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三季度TOP30票房近5亿 改名易改命难?

时间:2019.10.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行者


“中国首届网络电影周”在成都安仁古镇举行


1905电影网专稿 十月下旬的成都,如歌词描述的那般细雨绵绵。


在湿冷空气的包裹中,“中国首届网络电影周”如期在成都安仁古镇举行。开幕仪式上,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联合优爱腾三大视频平台发布《倡议书》。五岁有余的网络大电影,拥有了官方盖章认可的正式姓名——网络电影。



作为主流院线电影文化衍生出的“特色小吃”,网络电影照顾到了边缘电影食客的口味。此次改名更像某种仪式,表明了各方做好网络电影的决心。然而,网络电影精品化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

 

头部影片分账票房集体 “缩水”


2018年,网络电影的高歌猛进之年。

 

这一年,优酷、爱奇艺两大视频平台播出的网络电影中,共有四部票房超过三千万(由于腾讯视频未公开平台网络电影票房数据,故不在统计范围内)。其中,优酷平台播出的科幻片《大蛇》,将网大分账票房天花板抬升至五千万。那时,人们对于2019年这一纪录再次被刷新信心满满。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截止当前,2019年网络电影票房冠军暂为爱奇艺平台播出的《鬼吹灯之巫峡棺山》。此片上线122天取得3136.9万票房,相较去年5078万的《大蛇》猛跌38.2%。

 

截止9月底,根据优酷、爱奇艺公开数据显示,两大视频平台票房破千万网络电影共30部,正好构成TOP30榜。其中,爱奇艺平台播出20部,优酷平台播出10部。



据统计,2019年前三季度网络电影票房TOP30累计票房已达4.59亿。相较去年全年TOP30排行榜5.9亿累计票房,相差1.31亿。由此不难发现,2019年头部网络电影吸金能力集体“缩水”。

 

缩水的不仅是头部电影票房,还有整体数量。据相关媒体统计,前三季度全网上线网络电影共六百多部,数量较去年全年1468部的差距肉眼可见。按照目前每月平均上线速度,2019年全年上线数量同比跌幅将达50%左右。



“网络电影发展五年了,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已经到了一个拐点,因为它的商业模式比较单一,主要靠平台出钱去推广,但是它对平台会员的拉活促新等的实际转化如何呢,五年的检验结果可能说明效果并不是那么好。”一位网络电影资深从业人士李梦(化名)如此说到。在她看来2018年网络电影市场是往回收的状态,以前花大钱、广撒网的时代已经终结,网络电影票房当下更多需要自身质量去发酵。

 

此次网络电影周上,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总裁杨向华对媒体表示平台将会做如下调整:一是减少网络电影数量,提高单片收入;二是更早介入电影生产环节,提高影片质量及完成度。这也直接印证了视频平台对于网络电影处于收缩策略的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不仅取得了2116.9万票房,豆瓣评分更是达到7.1。这一分数在过往同等票房量级的影片中从未出现过,口碑与票房成正比开始在网络电影领域奏效。这对网络电影精品化,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行业进入“洗牌季”


网络电影头部市场中,奇幻、动作元素“含金量”高。

 

据统计,前三季度网络电影票房TOP30中,共有15部影片含有动作元素,14部含有奇幻元素。其中,两者都包含的影片共有6部。

 

这些电影故事多是源于公共IP,比如《西游记》、《封神榜》、《聊斋志异》等。大众认知基础较广加上无版权授权费,让此类IP不仅成为院线电影钟爱,更成为网络电影“宠儿”。

 

院线电影端的现实题材热,也影响到了网络电影市场。2019下半年,优爱腾三大视频平台,陆续上映了《大地震》、《毛驴上树》、《幸福里的朝阳》等现实题材作品。



其中,《大地震》更是取得了1522.3万票房,豆瓣评分6.2的佳绩。以农村扶贫人物为主角的《毛驴上树》上线12天票房收入达到874万,如今豆瓣评分6.1,也算是小爆款。

 

这些头部网络电影出品公司的变化,表明行业正在进入洗牌季。据统计,以往三大出品公司中,新片场以8部1.32亿票房遥遥领先淘梦与奇树有鱼。而去年是淘梦位居首位,新片场与奇树有鱼相差并不多。

 

“没有抓住现实题材的热潮以及作品备案趋严可能是他们今年表现不佳的原因所在。对于一些偏内容制作的公司而言,他们可能会活的很好,比如众乐乐、项氏兄弟等,因为他们已经逐渐摸索出了一定制作规律”。对此,网络电影资深从业人士李梦有着自己的判断。

 

今年1月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系统升级的通知》。其中,从2019年2月15日起,投资超过100万元的网络电影必须由片方填写“重点原创网络影视剧规划信息备案表”,交由广电管理部门审核。这也预示着大部分网络影视剧的审查标准将和院线电影趋于一致。监管趋严,也倒逼网络电影朝着规范化、精品化方向发展。



如今网大虽正式改名为网络电影,但是作为影视亚文化的一个分支,想要替代院线电影可能性不大。在资本热钱退潮之后,许多头部公司2019年再无融资消息传出。抖音等新型娱乐方式的出现,对于网络电影用户的分流同样不容小觑。

 

未来网络电影命运轨迹将会滑向何方,依然并不明朗。改名仅是求变的开始,想要改变行业命运还需要更多口碑佳片出现。内容为王时代,得口碑者得票房。

文/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