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的曾国祥,已不在乎“曾志伟儿子”的称呼

时间:2019.10.31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
品道曾国祥:拍《少年的你》有压力,但是健康的 时长:07:53 来源:电影网

品道曾国祥:拍《少年的你》有压力,但是健康的收起

时长:07:53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2016年,在电影《七月与安生》的海报上,“陈可辛”和“安妮宝贝”的字样,作为关键的卖点,被无限放大,完全超过了导演和演员的字号。



第一场发布会前一晚,工作人员通宵在狭小的会议室里修改流程,反复调整活动主持稿的每个用词,只为了确保曾宝仪能顺利完成隔天的主持工作。


同样是一个初秋的夜晚,工作人员彻夜在为隔天首映礼活动做最后的冲刺,这次的重点则是确定当天曾志伟的出场方式。



那时候,曾志伟和曾宝仪这对父女不断出力,单纯为了他们的家人——导演曾国祥首部独立执导的长片《七月与安生》站台。


曾宝仪当时也在社交平台写到,“因为我们都清楚,靠关系让别人认识我们很容易,但之后要走出自己的路会加倍困难。我跟我爸清楚这次有点不一样,因为国祥准备好要成为一个好导演了。”



后来,《七月与安生》火了,随后入围了金鸡奖、金像奖、百花奖等多个华语大奖。


于是,越来越多观众嘴中的“曾志伟儿子”、“曾宝仪弟弟”,变成了“导演曾国祥”,更成为了不少影迷眼中最值得期待的华语新生代导演。


凭借《七月与安生》获得导演协会年度港台导演


时隔3年,新作《少年的你》上映,热度比前作还火。上映7天,票房突破8亿,毋庸置疑,它成功地推高了华语青春片的天花板。


即便上映前,影片面临了许多“突发事件”,但大家依旧相信,“曾国祥”三个字已经能成为重要的宣传点。但他自己还是会谦虚地说,“千玺才是电影的商业元素。”



如今的他,还是那样真诚谦逊,不过外貌比之前胖了些许。私下工作人员开着玩笑说,“近期我们发微博的时候,下面都会有粉丝说导演胖了,他自己也喊着要减肥,不过现在可能有点难。”



“幸福肥。”我们回道,毕竟导演在即将到来的四十岁生日前,完成了他的人生大事——与恋爱长跑了6年的女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经常会听到有观众半开玩笑地说,为什么这么一位直男导演,总能拍出《七月与安生》和《少年的你》这般情感细腻的电影作品呢?


诚然,相比起陈可辛而言,监制许月珍、摄影师余静萍和三位编剧(林咏琛李媛许伊萌),这五位出色的女性电影人已经构成了曾国祥近两部作品中,最不可或缺的力量。


曾国祥和摄影师余静萍


除了她们的力量支撑,同样离不开曾国祥自己的成长经历。


可能从小和外婆、妈妈一起在加拿大长大的缘故,第一次拿起张爱玲小说时,他瞬间被小说中的情景吸引了,感觉又回到了当时她们和姐妹们聚在一起的场景。时至今日,曾国祥还是会偏爱女性主导的文学和电影。


就连监制许月珍都爱“吐槽”他的“女人缘”,“从小在这么一帮女人中间长大,他最了解女人了。”这也难怪当陈可辛看完《七月与安生》这个本子后,第一反应就是他。


不负众望,曾国祥最终将一个看似俗气的短篇小说,改编成了一部优秀的女性电影。“在改编过程中,我把很多小时候观察到的那些女生之间的小心思,都放到了这部电影里面。”



事实上,他早就把这种对女性的观察放到了自己和尹志文联合导演的处女作《恋人絮语》中。在电影里,恋爱时的各种状态都被曾国祥把控地非常玩味,最终凭借这部电影,他获得了不少最佳新人导演的提名认可。



虽然处女作就获得了不少赞誉,但是直到独立执导了电影《七月与安生》之后,他才真正意义上一战成名,也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曾国祥。


“哦,原来他就是《春娇与志明》里春娇的弟弟啊!”生活中,慢慢有更多的人发现,其实早在很多电影中,他都曾是“背景板”。


“春娇与志明”系列中,他扮演春娇的弟弟(最右)


比起同期出道的艺人,曾国祥相对要低调很多。更何况,在大家眼里,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星二代”。


在中国香港的影迷嘴里,他是曾志伟儿子;去中国台湾宣传活动的时候,他又变成了“曾宝仪弟弟”。这些光环曾一度压着他不知道如何前行,“那时候真的很在意这些东西,不过现在就无所谓了,因为他们确实是我的家人,而且也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样就可以了。”



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两位家人,给他如今的电影之路带来了很多的影响。


《七月与安生》初剪出来时,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诧异了,“他竟然选了那么多内地90年代末的音乐,而且都非常符合这个故事的气质,一点都看不出是出自一位香港导演之手。”


