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低于2000万难回本?院线网络发行引热议

时间:2019.10.1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獠牙牙
论坛现场


1905电影网讯 近年来,网络平台的迅猛发展使其成为电影发行的新窗口。“走院线”还是“走网络”,已经不再与作品的制作规模划等号,而是代表着电影市场发行理念的变化甚至颠覆。


这种改变,也催生出新的产业链条。就此,第六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于10月17日举行“电影市场出路选择”主题论坛,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办公室主任张小莉、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凡影创始合伙人李湛、腾讯影业副总裁陈洪伟、影联传媒董事总经理讲武生作为行业嘉宾出席活动,并围绕“走院线”还是“走网络”展开讨论。


合影


·现状

院线票房低于2000万难回本 网络发行分账变现能力增强


今年春节档,讲武生和他的影联传媒参与发行了票房冠军影片《流浪地球》。截至目前,该片在内地影市累计票房突破46亿,是当之无愧的年度爆款。然而讲武生却直言,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参与发行的院线电影实现盈利的仅占20%,一半项目甚至都会面临亏损。


根据讲武生给出的发行成本数据,一部电影仅基础的物料拷贝“裸发”就要耗资150万,如果是国外引进作品还要额外缴纳250万的保证金。“目前(想要)在市场中展开基本面宣发,没有800万投入是完全听不到声音的。这也就意味着需要(至少)2300万票房才能把宣发成本打平。”


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讲武生


2300万被放在内地影市600亿的票房体量里,看上去似乎并不难实现,然而事实真有如此乐观吗?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办公室张小莉表示,除了整体数据,我们也不可忽视单片的具体情况。以上年为例,登陆院线的394部国产影片中,前3强影片的票房占比达到总量的近2成,与此同时,也有上百部影片票房甚至未能突破千万,远远低于上文中提到的2300万“标准”。


院线市场出现马太效应的同时,网络发行分账的变现能力却在不断增强。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分享了这样一组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内地影院观影人次同比增长21%,而爱奇艺的付费观影会员数增长则在111%,虽然两者基数存在差异,但也说明了网络平台用户的发展空间巨大;


至于发行分账层面,在诸多院线电影苦苦挣扎在千万元票房关口的同时,网络平台的最高单片分账已经达到了4000万,同比换算成院线发行票房数即为1.2亿以上。而目前,爱奇艺分账票房排名前十位的影片,分账金额均超过了1000万。


·选择

头部收益+长尾效应 院线、网络发行双平台扩大行业基本盘


当然,亚宁同时强调:“网络发行变现能力增强,(只)说明它会逐渐成为一种模式,而不会(和院线)形成一种替代关系。”面对院线发行的“高门槛”,网络平台无疑可以为从业者提供新的选择。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亚宁


论坛上,所有嘉宾都认可院线和网络发行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腾讯影业副总裁陈洪伟认为,营销的难点不由渠道决定,如今各行业对产品的需求都越来越强,电影发行方面,线上给到观众的选择更多,线下的高门槛则给作品的质量提出了要求。


腾讯影业副总裁陈洪伟


凡影创始合伙人李湛也表示,成熟的市场中,院线带来的收益有时仅为30%-35%,它的成绩更多时候是为作品在后续其他市场的铺开起到带动作用,也就是“头部收益”,网络平台等渠道则能引起“长尾效应”。


凡影创始合伙人李湛


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给出的论据也印证了这一观点:在爱奇艺平台上,院线表现好的影片,付费点播表现也一定会好。对此,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办公室张小莉主任提出,相信庞大的网络平台能够给创作带来更多出口,让很多上不了院线的影片能够获得机会,“无论院线还是网络,都是实现价值的平台,能够帮助行业把盘子做得更大。”


中国电影放映协会办公室主任张小莉


什么样的影片适合院线,什么样的作品又应该考虑网络发行?现场嘉宾也分享了各自对于这一评判标准的想法。在讲武生看来,具备“高视效、高娱乐性、高情绪”特征的作品适合“走院线”,以《流浪地球》和《我和我的祖国》为例,前者作为中国科幻里程碑式的作品,在中国科幻迷当中有极高的期待,同时这种新兴类型也容易引发市场的关注;而后者,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一重要事件节点,也能激起群众的爱国情怀,从而吸引更多人走进影院观影。


网络平台发行对于新导演们来说则代表着更多机遇。亚宁根据爱奇艺多年扶持新导演的经验分析,网络发行渠道为制作宣发降低的成本,使得资本更加敢于为年轻人投资,这也意味着起步的机会。同时他也相信,未来行业将逐渐不再划分院线电影与网络电影:“大家都是电影,只是渠道发行的选择不同而已。”


文/獠牙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