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9.2到5.3分 梁家辉也救不活中国版《深夜食堂》

时间:2019.09.0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2年前,黄磊主演的剧版《深夜食堂》一开播就引发全网群嘲,豆瓣超10万人评分仅有2.8分。强行植入的“老坛酸菜”,演技尴尬的“泡面三姐妹”,画风违和的“鱼松拌饭”都成为吐槽的焦点。
 

2年后,梁家辉自导自演的这部电影版《深夜食堂》同样没能逃脱“本土化”失败的魔咒。 虽然有大IP+梁家辉导演处女作的噱头加持,邓超刘涛彭于晏杨佑宁蒋雯丽等组成的全明星阵容出演,观众依然不甚买账。 



上映四天,票房刚刚突破2000万,豆瓣评分也一路跌至5.3分。差评依旧集中在照搬日本元素,本土化不够,不接中国地气上。比如,有网友就在评论中写道:“深夜食堂这个产物就不适合安在咱们国家,心里憋屈的成年人多是去大排档吃烧烤喝几瓶啤酒,或是回家点几份外卖、买点卤菜...根本难以引起共鸣和入戏。”


“深夜食堂”这一兼具治愈和美食,既走心又走胃的IP为何在“美食大国”中国频频难逃“水土不服”的窘境,究竟是哪一环节出了问题? 


“居酒屋文化”脱离现实


《深夜食堂》这一IP最初源自安倍夜郎创作,2006年开始连载的治愈系漫画,2009年被改编成日剧,由松冈锭司等执导,小林薰主演,如今已拍摄了五部剧集和两部电影。 这一系列在中、日、韩人气颇高,部部口碑爆棚,豆瓣评分最低的也在8分以上,最高甚至达到9.2分。其中,影版《深夜食堂2》还曾于2017年在内地上映,拿下1388万票房。



“深夜食堂”看似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美食概念,但其背后却与日本独特的居酒屋文化紧密相连。 居酒屋最初诞生于“江户时代”,现代流行的居酒屋文化则要从二战后算起。随着经济的快速腾飞,工作压力增大,日本上班族养成了下班后与同事朋友喝酒交际,释放压力的习惯。居酒屋里形形色色的人和故事,就是日本社会的缩影。



这也给“深夜食堂”的海外改编带来了文化壁垒。 在中国人的理解中,夜宵文化往往与大排档、外卖、撸串、小龙虾和啤酒相连,而不是衣着光鲜地走进精致的日式小店品尝章鱼香肠和鳗鱼饭。 夜宵的打开方式也常常是三五好友围桌小聚,而不是坐在U型的日式板前桌前,与老板或身边食客倾诉心事。


由于版权方要求等种种原因,中国版的剧集和电影几乎都照搬了日式“居酒屋”的环境和互动模式,连老板都是同款的日式打扮,这就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脱离中国现实的“架空”之感,也成了中国观众诟病的焦点。



不仅仅是环境和人设,中国版电视剧甚至在菜式上都照搬了日本原版,红香肠、鱼松拌饭完全不符合中国的“夜宵国情”,老坛酸菜方便面等广告植入更让人尴尬不已,白白浪费了中国博大精深的美食文化。 



对比之下,梁家辉版《深夜食堂》在菜品设计的本土化上值得肯定。虽然影片在故事上套用了日版中“酒蒸蛤蜊、亲子饭、猫饭”的桥段,却巧妙地将食物换成了地道的“中式美食”——炒蚬子、糖藕和馄饨,与剧版相比走心不少。  


温暖治愈成了鸡汤乱炖


如果说美食的本土化只是“深夜食堂”在中国落地的第一步,那么食物背后的情感内核才是这一系列在观众心中站稳脚跟的关键所在。 在日本影版开篇,有这样一段独白:


“人们结束一天的忙碌工作,正赶着回家之际,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菜单只有这些,随客人心意下单,只要能煮得到的都会做,这是我的经营理念。营业时间是午夜十二时至凌晨七时,大家都叫这里做深夜食堂。你问有没有客人,其实还是挺多的。”



