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邓超来了!第五届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举行

时间:2019.11.17 来源:浙江在线


11月17日,作为本届浙江国际青年电影周最重要的活动之一,第五届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在杭州举行。第五届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由国家电影局主办,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电影局承办。以“讲好中国故事、打造电影精品”为主题,全国知名电影出品人、导演、演员、编剧等,将以各自经验出发,为中国电影产业健康发展建言献策。


同日,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项目组还将公布2019年调查结果。浙江省电影局将和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浙江三所高校等院校合作签约、浙江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投资基金签约。长三角发行放映联盟也将同步成立。


傅若清、张苗、韩梅等出品人,陈思诚路阳邓超等导演,周迅陈坤佟丽娅杜江等演员,俞白眉吴楠等编剧以及全国电影产业各领域知名人士也将出席论坛,以各自经验出发,为中国电影产业高质量发展贡献智慧。


演员周迅(左)、陈坤出席论坛。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吴煌 摄


导演邓超出席论坛。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吴煌 摄


演员杜江出席论坛。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吴煌 摄


浙江影视产业繁荣向上。党的十八大以来,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电影工作,全力打造全国影视产业副中心。目前,全省影视制作机构近3000家,国家级影视基地2个,其中横店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实景拍摄基地,相信不少人都曾亲身感受过。浙江的影视文化上市公司有26家,居全国首位。2018年,制作完成片有116部,票房收入48.94亿元,预计今年将超过50亿元。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傅若清:


讲好故事,要坚持内容为本,文化为魂。中国文化积淀深厚,但在电影创作中,要以贴近民心的方式讲故事,融入民族魂,以接地气的方式讲述主题,才更易于被观众接受。《我和我的祖国》在大历史背景下,讲述小人物的生活,产生人民共鸣,充分体现了“历史瞬间,全民记忆,迎头向上”的电影特质和文化共鸣。


出品方总在抱怨没有好的编剧,编剧认为好作品不受认可。人物塑造,是成就电影重要的因素之一。人物塑造的真实和动力,来自创作者对人物情感的观察力和感知力。年轻电影人要在个性表达的同时,多观察生活,获取情感体验,才能把优秀作品传递给观众,引发观众共鸣。与此同时,年轻电影人要多沟通连接他人优秀作品,树立正确三观,提升自身素质。素质提高了,作品的感染力就会增强。


北京文化董事长高级助理、北京文化电影娱乐事业部总经理 张苗:


什么是好故事,题材是第一判断。好的题材要扎根中国文化,把握时代脉搏,拥抱年轻人心, 反映时代的主流价值观。经济富强带来了文化自信。因为有文化的自豪感,才能有电影产业的今天。


这是个类型片的时代,要不断尝试新题材。很多题材我们没有去碰过,因为太难,我们就绕道走了。但这样的题材可能是下个电影产业的增长点。比如,敦煌。中国没有好好在大银幕上展现过敦煌,反而日本拍摄出过好的电影,引来了大批日本游客,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行业新人要努力在尝试创新,在类型和题材上找到新内容。


出品人对谈。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吴煌 摄


峨眉电影集团(峨眉电影制片厂)党委书记、董事长 韩梅:


出品人的工作,是为影人提供资源的匹配和支持。整合政府资源、民资资本等各方力量,拥抱电影人,尤其是“年轻电影人的心跳”。


华策影视总裁 赵依芳:


近年来有个奇特的现象,许多爆款作品的出品人都是新人。比如《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外交风云》等。这体现了中国电影新力量的蓬勃向上趋势。


华策做影视27年,近10年才开始做电影。继《外交风云》后,我们还即将推出大片《翻译官》等主旋律主题电影。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要学习,努力提升自身素养,为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力量。


《流浪地球》制片人 龚格尔


第一次来到新力量论坛,心情特别紧张。讲故事,是《流浪地球》创作初期遇到的难题。《流浪地球》创作的前半年,我们想到的都是外国人、好莱坞。我们的科幻想象力是被好莱坞塑造出来的。摆脱好莱坞的束缚,建立我们自己的审美价值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在《流浪地球》上映半年之后,我们做了一个调查。数据体现了许多要求和指标远远高于《流浪地球》上映之前,观众的期望对我们今后制作优秀电影提出了挑战。希望我们能为观众制作更好的电影。希望未来,我们的科幻电影能够帮助观众在好莱坞电影之外,发现一个新的世界。


潇湘电影集团总经理 谷良:


潇湘用61年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制作主旋律电影。国庆档让我们看到了主旋律电影的提质,这让我们欣喜。我们现在电影不缺资金、不缺平台,我们向全国电影人开放,共同创业创新。


青年导演 陈思诚:


我始终记得一句话:要建立我们强大的文化自信,要助力中国电影走出去。我们出去,代表的是中国的国家电影形象。明年春节档上映的新“唐人街”,讲述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主题。


另外,我可能不再做“唐人街探案”系列导演了,但这个系列我相信会一直走下去。我将继续打造新的系列电影,具备系列性、产业型、持续性、外延性的电影,为中国电影和美国电影抗衡提供努力。


《绣春刀》系列导演 路阳:


今年,《流浪地球》的上映对我们的影响很大,让我们很激动。技术,是电影生产的生产工具。有了生产工具,才有生产力可言。


《流浪地球》的特效,基本是中国团队完成。这在几十年前是完全不可被想象的,很多人甚至在今天还在怀疑,做科幻电影不用美国技术真的可以吗?


