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冬升说,古天乐的转型是从他的电影里开始的

时间:2019.10.1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XxX
品道尔冬升:“做监制的心得是我的谋生工具” 时长:08:45 来源:电影网

品道尔冬升:“做监制的心得是我的谋生工具”收起

时长:08:45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采访开始前,尔冬升认真地看完了提纲,毫无架子地走过来和我们沟通,“不好意思,有几个问题太偏向创作内容了,我不方便回答,因为那是导演的表达欲。我作为监制,只是尽可能地把这些东西更精准得体现出来。”他对待工作的认真细节,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犯罪现场》是他监制的又一作品。



继导演了电影《三少爷的剑》之后,他便没有再执导过电影作品,而是一直在为新人导演的作品担当监制,如同一位大家长一般,从前期制作到后期宣传,出来保驾护航。


除此之外,近几年,只有在中国香港金像奖颁奖晚会时,他才会现身公众面前。作为评委会主席的他,就像掌门人一样,站在红毯的那一端,等待当晚的每个嘉宾的到来。



然而,每每在对话中提及金像奖,他都会先叹息,“很担心今年最后的上片数。”


年轻的时候,他是香港最早做独立制片的导演;中年之际,他又是最早“北上”的香港导演之一。可见,对于市场,他始终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谈监制

——这是我的谋生工具


10月上映的《犯罪现场》和《催眠·裁决》都是尔冬升的监制作品,同时这两部作品同属犯罪题材。



“没办法啦,电影拍完之后,什么时候上映就要看发行方了。”谈到自己的作品在同月打擂台,他也无奈地笑了笑。


不过在他看来,《犯罪现场》相对运气更好一些。


“导演冯志强其实准备这个本子很多年了,但是一直因为演员的问题,没有开机。”于是,尔冬升就帮导演将这个剧本递给了古天乐的公司——天下一公司。“但没想到,导演第二天自己就在一个活动上遇见了古天乐,古仔看了剧本也很喜欢,后续就顺利开机了。”


尔冬升在《犯罪现场》片场


作为监制,尔冬升一般会尽可能尊重导演的想法,根据不同导演的想法“对症下药”,做出不同的指导方法。


对于编剧出身的导演冯志强,他则从中国台湾请来了一位“剧本医生”。他指出一些剧本问题,然后通过这位“剧本医生”更专业的角度,去和导演磨合。


“这片子我主要还是盯剪辑,不过没想到的是,这版整整剪了十个版本才定下来。每一版出来都有问题,和他一直在调整。”这次完全打破了尔冬升从业之后的记录。


《犯罪现场》杀青


对于这种情况,尔冬升表示,“肯定有分歧,但通常都是努力说服”,十个版本见证了两人之间的磨合,“剪辑师清楚你要找什么,你剪的版本都还在这里。我只是把我那部分剪好,你的那部分不会删除的。”


他尽可能把握好自己作为“监制”的度,从来不希望自己凌驾在导演之上。相反,他还希望能给导演更多自己的表达空间,所以在接项目的时候,他同样希望剧本的完成度能在8成以后。“如果只有7成的话,我就要在剧本的时候介入,那样会很累。”


虽然嘴上说的是“累”,但他更害怕是因为自己的“过多指导”,导致对导演的创作产生“干预”。


除此之外,尔冬升近年在内地也参与监制了不少作品。


“有的电影真的好,但是可能没人帮忙的话,不一定能上院线。”《提着心,吊着胆》《清水里的刀子》就是这一类作品。



“我之前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做评委,看到《提着心,吊着胆》,很喜欢这部电影的故事,可是在剪辑方面确实还有进步的空间,所以便主动提出做这个电影的监制。”为此,他还找来了配乐大师金培达,为这部电影的配乐提供建议,“都是免费的,还要以后还这个人情。”



最后,这部成本只有100来万的影片,获得了近1400万的票房成绩。


当我们问到他这几年的监制心得,他却开玩笑回应,“做监制的心得是我谋生工具,我不能乱跟你说的。”


不过,尔冬升坦言:“监制和导演之间就像是在谈恋爱的感觉,一定要选好对象,在创作上要适当取舍自己的想法,青年导演需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不是观众想要的。”


谈演员

——香港地区演员断层很严重


众所周知,尔冬升在成为导演之前,曾进入邵氏当演员,1977年凭借《三少爷的剑》中三少爷谢晓峰一角一战成名,成为邵氏一线小生。



时至今日,作为导演的他,依旧关注着演员这一批人。


2013年,他在横店拍《三少爷的剑》时,却因为对“横漂”的关注,率先拍出了《我是路人甲》



如今,电影中的那些“横漂们”有的还在“漂”,有的每年能参演一些不错的网大,有的也已经回到老家。


实际上,尔冬升那时候的初衷,并不是说要为那群“横漂”实现大明星的梦想,或者通过电影让他们得到某种成绩,“当时就和他们说过,电影不会为他们带来什么,还是要靠自己。你们现在好像关系很好,一起生活那么久,中间你们可能会经历谈恋爱,甚至可能分手,可能会翻脸。如今再回过头去看,都已经一一实现了。”



虽然这段说听起来那么残酷,但他实际上是“刀子嘴,豆腐心”。


戏外,他依旧给予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比如推荐万国鹏去参演古天乐的电影《明日战记》,“这片子现在还在做后期,不知道最后成片出来,他的戏份会不会像在《路人甲》里展现的一样,都被剪掉。”



时至今日,万国鹏都形容尔冬升是自己的恩师,“从《我是路人甲》到后来的《三少爷的剑》,他全程带着我去了解一些幕后的事情,工作人员是如何相互配合的。同时他也会言传身教,告诉我很多在剧组生活的事情。”


在尔冬升眼里,内地近年一直有很多不错的新人演员涌出,但是香港地区明显断层现象很明显。


“今年金像奖的时候找了32个新人演员来主持,我有特意留意过,女生都各有特色,戏也不错,但男生就完全断层的。再看看现在市面上的演员,中生代就古天乐,年轻一点的就是余文乐谢霆锋,谢霆锋现在又去当厨师了,真的没有人了。”



“我觉得他现在真的在一个顶峰了。”聊起古天乐,尔冬升这么说。


“其实他自己也在改变,从我们拍《门徒》的时候,他愿意去扮丑,丢掉偶像包袱,在戏里开始丑化自己,包括他后来演了很多喜剧片,他都在恶搞自己。他已经完全没有枷锁了,所以反而机会也变得很多。”



谈未来——

《国家行动》年后开机


尔冬升从香港电影最辉煌时期的邵氏出道,如今经历了香港电影处于低谷期。他看尽了大风大浪,但依旧没有放弃。


“过去几年,一大批人涌入电影市场,但很多都不专业,但是现在慢慢冷却下来,整个市场开始拨乱反正,进入了一个调整期。”



实际上,他已经3、4年没有开机了,如今正在和博纳影业合作一部扫黑题材电影《国家行动》,“新片剧本在送审,没有问题的话,明年春节之后就会开机了。”



至于网传了很久的《窃听风云4》,他笑了笑,“其实前两天还在和麦兆辉讨论这个项目,之前有过一个剧本,但被推翻了。可能未来会还是以三部曲的故事为背景,重新找三位演员拍。但不管结果如何,这个品牌不能毁掉。”

视频/喵老师 文/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