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独家《受益人》幕后故事带你回到拍摄现场

时间:2019.11.1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
对话:《受益人》柳岩被赞演技大突破,老搭档大鹏服气吗? 时长:11:06 来源:电影网

对话:《受益人》柳岩被赞演技大突破,老搭档大鹏服气吗?收起

时长:11:06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2016年,宁浩宣布启动扶植新导演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在发布会合照的道具上,导演申奥的名字被排在了第三个,前面是路阳文牧野


一切好像都命中注定一般,申奥导演的处女作《受益人》成了继路阳导演的《绣春刀2》和文牧野导演的《我不是药神》之后,“坏猴子”出品并正式上映的第三部电影作品。



事实上,这部作品此前并没有出现在2017年“坏猴子”发布的片单计划中。宁浩导演第一次对媒体聊到这部作品时,恰逢去年夏天,电影《热带往事》刚开机,那则是“坏猴子”出品的另一部作品。那时候,对外的口径是,“电影《受益人》已进入筹备阶段。”


从筹备建组到上映,前后花费的时间1年有余,比起宁浩监制的其它作品,这部电影来得更快,更顺利。


毋庸置疑,导演申奥和电影《受益人》可以说是幸运儿。那么,这份“幸运的合约”到底是如何“签”下的呢?小电君采访了这部电影的监制宁浩、导演申奥和主演大鹏柳岩,寻找背后的那位“受益人”。


1.宁浩对申奥的选择


在“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里,申奥是宁浩最早接触的一个导演,比文牧野还早。


差不多在5、6年前,宁浩就曾找过申奥,希望两人能有所合作。那时候他刚忙完电影《黄金大劫案》,正在准备《心花路放》。不过,两人最后只是合作了一些广告和纪录片。



虽然那会儿申奥并没有拍过院线电影,但是在广告领域早就小有名气,也曾拍过一些不过的短片。除此之外,宁浩告诉我们,“我其实很早就看过他的毕业作品和短片,觉得他的导演能力很全面,最重要的是审美非常在线,觉得他有机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导演。”



当“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启动之后,宁浩便去找了申奥,希望他“不要浪费才华”。


对于申奥自己而言,这种合作更像是一种“追星式的成功”。


2006年暑假档,一部《疯狂的石头》成为黑马,而这匹马也“闯入”了即将成为北京电影学院大二学生申奥的心中,“这部电影对我太吸引了,我们那时候在宿舍里刷了2、30遍,最后连台词都背下来了。熄灯之后,四个人就开始彼此对台词。”


于是,申奥将对《疯狂的石头》的致敬,放进了处女作《受益人》中。


2.最初想法并非《受益人》


事实上,《受益人》并非是申奥提出的第一个故事。


“那个故事我其实已经写了一年多了,没想到被其他电影撞题了,甚至在情节上跟我的重叠率就高达百分之七八十。没办法,我就放弃了当时的那个故事。”



在“坏猴子计划”内部有一个纲领,即要求创作者关注现实,关注本土,关注当代。所以当申奥放弃第一个故事之后,重新收集了大量的社会新闻,从中发现了一个骗保案。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原来当代还有很多类似的案件。“于是,我就从每个案子里拎出一点点元素,最后拼凑成了《受益人》。”



而此时的监制宁浩,则像是这场游戏里的裁决者,他在一旁观察导演。“我不干涉他做什么,但我会观察他到底喜欢什么东西。因为每次他提出的一个想法的时候,都会有相应的故事轮廓。最后,我觉得《受益人》是他提出的众多想法里最独特的,也是最适合作为处女作的。”


3.《受益人》做了5、6次大调整


“我们‘小猴子们’都有一个共识,郁闷的事情不是听到监制说你的点子不行,而是回家一想,他说的对啊!然后更郁闷的是,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改。这还没完,最郁闷的事情就是改完之后,他觉得还是不对。总之,要经历过这一圈又一圈的过程。”因为名叫“坏猴子计划”,申奥和文牧野私下时常都自称是“小猴子”。


最后,《受益人》差不多做了5、6次大方向的调整,成稿的剧本差不多就有20多稿。“我电脑上《受益人》的文件夹里有200多个文档,基本上是写出了一个长篇小说的字数了。”