其实,在技术层面,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其实一直都在缩小。比如《流浪地球》的成功,比如大疆无人机在世界的领先技术,都可以证明这一点。目前,中国已经开发了一套算法,可以支撑搭建小到树枝、大到场景的模型。这些都是我们肉眼可见的中国电影力量的成长。


在此,我想为特效行业说一些话。在特效行业留下来的,都是非常爱电影的人,但是他们还需要很多支持。他们也是我们中国电影产业进步的中坚力量。


青年导演、演员 邓超:


今年以来,中国电影市场涌现了许多优秀影视作品,很多作品获得了人民群众的喜爱和肯定,作为影视工作者,我对这样的情形深感欣慰。


在新时期,如何拍摄新主流电影?在讲好故事的过程,要注重国与人的关系。


身处大国家,我们经历着大浪潮。人与时代,是浪花与大海的关系。电影需要见到人,要见到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真实的中国人,他们可以是教授、航天员,也可以是教师与学生。


其二,要处理好大情感和小情感的关系。给观众微观叙事和宏大主题的共鸣。


《过春天》导演 白雪:


当下,很多人认为,票房是判断好电影的标准。而我认为,好电影应该具有文献价值。我遇到过社会学科的老师照过来,提出将电影列入学术范围。


未来,我会更关注中国人和世界的关系。我想也是因为中国变强大之后,我们才有自信心去讨论这些问题。


在有关题材和内容的选择方向方面,我认为因为技术带来的信息获取便捷性,可能会局限我们的视野。儿童片、家庭伦理戏剧等等题材,都还有被挖掘的潜力。我们不可以忽略那些在市场上尚未是主流的题材。


在创作者和观众的关系方面,我在大阪电影节的经历让我很感动。有很多头发花白的老人热切地和我交流。观众是一代代发展过来的,我们需要不断提升自己,为观众提供精品,和观众一起成长。


《平原上的夏洛克》导演 徐磊: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填志愿的时候从来不知道,电影可以作为职业来做,还有学校专门来教这个。


怎么讲中国自己的故事?一个事实是,面对好莱坞等电影产业强势体系里,很多人愿意在技术层面上和别人学,也喜欢在叙事模式上和别人学。我想,中国故事也可以用自己的节奏来讲自己的故事。


过去我总是从自己的趣味出发创作,今后我会通过对社会学的进一步研究,提升自己思考和素养。


《八月》《蓝色列车》导演 张大磊


今天有太多的题材可以选择。这是一个好事,也是一个问题。我认为导演需要沉浸在生活中,找自己相信的主题和内容,去讲好故事。


导演心态也是另一个重要问题。我一直在想,在电影工业、电影市场相对落后的过去,为什么像《小城之春》这些老电影,至今仍有生命力,仍被大家一直品味?


这事关学习的过程。过去,我相信这些老导演很珍惜学习的机会,去汲取营养。而今,网络时代,再也没有神秘的信息。信息太容易获取,对创作也是一种伤害。


另外,新导演有时候也要体现出“逆行”的姿态,并非一直闷头向前迎合市场。不如,我们可以放慢脚步,先创作一个合格的艺术品,或者只是一个合格的产品。因为,其实,创新和经典并不冲突。有时候,我们走得太快的时候,也要静下心来,回归传统。


演员 周迅:


在电影中讲好故事,演员的责任重大。我们需要汲取各方面的知识,丰富自己的视野,提高演员的审美,提升自己对剧本、合作方的判断。


在过去几年里,我和国家电影频道合作《表演者言》,旨在邀请表演方面有成就、有感言的演员,以最朴素的心、最简单的话,一起来交流和分享在电影与生活中所获得的创作经验。目前,这些内容已经集结成为一本书,希望对行业提供一些经验总结。


演员 陈坤:


我曾经不知道演员这个职业的珍贵。很多年前,我碰到了一位老艺术家,并和他进行深夜慢聊。他一直说“表演真好啊,我是个演员真好啊”的时候,我哭了。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演员居然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改变。我希望努力学习、认真感恩,为演员这个事业做出一些事情。


演员是终身职业,要终身学习。2017年,我和周迅等人创办了山下学堂,依照学员的个人特质进行表演教学,让大家适性生长,而不是千篇一律的“流水线“教程。新力量,要求演员从内心出发,挣脱束缚。我这一辈,是在上一辈荫蔽下成长起来的,希望社会给予新演员更多帮助,关注更年轻的演员成长。


演员 佟丽娅:


作为一名演员,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要给观众传递什么?我想,我们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为社会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我不是药神》等成功的作品一定是能够反映当下时代背景和社会现状的。优秀的演员,要坚持守正创新、培根铸魂的理念,为人们奉献精品。


演员 杜江:


好的作品永远不会过时。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精品。这些年,我有幸参与了《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国》等主旋律电影,体验中国机长、中国升旗手等人生高光点,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炙热的精神。


我很开心,观众都因此叫我“制服英雄”;我更高兴,越来越多的观众,因为我们演员的演绎,而关注到生活在我们身边那些平凡而伟大的真英雄。


作为演员,我们生活、奋斗在这个时代是幸运的。我们感受着祖国的变化,并能够心无旁骛为之投入百分百工作热情。


电影的社会意义越来越重,除了拍好戏,也要充分利用自身影响力去影响、帮助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