》


2016年时,继2011年9月《挪威的森林》上映后,《垫底辣妹》作为近五年在内地上映的首部日本真人电影,虽然上映时间比日本滞后了近一年,还是收获了3744万的内地票房。



两部电影的口碑也不怎么样,《双生》豆瓣3.6、《邻座的怪同学》豆瓣6.1、徘徊在及格线上。中日校园青春电影双双遭遇滑铁卢,是这个类型不吃香了吗?


要找到原因,还得回到校园青春电影本身。


一样的青春成长  上演着不一样的桥段


事实上,校园青春电影并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电影类型,更多是指向故事主线发生的时间和场所——主角演绎学生时代的故事、大量情节在校园发生。


在日本,校园青春电影算得上是中流砥柱,往前可以追溯到60年代“新浪潮”时期大岛渚《青春残酷物语》,早就发展成一个受众广泛、特点鲜明的国民题材。



以悲观厌世为底色,女主角是高中生的《青春残酷物语》中充斥着强暴、堕胎、出轨等大量“少儿不宜”的桥段,这部经典电影也确定了日本校园青春电影中一个重要分支——残酷系。


残酷系会在电影中影射一些日本当时的社会问题,主人公比较边缘化,青春黑暗、绝望,爱情是短暂的,迷惘是一生的。《GO!大暴走》《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燕尾蝶》《梦旅人》都是这一类。与残酷的剧情发展相搭配的,往往是小清新画面、动听的音乐,感官上的不协调带来一种奇异的带入感,强迫观众去思考青春的意义。


聚焦少年霸凌问题的《莉莉周的一切》中有大量的麦田


主人公们有时用暴力宣泄心中的苦闷,《坏孩子的天空》《蓝色青春》《大逃杀》《告白》《啊,荒野》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在中国受众更广的是纯爱系,纯爱系校园青春电影因为《恋空》的走红开始进入观众视野,更早的《情书》也是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


《恋空》中的新垣结衣


随后,《我的初恋情人》《念念手记》《好想告诉你》《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等大波纯爱系袭来,这些电影普遍评分不高,剧情有些老套狗血,绝症、说不出的爱、学渣爱上学霸、禁忌之恋等情节重复上演,基本就是在甜与虐中来回切换。


电影还是能受欢迎,原因简单说就是——看脸。靓男靓女是纯爱系的标配,演员成为电影最大的看点。


早期的有新垣结衣、长泽雅美小栗旬二宫和也等,近几年则是有村架纯、土屋太凤、菅田将晖、古川雄辉、片寄凉太山崎贤人等熟脸轮番上阵,包揽日本校园青春片。拍电影时,他们和角色年龄相仿,基本是20上下的学生。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中的片寄凉太


热血励志系也是日本校园青春电影重要分支,《击浪青春》《五个扑水的少年》《棒球英豪》《摇摆少女》《鸟女》、文章开始提到的《垫底辣妹》就是这一类,爱情并非是成长的绝对主旋律,梦想这样闪闪发光的词眼同样激励着少男少女们不断向前。


作为动漫大国,日本深受二次元文化浸淫,在这些电影中,很多都是由漫画改编的。刚刚内地上映的《邻座的怪同学》、前面说的《好想告诉你》《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都是漫改电影。


《邻座的怪同学》漫画版与真人版海报


这更加突出了选角的重要,漫画中人设、情节难免有些脱离现实的浮夸,稍有不慎就成灾难片,而且这些漫画本身形成了一群“原著粉”,太脱离原著也不行。


老套的日本校园青春电影能维持及格水准、获得长足的生命力,离不了主演对角色的精准把握。比如说《邻座的怪同学》虽然不叫座也不叫好,观众对菅田将晖(绰号“苏打”)的表演还是认可的。



