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岁咏梅:迟到的柏林影后

时间:2019.06.21 来源:最人物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没有人能够想到,咏梅可以拿下柏林电影节影后大奖。

早在主办方公布红毯入围名单之时,咏梅所在的经纪公司就查好了回程的机票。没有入围红毯,基本宣告了咏梅将在这个国际知名电影节一无所获。

意外第一次出现。颁奖典礼前一天,咏梅被紧急通知走红毯。同时颁奖现场,咏梅在电影《地久天长》中的搭档王景春获得柏林影帝奖项。

“原来这就是走红毯的原因,应该不会再有奇迹了吧。”蹲守在国内看直播的咏梅团队失望地说。

意外第二次出现。柏林时间2019年2月16日晚,在颁发最佳女主角奖时,咏梅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成为继张曼玉和萧芳芳之后,中国第三位华人柏林影后。

消息传回国内,所有人都在问:咏梅是谁?她有什么故事?

网络搜索后人们得知,她曾参演过热播剧《中国式离婚》,也曾出演过现象级电影《青春派》,同时她还是摇滚歌手、原黑豹乐队主唱栾树的妻子。

颇为搞笑的是,图片搜索关键词“咏梅”,得到的大多数结果都是梅花。

实际上,在人们为小鲜肉的流量狂欢喝彩时,咏梅已经在演戏这条路上艰难地走过了24年。

回顾她的故事就会发现,咏梅的得奖远非意外,而是在逆境中坎坷向前,在名利圈执着做自己并取得成功的必然。

咏梅做客《舍得智慧讲堂》

像玄奘西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和阿姆斯特朗登月,抵达的那一刻只是故事的尾声,精彩的篇章其实是咏梅在路上的时刻。

在成为影后前的24年演艺生涯里,咏梅出演过近40部影视作品,其中超过30次都是配角。

她是电影《手机》里与徐帆对戏的小苏老师;

是电视剧《中国式离婚》中陈道明与蒋雯丽的邻居;

是《悬崖》里张嘉译的妻子,是《青春派》里的董子健妈妈;

也是《刺客聂隐娘》中舒淇的母亲......

资料中她所有具有代表性的角色,清一色的全是配角。

在别人眼里,“配角”是咏梅演艺事业的败笔。咏梅却对此并无过多感受,她说自己不在乎主角配角,在乎的是作为配角的尊严。

咏梅的配角人生

做客《舍得智慧讲堂》时,咏梅说到:“这个行业是一个巨大的名利场,尤其是从配角走上来的,会和主角有很大的差别和区别对待。”

咏梅曾接到一部配角戏,在到达剧组时,她发现,剧组并没有给女配角创造一个私密的更衣室,连简单到拉一个帘子,遮挡出一片空间都不愿意。

甚至做配角时,剧组明明可以做到给所有配角演员找一个桌子和小板凳吃饭,但他们偏不。

24年配角生涯里,让咏梅最为愤怒的就是这些不被尊重的过往。

好在咏梅及时调整,在内心里不断反问自己:“你最重要的是来干嘛呢?你把自己的戏演好,就能够获得尊严。”

很多人都会被情绪带着走,咏梅不是。在人人不甘的时候,她深信戏比天大,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都会好。

咏梅对于配角尊严的执念,探其根本,来自于她的成长环境。从自己人生的第一步,她便以配角的身份登场。

咏梅1970年出生在内蒙古呼和浩特。自出生以来,哥哥一直扮演着家庭生活中的“主角”。

即便咏梅跟哥哥只差一岁,但在重男轻女的思想下,无论自己取得怎样的成绩,在母亲她眼里始终不及哥哥优秀。

在家庭中被轻视,个人尊严感的丧失,是咏梅永远的痛。

人生配角,演艺配角,一个又一个的配角,让咏梅养成了倔强、敢闯、不服输的气质。她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的优异。

要强的性格一直延续到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的间隙里,她会不安地问:“我得了影后,我还不酷吗?49岁,这不酷吗难道?”