这就是“深夜食堂”不同于一般餐厅的运作模式。日剧里深夜食堂里的餐食大多是再简单不过的家常便饭,而每碗饭、每道菜背后的人和情感才是故事的灵魂。


比如那碗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黄油拌饭,承载的是敢于反抗家庭,自由恋爱的精神。一盘酒蒸蛤蜊背后则是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的深情。

 


日剧里的“深夜食堂”既是小社会也是大家庭。黑道大哥、脱衣舞女郎、过气明星、上班族、警察轮番登场,互相分享着酸甜苦辣的人生况味。 在这些人的故事里,有生活的残酷,底层的挣扎,却没有过度的鸡汤和煽情。无论老板还是导演都在用一种平淡且克制的态度处理着这些生活中的“小确丧”,并在不经意间给人治愈和希望。 


这正是原版最动人的地方,我们在异国的故事中同样能找到自己生活的影子,虽然平淡却足够真实,那些充满哲思的台词更让人回味悠长。



对比之下,梁家辉的电影版在情感处理上只学到了皮毛。电影中的故事有三个来自日本原版,——拳击手与单亲妈妈因餐厅结缘、一盘海鲜救了母子二人的性命,年轻女歌手成名后却被查出绝症。 电影不仅几乎全盘照搬了日剧中的设定,还将其处理得更为理想化、套路化。故事发展毫无惊喜,台词空洞配乐来凑,观众自然很难在这些悬浮的剧情中找到共鸣。



新加入的两个故事也同样十分流于表面。郑欣宜饰演的胖妹事业成功却因为身材而自卑,在经历了感情波折后找回了自我;魏晨张艺上饰演一对在上海打拼的小情侣,因为理想和现实的冲突爆发情感危机。 通过这两个桥段,导演似乎想触及“减肥”“网红”“北漂”等社会话题,但讲故事的手法实在平平无奇,励志鸡汤也都是老生常谈。 



其实,《深夜食堂》原版散文式的叙事风格,更适合剧集模式的改编。在短短的100分钟内承载过多的人物和故事难免会变成段子拼贴,走马观花。比如邓超和焦俊艳的段落就几乎变成了配合催泪歌曲的MV,只能依靠音乐强行煽情。  


如何拍出中国的“深夜食堂”


面对观众的种种质疑,《深夜食堂》中国版剧集导演蔡岳勋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日本版权方在改编过程中提出了很多细节要求,包括老板脸上的疤痕位置不能变等等,“日方会要求不管是改编漫画的,或者是原创的剧本,必须要交给他们审核,这是非常严苛的。” 诚然,这些要求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本土化”的改编空间,但《深夜食堂》中国版剧集和电影的失败最终还要归因在创作者的态度上。



从某种意义上讲,《深夜食堂》的影版和剧版改编都是“IP热潮”的产物,也都按照知名进口IP+全明星阵容模式打造,片面强调IP和明星流量的作用,却忽略了对剧作本身的打磨和耕耘。浮夸的演技,段子式的鸡汤,满屏的广告植入都在挑战着观众的底线。 



除了《深夜食堂》,当时如法炮制的一批日本IP翻拍影视作品如《解忧杂货店》《问题餐厅》《求婚大作战》等也大多难逃尴尬命运。


《解忧杂货店》票房不足3000万,评分也仅有5.0分。随着观众审美的不断提升,不经加工的“鸡汤”即使是进口的,也照样糊弄不了“嘴刁”的观众。 



去年,一部展现全国各地烧烤文化的纪录片《人生一串》爆红网络,虽然没有明星、没有IP、没有大投资,却真真实实地拍出了国人的烧烤情结和夜宵文化。豆瓣评分高达9.0,不少网友直呼:“这才是中国的深夜食堂。” 



无论是《人生一串》的成功还是《深夜食堂》的水土不服,都在用事实证明:在IP逐渐退潮,观众和产业日趋理性的当下,把稳现实的脉搏,才能拍出真正有烟火气的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