在监制宁浩的指导下,申奥对剧本进行了多次的调整,但更没想到的是,在开机前,他再度进行了大调整。那时距离开机仅有3个月。


当时和演员们进行剧本围读时,大家都认为原本的结局不太适合,都一致认为应该有另一股温暖的力量去支撑这个故事,“当时的内容跟现在完全是两个故事,原来的版本会更加残忍,完全是一个黑色犯罪片。”


4.电影每个场景都有自己的故事


因为受到《疯狂的石头》的影响,所以申奥将《受益人》的拍摄地选在了重庆。而本片的美术师杜光宇则为电影的场景做了更多的加分。


在拿到剧本之后,杜光宇还为电影里的每个场景写了相应的前史,赋予了一个生命。在他眼里,主演吴海管理的网吧不应该只是一个让人玩游戏的地方,而是应该从其他场所改造过来的。虽然艺术可以高于生活,但本质还是要源于生活。于是,主创们就为此进行了小范围的社会调查。


网吧阁楼处


导演周边有朋友说自己开的网吧原本是家歌舞厅。这个结果立马触动了杜光宇,在他看来,电影里的吴海和岳淼淼都是被这个社会淘汰的人,他们很渴望赶上这个时代。所以,如果电影中网吧的前世是一家被淘汰的舞厅,而现在又正在面临转型,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似乎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当剧组去重庆选景时,发现那个地方就是一家歌舞厅,叫做浪花歌舞厅,而它的前身又是一家电影院。于是,美术师敲定了这个场所,并重新进行了搭建和设计。


最后,电影里的网吧被取名“光宇极速网吧”,正是用了美术师的名字。



5.演员就位进行曲


申奥和宁浩一致决定了大鹏,前者选了柳岩,而后者推荐了张子贤


在整部电影里,大鹏是最早定下来的演员。当时在物色演员时,大家发现现在大多从专业院校出来的男演员,大多都是大男主的范,但在这部电影里,申奥希望男主角吴海是一个“屌丝”。既然有了这个设定之后,大家就想到了“屌丝男士”大鹏。



说服大鹏参演并不是因为“宁浩”这块金字招牌,而是申奥自己。当他邀请大鹏的时候,两个人之间没有太多的客套,对方直接进入主题,希望能看到导演过去的作品。于是,申奥给他放映了自己过去拍的短片作品。


这些曾打动过宁浩的作品,同样震撼了大鹏,于是合作就此促成。


确定了大鹏之后,申奥就希望能找到一位和他有“CP感”的女演员。于是,他便想到了演员柳岩。


她和大鹏是长达10年的好友,从《屌丝男士》到《煎饼侠》,一直都是深入人心的银幕组合。恰好那时候,柳岩因为一些新闻,频频登上热搜,“好多东西都让我觉得好心疼,岩姐身上有一种特强韧的东西,那种韧劲儿和我电影中的岳淼淼很像。”



男女主角很快就定了下来,但钟振江一角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选择。用申奥自己的话来说,“我们在等这么一个演员。”


在电影里,这个角色从始至终都会一直压制着吴海,所以导演和监制一致认为,这位演员给观众的感觉是生疏的,但绝对得是演技派,能有足够的爆发力。



思来复去,宁浩给申奥推荐了演员张子贤。他只是看过对方的一个短视频,就觉得这位演员特别有潜力。可是刚接触的时候,张子贤并没有给导演太大信念,直到最后定妆之后,申奥才终于确定,“这三个人成了!”


6.原剧本柳岩是个母亲


“一开始,我并没有特别喜欢岳淼淼这个人物。”


在柳岩眼里,这个角色在最早的剧本里就是一个可有可无,该死的人,所以男人们都想尽办法去骗她。诚然,申奥对于这个女性角色设定的基底便是:单纯。



甚至在最初的剧本里,淼淼才是带着孩子的那个人,她自身是绝对的拜金自私。而吴海一心想要去找一个猎物,这个猎物身上有一百种缺点,所有人都觉得她活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个女人是位母亲,于是就不敢下手了。



那样的设定,对于淼淼而言太过残忍,对吴海来说,又太坏。所以最后,申奥直接把剧本改成了现在的样子。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柳岩把自己一半的性格都放了进去。同时,她完完全全放弃了自己很多生活里作为女明星的审美,尽可能地让自己接地气,“接地气到我自己都有点不喜欢那样。”或许是因为有自己的影子在里面,越到后期,柳岩自己越松弛,越发相信这个角色,也慢慢发现这种不装,才能讨人喜欢。