从自卑中长到20岁,咏梅第一次用成绩证明了自己。她从偏僻的内蒙古,考到了对外经贸大学读书。

1980年代末,中国工商业开始崛起,对外经贸大学成为热门学校,甚至会在高考录取分数线比清华北大更高。

咏梅从学校毕业后,顺利成为了一名出入高档写字楼的外贸业务员。拿着颇高的薪水,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但咏梅不这么认为。

二十几岁的年纪风华正茂,她受不了单调的生活,同时渴望在首都北京打拼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成为演员同样是咏梅的必然。

从小到大,遇到咏梅的人都说她长得漂亮,加上年轻时朝气蓬勃的气质,每当经过人群,总有人会多看她一眼。

天然的优势让她在娱乐圈获得了颇为不错的开局。她成为黑豹乐队《Don’t Break My Heart》MV里的女主角,一时风光无两。

那时咏梅心气高,拼命往上走,想要争。拥有义无反顾,谁也拦不住的那种冲劲,接到剧本时,非女一号不演。

幸运的是,在那段有些急功近利的日子里,她遇见了自己的丈夫栾树。一场美丽的邂逅,让她静了下来。

栾树回忆第一次遇见咏梅,是在成都开往北京的卧铺车厢里。他形容咏梅“长头发,安静,漂亮”。

而对于咏梅来说,栾树身上对于摇滚乐执着坚定的追求和自身出众的才华,深深打动了她。也让她开始意识到,浮躁中求一份真的珍贵。

她说:“我很喜欢摇滚乐那种纯粹有力量的东西,哪儿都不假,没有一点虚伪的东西。”

这种真诚的摇滚精神延伸到工作中,为咏梅省去了很多假客套和寒暄。剧组拍戏结束,她很少去深交朋友。

更为难得的是,她从不主动找戏,也不轻易接戏,始终坚守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同时相信,只要自己演技不断精进,终究有属于自己成功的机遇。

咏梅的这种真实是她在娱乐圈中崛起的关键。知名编剧史航曾评价她说:

“有的女演员是有光芒的、刺眼的钻石,有的女演员是珍珠或者玉的,是有光泽的,咏梅属于有光泽的演员。

这样的演员,你在电影或者电视剧的片花、预告片里不一定会特别被她吸引,但在正片中,你会特别清晰地意识到她的存在。”

忘掉浮华和名利,专心做自己,在当下的浮华的娱乐圈中,咏梅显得格外珍稀。

在2004年,咏梅等到了自己的机会。在自己34岁的年纪里,她接到了《中国式离婚》的剧本。

导演最开始想要咏梅出演女主角,后来觉得不合适,于是小心翼翼地问:“女二号你还愿不愿意演?”

咏梅立马回到:“我当然愿意演,肖莉这个角色那么好,我为什么不演?”

那时她已经退去了刚入行时的轻狂,她知道作为演员最重要的是演戏,而不把精力放在争夺一二号上。“现在很多人说,你一直在演配角,我特别不喜欢这种口气,这就是放大了那种功利。”

没有急功近利,名利反而自己找上门来。随着电视剧的热播,咏梅凭借精湛的演技火了。她的电话从此几乎没有停过,各种金钱上的,名誉上的诱惑再次找上门来。

咏梅细微地观察到自己的欲望在极速增长,她开始警惕,问自己:“我怎么会对这个东西那么关注?这会吞没我。”

成名之后的那段时光是咏梅最不愿意回忆的片段。这份别人眼中的成就,她却畏之如虎。毫无真情实意的社交奉承,突然蹿红之后的自我认知的摇摆成了她走红之后最大的焦虑。

多年以后,她说:“我觉得太过赤裸裸的欲望挺丑陋的,我已经生理反应不舒服了。”

咏梅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去判断,像年轻时不顾家人反对去深圳时那样,她必须要把人生的舵掌在自己手里。

她给了自己足够的缓冲时间。她决定不再接电话,将电话呼叫转移至运营商秘书台,有短信就看一眼。

不接电话的习惯一直持续到今天,“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花精力去应付一些事,所以就变得更纯粹,特别纯粹,一直纯粹到现在”。

远离声色犬马,她开始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表演这件事本身上。她对找过来的剧组和投资人说:“我就是一个手艺人,塑造女性人物就是我的手艺,我不是什么大明星。”

