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占家:美术界的宝藏,手绘制图“最后一人”

时间:2019.10.0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柯诺


 

在电影美术界提起“杨占家”,无人不晓。

 

杨占家今年83岁,翻看履历,足够传奇。他参与的电影多达40多部,包括《红楼梦》《霸王别姬》《卧虎藏龙》《东邪西毒》《满城尽带黄金甲》《赤壁》……经典数量不胜枚举;他还培养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甄嬛传》的美指陈浩忠等众多徒弟;参与过横店影视城“江南水乡”和“明清宫苑”等影视基地的设计。


杨占家手绘《霸王别姬》北京街图


“他的敬业精神、绘图功底,中国电影美术还没有人能和他比。”著名美术指导霍廷霄这样评价他。

 

1963年,杨占家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建筑装饰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72年,电影《海港》因色彩问题重拍,后由谢晋谢铁骊联合执导。杨占家作为专家被分配到摄制组的美术部门,因缘巧合下,他转而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

 

从建筑装饰到电影美术,虽然都是空间艺术,但当时杨占家对于转行却是犹豫不决,反而是谢晋的一席话打动了他:“你看我们国家的文艺工作,电影是最普及的,老少皆宜,大家都爱看,这么好的文艺工作你不做,你不后悔啊?”


杨占家坐轮椅为我们讲述他的电影故事


入行后,杨占家一干就是40多年,一部戏接着一部,从未停下脚步。大约到了79岁,因长期伏案绘图、四处奔波勘景落下病根,双腿逐渐不良于行,他才不得不离开剧组,退隐江湖。

 

“戏没完呢,别人就打电话请你,一杀青,马上就进到下一个剧组忙了。”回忆起这段电影美术的创作生涯,杨占家仍然乐在其中,心怀过往。

 

他认为做电影美术设计的最大乐趣在于“立竿见影”,“我在工艺美院教学生,教几年才出一个人才。装修人民大会堂北京厅,经过半年才能完成,可是电影场景一个晚上就出来了。”

 

杨占家为电影《霸王别姬》设计的程蝶衣房间


杨占家画图速度极快,入行时,美工师老前辈都爱带他进组,帮忙绘图。至今,他还保留着3000多张设计手稿。他常常在前一晚画,隔天置景师傅根据设计图搭景,“上百人一起干,几天布景就能出来,摄制组就可以进去拍戏了,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杨占家手绘《唐山大地震》设计图


杨占家对中国电影美术行业有着巨大贡献,他把建筑行业里的制图理念和方法运用到电影美术设计中。此前,电影美术师都是用方格纸制图,杨占家则采取“建筑制图法”,即在白纸上画,用比例尺标尺寸。这一制图法方便复制,更重要的是能让置景师看得清楚明白。

 

杨占家不仅绘图功底深厚,勤勤勤恳、严谨细致的艺匠品质也在他身上淋漓展现。


杨占家手绘《红楼梦》气氛图


为拍摄谢铁骊版《红楼梦》,他花大把时间研究原著和资料,在北影厂组织搭建了宁荣街和荣国府,融入南北方园林不同的建筑风格特点,他也凭借本片获得第1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此景建造完成后,还持续接待过上百部电影和电视剧的摄制团队。

 

回顾剧组往事,杨占家提及最多的还是他的老朋友叶锦添

 

他们的合作始于电影《诱僧》,杨占家主要负责场景设计,叶锦添负责服装、造型和化妆,都是他们各自最为擅长的领域。不过,导演罗卓瑶一开始还不太愿意聘用杨占家。

 

杨占家手绘《诱僧》设计图


他俩刚见面,罗卓瑶就用香港话和制片主任说,“你怎么给我找一个这么大年龄的美术师”,当时杨占家五十多岁,比叶锦添大很多,“她嫌我年龄大,我一拍腿走人,不干了,香港制片一下拉住我:别走别走,咱们再商量商量。”


后来杨占家还是进了组,帮了不少大忙。原本剧组打算在山西五台山的一个废墟上搭殿,还要火烧,他一想有破坏文物之嫌,五台山冬天又要封山,拍摄不便,于是建议改在北京十渡搭建,并利用之前在北影厂设计的荣国府,搭了电影所需的方丈屋与和尚宿舍,既省时又达到了效果。


影片杀青后,杨占家犹记得罗卓瑶接受专访时对他的一番褒奖,“她那天批评了制片,批评了服装,批评了道具……唯独表扬了美术,她说:幸好有一个杨占家!

 

《卧虎藏龙》剧照


五年后,他与叶锦添再度搭档。当时李安邀请叶锦添担任《卧虎藏龙》的美术指导,叶锦添第一时间就找上了杨占家,“他说您一定要帮我,您要不帮我,我就不接这个片子了。

 

听到这一席话,杨占家动了心。进组后,双方分工还是和《诱僧》一致,美术团队又加入了香港美术设计师黄家能,杨占家与他一同负责场景和道具部分。

 

杨占家手绘《卧虎藏龙》设计图


李安很喜欢杨占家画的设计图,杨占家也用他的“活脑子”解决了不少置景难题。他把玉娇龙住的府邸和贝勒府互做背景,搭在一块儿,把两个摄影棚减为一个,为剧组节省不少资金。影片后来获得奥斯卡最佳美术指导奖,只不过得奖者仅是叶锦添一人。

 

谈及此事,杨占家心有戚戚。《卧虎藏龙》场景繁多,他认为自己付出的心力比《诱僧》更多,应该和叶锦添并列美术指导,“等影片出来后我才发现,把我写成了副美术,所以这奥斯卡奖就跟我不沾边了。”

 

为什么把他列成副美术师,现已无法追究。不过,杨占家的业务能力一直在业内有口皆碑,也逐渐成为同行尊崇的美术大家。

 

杨占家为电影《狂》绘制的天回镇兴顺号气氛图


他骄傲地说,“中国的港台美术师对内地情况不熟悉,他们过来以后都愿意找我,像我这样既能画图,又对内地各种场景都熟悉的美术师,用了合适,他们马上就会告诉下一个人,‘你到北京就找北影厂的杨占家’!”

 

60岁从北影厂退休后,杨占家更忙了。多年合作的美术师老朋友和徒弟一接戏,就力邀他进组绘图。电脑普及后,电脑制图也一并兴起,他的手艺反而成了“宝藏”。在《功夫之王》《木乃伊3》的摄制组里,美国美术指导看见杨占家手绘气氛图和制作图,全都告诉他要坚持下去,千万别学电脑。

 

杨占家手绘《霸王别姬》气氛图


他开玩笑道,“今生只做手绘制图最后一人啦!“

 

不过,杨占家也认为电脑制图有其优点,美术师精通电脑技术十分必要。他告诉年轻美术师,既要学电脑,也不能完全丢掉手绘,要像他当年那样身上常带速写本、笔和卷尺,走到哪儿画到哪儿、量到哪儿。

 

他还提醒,一定要有扎实的生活经验,才能滋养出丰富的大脑空间,才能有好的设计创作,“为什么我画图这么快?因为我有生活。一个好的美术师必须有生活!


文/柯诺 图/杨楠 视频/任杰 吴沅珂 剪辑/任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