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切让回应健康问题 自曝不想执导娱乐电影

时间:2019.10.1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柯诺
贾樟柯小田切让


1905电影网讯 10月15日,日本著名演员小田切让自编自导的处女长片《一个船夫的故事》亮相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同时入围影展“卧虎”单元,这是影片在中国的首次放映。电影由柄本明川岛铃遥村上虹郎等主演,此前还入围7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


当天,导演小田切让走上影展红毯并现身新闻发布会,接受媒体采访。会上,小田切让深入讲述本片创作的台前幕后,也首度回应前段时间关于他健康状况不佳的媒体报道。


他澄清报道有点夸张,“我第一次去体检的时候确实结果不好,但我又去进行第二次精密的检查,结果是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请大家放心”。同时他也透露,当他第一次看到检查报告后,开始思考人生道路,也提醒自己要抓紧时间拍一部电影。


小田切让


合作导演对我的创作风格没影响 

我不想做娱乐化的电影


《一个船夫的故事》讲述明治末年,大正初期,十市是一名将家安在河边的船夫,他每天的工作是划船接送形形色色的人过河。为了方便村民的出行,一座横跨河两岸的桥即将落成。村民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桥落成后的便利,只有十市对此有着复杂的感觉。某日,他从河里救了一名受伤的神秘年轻女子。无处可去的她最终只能返回十市家中,这次邂逅开始改变了十市的生活。


谈及创作灵感,小田切让表示现在日本社会的节奏非常快,导致他开始反省“过着这种人生真的好吗?如果能够去过不受金钱或时间束缚的生活,是不是会更加幸福?”出于这样的想法,他以150年前的日本作为创作舞台,聚焦在大自然中生活的普通人群。


《一个船夫的故事》海报


他从2010年开始写剧本,在此期间,他还出演了很多不同导演执导的影视作品,其中包括与中国导演娄烨最新合作的《兰心大剧院》。他表示,每个导演的风格都不一样,对他的电影创作不会有直接影响,但他会学习这些导演的长处,同时加入自己的想法。


在创作初期,他就决定要拍摄一部反娱乐风格的电影,“现在观众喜欢娱乐性更强、节奏更快,场景不断转换也看不腻的风格”,“我不想做娱乐化的电影,我想安静陈述,用画面与音乐的配合去展现一种从容与自在”。本片的节奏缓慢,场景变换少,时长也比一般电影长,小田切让坦露,为了不让观众在长时间内感到厌烦,他在剧本上付出很大心力,对他也是一大挑战。


贾樟柯、小田切让


在剧本创作过程中,他会以自己为原型参考,台词也会有他的内心投射。提及他是否同意片中建桥这件事,他认为当桥建好后,船夫划船这种当地的文化特色就会消失不再,所以让他陷入一种对于传统与现代文明的思考,“大家眼中所看到的便利时代是不是真正的好?这是我想通过电影来传达给观众去思考的内容。”


为寻找完美取景地找遍二、三十处

挖掘出了杜可风的摄影美学功力


电影的时间背景设置在明治末年,小田切让解释,之所以会设定在这个年代是因为那时正值日本文化与西方文化交融的时期,也是日本独特文化有所留存的时期,那时候的自然风光和生活都保有日式特色。


为了寻找理想中的完美取景地,小田切让找了二、三十个地方,“我希望那里夏天也美,冬天也美,早晨美,晚上也美。电影中的每一帧都要像一幅画一样存在”,最后他选择了日本新泻县的一处山中河流地区。最终,剧组在那里于夏季拍摄了35天,在冬季拍摄了一个礼拜。


本片的视觉画面非常精美,这离不开摄影指导杜可风(《花样年华》《英雄》)的功劳。


小田切让介绍,他和杜可风在早年合作时就达成共识,当时杜可风对小田切让承诺,“如果你要拍电影,我愿意当你的摄影师”。小田切让也认为日本摄影师对日本景色已经司空见惯,如果用杜可风这样的外国摄影师,就可以用外国人的视角去发现日本人看不到的独特美景。


他还形容杜可风在拍摄现场是一位“氛围制造者”,也像领队一般存在,给予了日本工作人员很大支持。“过去他拍电影喜欢用即兴的方式,让演员直接面对镜头表演,但我的这部电影没有任何即兴成分,所以拍摄方式都由我决定”,小田切让认为作为一名导演,他也充分挖掘出了杜可风在摄影美学上的功力,让一幕画面都完美呈现。


小田切让


自导自演无法兼顾

浅野忠信苍井优等加盟,都是能信赖的朋友


影片男主角由柄本明担任,小田切让坦言,没有自导自演是因为他有身为演员的自尊,也想用尽全力做好导演工作,两方无法同时兼顾。


他透露,柄本明为了塑造好船夫这个角色,在开拍前找了真正的船夫学习、训练划船,最后也达到了他所理想的人物状态。


影片除了主演,还有浅野忠信、苍井优、永濑正敏桥爪功等知名演员加盟客串。小田切让表示,他想在这部作品里聚集一些他所喜欢又能信赖的演员朋友,这些演员也没有要求具体的报酬,而是更关注电影的质量。


看完成片还想继续修改

未来会边表演边想剧本


小田切让说,他从不考虑票房这个问题,他也无法理解电影创作者追求票房这件事,“我只是想把我感兴趣的事情拍成电影,如果和票房扯上,我就没有动力去拍了。如果去考虑票房,那这部电影也不可能拍成电影。”


对于是否会担心有很多人只是冲着他的颜值或名号来关注这部影片,他表示,只希望有更多人来看,至于出于什么目的则是大家的自由,“如果他们看完发现电影很有趣,那我会很开心”。


另外,对于他一直以来坚持的服装造型风格,小田切让回应称他总是会与时代潮流保持距离,会选择和流行文化不同的东西来展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就和他拍电影一样,他想做任何一个电影公司都不会制作的影片,“如果我做现在流行的电影风格和内容,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希望作品符合我的个性,同时也是我认为值得做的东西”。


现在,他对《一个船夫的故事》的完成度还比较满意,“虽然看的次数越多,越想修改,但修改电影是没有终点的。”


接下来还会再做导演吗?小田切让没有明确回答。他说他还是想用自己写的原创剧本来拍摄电影,如果没有灵感就不会拍。未来,他还是会边做演员工作,边想剧本。


图/杨楠 文/柯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