那之后,她将家搬到了位于北京西部的石景山马厂里,刻意与名利圈保持着距离。

那段时间是咏梅印象中最幸福的时光。隔绝喧嚣,她每天睡到自然醒,看电影听歌,玩玩狗,骑骑马晒太阳发呆,约朋友出去玩儿,随心所欲,无忧无虑,

这种生活上洒脱的态度,反哺了咏梅对于艺术和电影的理解。远离娱乐圈是非,住进自己内心世界,坚守自我,她活得洒脱又性情。

随性的生活打造了咏梅的艺术素养。从那以后,咏梅每年都会塑造一个深入人心的配角形象,开始了自己作为黄金配角的实业稳定期。

但2014年前后,咏梅却从大众视野里彻底消失了。原因是一直视自己为掌上明珠的父亲因病去世。

那是咏梅一生中最为灰暗的一段时光,她形容每天都沉浸在无休止的悲伤当中。

在《舍得智慧讲堂》的采访中,咏梅说到:“父亲离开的时候特别特别痛苦,想到没能在走之前让他的生命质量更高一些,特别痛苦,这也是我停下来4年不拍戏的原因。”

长达4年的煎熬,让咏梅受尽了折磨。后续从悲痛中走出来的日子,也让咏梅完成了自己的突破。

2017年,咏梅接到了导演王小帅送来的剧本《地久天长》。读剧本时她数次停下来拭泪。读完剧本的第一时间,她告诉王小帅说:“我非常希望出演。”

那是咏梅第一次在电影中担任女主角。为了能够塑造好形象,她在拍摄前找到一位失独母亲进行了一场7个小时的谈话。

凭借在这部电影中精彩的表现,咏梅拿下了柏林电影节影后大奖。

结果公布的那一刻,呼喊与掌声在瞬间响起,《地久天长》剧组成员都站起身来和咏梅拥抱。

咏梅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湿润了一点眼角,然后起身与左右相拥之后,款款走上舞台。

咏梅拿下国际重量级奖项的消息传回国内,行业一片欢腾。但她却像14年走红一样,对名利有着天然的排斥。

她仍旧会按照课程安排去上瑜伽课,有人认出她后前来道贺,她快速作出“嘘”的反应,告诉别人不要张扬。

即便跻身中国最顶级的女演员行列,咏梅仍旧坚守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对于奖项,她并不看重,但她很期待这次得奖能为她带来更多的好剧本,让她可以更好的享受工作带给自己的惊喜。

网络上有很多人说,像咏梅这样的演员就活该不红。她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在当下的娱乐圈显得异常清新。不争不抢,即便拿到举世瞩目的大奖,仍旧淡然处之。

然而,咏梅的这种清新才是她身上最大的魅力。即便这样的性格在当下娱乐市场中常常难以出头,但正如咏梅自己所说:

“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通过这条路,可以让我的心灵陪伴我达到彼岸,我走的是这样的一条路,只是走上这条路的人不多。”

要知道,人生苦难重重,想要实现对自己和命运的超越,必须走上那条少有人走的路。

咏梅在自己选择的路上走得不疾不徐,铿锵有力。

入行25年,咏梅从配角走向主角,从争走到了不争,从愤怒走向了谅解。她说影后桂冠是上天的馈赠,自己是个幸运儿。

实际上,正是前半段的配角人生成就了她人生后半段的涅槃。

咏梅曾总结自己的演艺生涯:“没有波澜壮阔的传奇故事,没有一鸣惊人的轰动效应”。但不用传奇,平凡的日子同样能够撑起精彩的一生。不用一鸣惊人,像梅花一样在寒冬傲然绽放,也能散发出奇异的香。

娱乐圈始终是一个千姿百态的圈子,在当下唯流量论的复杂境遇下,我们早已看惯了小鲜肉争奇斗艳。相反那些真正沉下心,充满热爱地全身心投入到表演行业中的人却越来越少。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还有咏梅。遗憾的是,我们不应该只有一个咏梅。

很多人都曾在与名利场的冲突碰撞中遗憾退场,咏梅的出现仿佛在告诉我们。即便从来没有岁月静好的日子,但那些坚持死磕同时保持自我的人,仍旧能突破重围,走向成功。

努力最坏的结局,也不过是大器晚成。

部分参考资料:

舍得智慧讲堂:《用演技争来主角和尊严》

人物:《咏梅:49岁,我得了影后,我还不酷吗?》

GQ报道:《咏梅自述:你知道我是柏林影后,但你不知道我是谁》

芭莎电影:《咏梅:我终究是个普通人》

时尚COSMO:《咏梅:走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图片来源:网络、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