一个冷漠的女学霸,一个怪异的男学渣,两人从心存芥蒂到相知相爱,这样的发展实在不新鲜,演员的出色表现也救不了老套的剧情。


日本真人电影在中国本身受众较少,上映时间又普遍比本土晚一年,《邻座的怪同学》这种校园青春电影主要面向粉丝,等不及的中国粉丝早就通过非内地院线渠道看过,对演员的“爱”自然无力转换成票房了。


从制作到内容 国产校园青春片套路多


国产校园青春电影引起全民关注,还得从2012年中国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2013年6000万成本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致青春》)狂揽7.19亿说起。


《那些年》开创缅怀青春的热潮,《致青春》则彰显了这类电影在中国内地的巨大市场潜力,也是这时候开始,“学渣爱学霸”、“相爱不能在一起”、“堕胎”、“友情破裂”等桥段作为经典范式在接下来的五年内霸占内地大荧幕。


参见票房较好的《匆匆那年》《同桌的你》《左耳》《小时代》系列,无一例外。



在某种意义上,这些电影可以看作是对《致青春》的批量复制,内容上,电影均以贩卖情怀为基调,以狗血的爱情为叙事主线,配上堕胎、车祸、绝症等强烈冲突。


剧作远离现实生活,怀旧气息多用环境强行烘托,图书馆、教室和篮球场成为影片重头戏的发生场景。此外,校服、黑板、奖状、录音机、CD、旧书等物品也要作为重要元素一一展现。


这一时期的国产校园青春电影仿佛是日本残酷系与纯爱系的杂糅体,却又不如残酷系深刻,比纯爱系更狗血。满是槽点的内容套路化是制作套路化的必然结果。


和日本岩井俊二这样成熟的类型导演不同,在内地,很多校园青春电影是明星转型的首部电影,继赵薇后,郭敬明苏有朋何炅刘若英等纷纷试水校园青春电影。


日本导演岩井俊二,代表作:《情书》、《燕尾蝶》、《四月物语》


明星转型做导演,小成本、难度低、拍摄周期短、话题度高的校园青春电影成为他们转型处女作的不二选择。


他们从畅销小说、怀旧金曲中寻找灵感,畅销小说改编的如赵薇的《致青春》、苏有朋的《左耳》,怀旧金曲改编的有何炅的《栀子花开》、刘若英的《后来的我们》,明星导演加原作,这样的制片套路必然会导致影片的趋同。


演员的选择上,中国也与日本有很大不同。与日本常常启用新人演员担任主演相比,内地更倾向于选择年龄偏大、本身具有庞大粉丝群体的流量明星提供票房保障。


《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吴亦凡刘亦菲主演


一时间,国产校园青春电影泛滥成灾,与烂片划上了等号,票房轻松过亿、但评分绝大多数不及格。


主流之外新探索  校园青春电影走向差异化


片子本身质量不过关,靠制造话题、消费流量明星的方式获取票房注定是不长久的,《双生》和2016年起走下坡路的众多国产校园青春电影一样,证明了这一铁律。


当票房神话破灭以后,国产校园青春电影在题材上获得突破,逐渐获得了新的活力。


2016上映的《七月与安生》虽然依然是由畅销小说改编,故事依然是“男朋友出轨闺蜜”的狗血,但导演曾国祥从细腻的女性化视角,侧重点更多是女性成长议题。



2017年可谓是国产校园青春电影的低谷,票房最高的《闪光少女》未能过亿,仅收获6485万票房。但也是这部淡化感情线、强调追梦、大量使用二次元文化的电影,让观众看到校园青春电影的更多可能。


这两年,有《悲伤逆流成河》关注校园霸凌、《快把我哥带走》聚焦兄妹亲情、《狗十三》揭露成长之痛,还有“重新定义国产青春片”《过春天》的不断涌现,主人公是少年犯的《少年的你》备受关注,将在六月献映……


国产校园青春电影想获得这一类型在日本的地位,或许也不是痴人说梦呢。


文/未什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