巧妙地使用了崔健的《花房姑娘》


事实上,他一开始拿到工作人员给他的建议歌单后,他第一时间就是把所有香港歌曲都删了,“尽管那个时候港台音乐开始流行,但是大家听得更多的还是崔健他们的音乐。”


当然,他能有如此精准的创作思维,曾宝仪绝对能拥有一枚军功章。在曾国祥十四五岁的时候,她就不断给他推荐了中国内地的摇滚乐,久而久之,这些东西就构成了他如今创作上的人文气氛。



除了音乐之外,曾宝仪还推荐他看村上春树的书和王家卫的电影。所以,比起作为电影人的父亲,姐姐才是他文艺的启蒙老师。


《七月与安生》成功了,她也哭了,她私下跟曾国祥说,“你走上导演之路,是为了拍好电影,而不是为了出名,不管得奖与否,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相反,一直混迹电影圈的父亲却从未带他接触过电影,但所有的一切似乎早就同基因一般,从出生就已经注定了。



曾国祥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说自己要做导演时,才17岁,那时候的他正面临着大学专业抉择。


曾志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沉思了一会儿,说,“好吧,等你念完大学再聊这个问题。”在当时的曾国祥心里,那就代表父亲对他这个理想宣判了死刑。



大学的时候,他选择了社会学,和姐姐曾宝仪一样的专业。当然,他选择这个专业是有自己的私心,他认为相较于更实用的经济学,社会学或许在未来能为他走上电影路提供帮助。事实证明,他对社会现象的敏锐捕捉,在他后续的导演作品中都一一体现。


他毕业前一年,曾志伟再次找到他认真谈话,“你现在还是想做电影吗?”


“是!”曾国祥给出了简短而又笃定的回复。


“好,等你毕业了,就去陈可辛的公司做起,我去和他说。”


简短的父子对话,却充满了力量,更是让他念念不忘,原来自己时隔多年,爸爸心里一直记得自己喜欢电影。确实,曾志伟闯荡演艺圈多年,见惯了有人一夜爆红,有人努力多年却依旧无名。他知道自己儿子可以顶着自己的光环,轻松进入这个圈子,可是这个光环并不能顶一辈子。



那时候,陈可辛公司只有四五个人,曾国祥入职之后,也没有直接得到相应的机会,而是给其他职员跑腿、倒茶、送水、叫外卖、找资料。电影拍完,乖乖去等胶片冲印,然后跑遍香港,挨家影院送拷贝。许月珍一直都记得,这个年轻人从来不说自己不会,只要交给他,他一定会按时完成。


一直到2年后,陈可辛才正式开始让曾国祥做《三更》剧组的场记。现在看来,整个过程如同轮回一般,前者当初为了自己的电影梦,也是用了两年的时候为曾志伟“打杂”。


难怪拍《七月与安生》的时候,陈可辛会说:“我在他旁边看他做导演,就像当年他爸在旁边看我第一天做导演一样。”


《七月与安生》开机


曾国祥从场记到副导演,差不多用3年的时间。后来,许月珍找到他说,“如果你真的想做导演,就离开公司吧。”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年轻人如果一直在公司,永远会有其它工作需要他去完成,那这样他就永远没时间去创作剧本了。


离开陈可辛公司之后,反而是他最艰难的时光。那会儿,他身上钱也不多,遇到过最难的事情,不是没饭吃,而是投资方会告诉他,“你还是回去找你爸爸吧。”


2010年,导演处女作《恋人絮语》问世,那时候曾国祥已经31岁了。对他而言,不管电影评价如何,他实现了“三十而立”。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能有戏拍,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父亲。




谈及曾国祥,除了家人的光环,同时也离不开陈可辛的扶持。但事实上,大家经常会忽略另一位监制许月珍。她一直是陈可辛导演的老搭档,常年居于后方。



对于曾国祥而言,自己进入电影圈的第一天,他们就像是他的师傅一般,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如今绕了一圈,他再次回到了他们身边。


在他的作品中,陈可辛一直扮演着商人一角,从前期选角,到后期宣传,尽可能让电影变得更商业,更有噱头。电影《七月与安生》的片名英文名“soulmate”,就是出自陈可辛的想法,但对于曾国祥而言,这太肉麻了,但最终还是为了“宣传噱头”,选择了妥协。



许月珍则从《七月与安生》开始,到现在的《少年的你》,她依旧每天陪着他一步步成长,“现在完全像是战友一样。”


去年,曾国祥和许月珍联合注册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也成为了电影《少年的你》出品方之一,在电影片尾排序第二。



如今的曾国祥,没有父亲的庇护,不再依靠陈可辛的辅助,已经走出了大家认为的舒适圈。同时,他正在慢慢建造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天地。


在此之前,他已经和自己过去的一切做了和解,他不再介意那些声音,他更加相信正是因为当初的这些“保护”,他才能意识到如何真正地做好“曾国祥”。


他即将迎来四十岁生日,站在大众面前,眼中依旧带着一丝少年的纯真,但实际他早已不惑。

视频/复合型人才 文/流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