电影结束之后,柳岩爱上了岳淼淼,她也迫切希望妈妈和哥哥快去看这部《受益人》,不仅是这个角色,而且这次更是她从影以来,真正作为女主角的一部戏,比上次《叶问外传:张天志》里的镜头还要多。“不过,我希望我妈看了之后,不要生气。因为我演的时候,那个湖南口音还是完全就模仿我妈的。”


7.直播戏份是柳岩自己即兴发挥


很多观众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均被柳岩“走心”的表演触动到了,尤其是她在最后一场直播中,向粉丝们坦白了真实的自己,并最终以卸妆当作最后告别的仪式。



其实,这场戏在剧本只有短短几字,整体的表演都是柳岩即兴发挥的。


跟岳淼淼一样,柳岩也是出生在湖南,在广东生活过,然后漂在一个城市,而且还都有网络直播的经验。所以当拍这场戏的时候,她几乎把自身那种四处漂泊的沧桑心境,以及过去生活不易的艰辛经历统统赋予在了岳淼淼身上。


于是,岳淼淼“活”了。



8.大鹏在重庆拍戏的那些趣事


《受益人》是大鹏去年在重庆拍的第二部电影作品,另外一部则是《铤而走险》


大鹏自己说,两部作品让他住进了不同的角色里,拍前者的时候,偶尔会经过拍上一个戏拍过的地方,感觉像是吴海遇到了刘小俊(《铤而走险》中的角色名)。



因为拍这两部电影,大鹏在重庆也遇到了两件有趣的故事。


一次《铤而走险》收工后,大鹏在吃饭的时候被人认出来,希望能合影,因为对方的女友很喜欢他。再后来,他结束拍摄后,又去了同一家店,遇到了同一个小伙儿,这次旁边多了个姑娘。只是小伙儿偷偷告诉大鹏,他已经换女友了。不过这次大鹏也换了角色,这次是在拍《受益人》。



还有一次,大鹏和张子贤在拍戏的间隙,发现旁边有了90岁老人的生日宴,两人便跑过去“蹭吃”,用重庆话向老人祝寿,结果全程都没有被认出来。一直到后期,大鹏把这段视频上传到网络,那家人的亲戚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谁。


前一个故事过于真诚,更像大鹏自己,而后一个故事听上去,则更贴近吴海。


9.水中大战


所有主创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这场戏是拍摄最困难,同时也最痛苦的戏。


这场戏是电影《受益人》最后的眼,能那种黑色幽默冲突推到最高点。为了顺利完成拍摄,他们在1月份气温只有零度的重庆,拍了整整四个通宵。



以至于到后来,每拍完一条,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去换机位,柳岩就直接放弃从冷水里出来休息的机会。“那时候我一浮出水面,就让现场备好几个电热器,我直接就把脸凑过去,都已经不管脸会不会烂了。”


最后大家在电影上看见的内容,实际辗转拍了三个地方——一个是公园实景,一个是剧组自己搭建的水景,以及一个是在北京的水下摄影棚。


拍摄过程中,谁都没有想到,三位演员里水性最好的竟然是柳岩,她还真的能完成潜水任务。而张子贤甚至有些怕水,但有一段需要他一镜到底沉到水底的戏份,结果他又完全沉不下去,最后只好绑了一块铅块在脚上,才完成了这场戏。


现在看来,整个状态正好映射到了电影里。大家以为不会游泳的“蠢女人”岳淼淼则是他们三个人中游泳技能最好的人,而满肚子坏水的钟振江则一直在喊救命。


10.《受益人》删减片段曝光


电影结尾,吴海出狱之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自己的儿子和岳淼淼,而是跑去了海南的沙滩呢?


很多观众看完之后都有类似的疑问,我们也把这个问题带给了主创。



在原本的计划剧本中,其实吴海出狱到海南中间还有一段戏,交代了他是怎么知道他们在海南的:


吴海出狱后,看见一个女人的手扶着方向盘,当大家以为是淼淼的时候,镜头一转,发现原来是桃姐(电影里二手电器店老板娘)。在车上,桃姐告诉了他,淼淼带着他的孩子去了海南,以及他们当初住的网吧已经变成了废墟。于是,他就决定去海南找他们。



只是后来这段戏因为时长,导演把它给剪了,“我们发现剪掉了也没什么,不违和,观众能看得懂。”


文/流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