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冬季》评分5.3,歌曲改编电影深陷魔咒?

时间:2019.11.1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齐秦1991北京狂飙演唱会 图源网络


1905电影网专稿 时间倒回到1991年12月7日。

 

齐秦带着他的“虹”乐队空降北京工人体育馆,在全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尖叫声中,开始了三天的音乐狂飙。


齐秦1991北京狂飙演唱会是华语乐坛最经典的音乐现场之一,而压轴的正是那首脍炙人口的《大约在冬季》。


时隔28年,这首年代金曲重获新生,以电影的形式在大银幕上再度“唱响”,由饶雪漫编剧,齐秦本人担任总策划,马思纯霍建华主演,片名同样叫做《大约在冬季》。

 

影片上映到第3日,票房6400万,豆瓣评分仅5.3分,就像片名和天气一样,有些“凉凉”。


 

遥想当年,《栀子花开》时,《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唱起那首《同桌的你》,在经历了《为你写诗》《爱之初体验》后,《后来的我们》开始回首往事,才发现《一生有你》,我只《在乎你》

 

近几年来,经典歌曲IP改编电影屡见不鲜,但成者寥寥。这些“歌改影”,真的拍得不如唱得好?


《大约在冬季》问题出在哪?

 

熟悉齐秦的人都知道这首《大约在冬季》背后的故事。1986年,齐秦与王祖贤因为合演电影《芳草碧连天》相识,随后相恋,却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分居台港两地,聚少离多。



齐秦便有感而发,仅用15分钟便创作出了这首《大约在冬季》,把恋人离别在即的复杂心绪表达得淋漓尽致。


歌曲一经发表便红遍两岸三地,“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等经典歌词也与这段爱情故事一起成为不少人的时代记忆。

 

从这一角度看,《大约在冬季》从不缺少情怀价值。



编剧饶雪漫也正是那个年代的亲历者之一,她本人还是齐秦的铁杆歌迷。2015年,饶雪漫与偶像齐秦一同开始筹备这部《大约在冬季》。先有了电影的故事大纲,饶雪漫又以大纲为蓝本创作了同名小说,再根据小说重新创作了电影剧本。

 

电影讲述了北师大才女安然(马思纯饰)与中国台湾男生齐啸(霍建华 饰)跨越30年,从一往情深到爱而不得的爱情故事。这与《大约在冬季》歌曲的情感内核不谋而合,用齐秦想出的那句台词就是:“别离是常态,相聚是奢华”。



由此来看,《大约在冬季》既有与歌曲相契合的爱情主题又有充足的情怀加持,但为何偏偏没有感动观众呢?

 

这就不得不提这部电影背后的“灵魂人物”,不是原唱齐秦,而是饶雪漫。从《左耳》《秘果》再到剧集《会痛的17岁》《小妖的金色城堡》,饶雪漫参与的影视作品与她的小说一样有着标志性的“青春疼痛”元素。



这一次的《大约在冬季》也不例外。在观众审美迅速成熟的年代,饶雪漫的风格却依旧岿然不动。虽然这一次年龄跨度比以往更大,但主人公谈起恋爱来依然是熟悉的味道。


从主角到配角都是“脸谱化”的,故事也是烂俗的男女主遗憾错过,备胎男二接盘,蛇蝎女二从中作梗的“三角恋”情节。



男女主角谈恋爱时的台词都像是从琼瑶剧里照搬的“金句”,什么“有的人见三百次也没用,有些人见三次就足够了”“只要我爱你,只要你爱我,我们有什么不能一起面对的”“ 东北姑娘要你情,上海姑娘要你钱,四川姑娘要你命”都让9102年的观众看得满屏尴尬。



两位主角的演技同样争议不小。马思纯演清纯女学生尚可,但演起女强人总让人频频出戏,哭戏也有些过犹不及。



霍建华则在大银幕上暴露出了自己的演技短板,表情和情绪都缺乏起伏,把一个本应层次丰富的“渣男”演得十分扁平。



影片公认的最没有槽点的地方,应该就是开篇那场细节还原、精致复刻的齐秦1991北京演唱会。这也不禁让人心生疑问:明明一首歌的时间就能勾起的情怀,何必要拍两小时尴尬矫情的电影呢?

 

5.9分封顶,歌改影怎么就这么难

 

2014年,由郭帆导演,周冬雨林更新主演的《同桌的你》以3000万不到的成本拿下4.56亿票房,也掀起了一波歌曲改编影视剧的热潮。



之后两年内便有《栀子花开》《爱之初体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三部电影相继上映,何炅导演处女作《栀子花开》虽然口碑不佳,仍拿下3.79亿票房,《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也取得了过亿票房的成绩。

 

2018年,一部《后来的我们》将五月天的同名歌曲与刘若英的成名曲《后来》“合二为一”,通过种种话题赚足噱头,在“五一档”拿下13.61亿票房,成为十足黑马。



对比之下,其他几部远没有这么幸运,吴克群自导自演的《为你写诗》票房仅1278万,俞飞鸿主演的《在乎你》更是仅有区区500万入账。如今这部《大约在冬季》同样票房后劲乏力,难以突破2亿大关。



纵观以上几部“歌曲改编电影”不难发现几大共同点:

 

1、情怀与怀旧

 

毫无疑问,“情怀”是这些歌曲改编电影的最大卖点之一,歌曲的IP价值也很大程度决定了电影能吸引来多少首轮观众。

 

《同桌的你》《栀子花开》《后来》等歌曲的传唱度均是国民级别的,是一代人共同的青春记忆,在各大音乐平台上,动辄都有上万条评论,这也是他们能取得票房成功的先决条件。



每首金曲响起,唤醒的都是一段时代记忆,“怀旧”也就成了歌曲IP电影的标准配置。《同桌的你》跨越20年,让男女主人公从歌曲诞生的90年代一路穿越至电影上映的2014年,也串联起了“非典”等重要时间节点,唤起了一代人的青春校园记忆。

 

这次的《大约在冬季》也是如此。影片开场便是男女主人公在1991年齐秦北京演唱会上的邂逅。剧组也专门租借了工人体育馆,请来了“虹乐队”多名成员及替身,复刻了这场28年前的演唱会。影片从服装、道具到人物也都在尽力还原90年代的“人”与“爱情”,以期引发同龄观众的情感共鸣。


 

但不得不说“情怀”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说“情怀”在前几年的电影市场还是屡试不爽的杀手锏,那么现在早已不是“人人都欠星爷一张电影票”的时代了。单纯贩卖情怀,没有品质支撑,观众很难买账。

 

同时,“怀旧”也有风险,以《大约在冬季》为例,歌曲发行于1987年,是属于70后、80后的时代记忆,而当下的主要观影人群则是90后甚至95、00后观众。这份迟来的怀旧,难免要遭遇“代沟”的考验。


《大约在冬季》30岁以上"想看人数"比《少年的你》高出10%

 

2、音乐人跨界圆梦

 

不想当导演的歌手不是好演员。在跨界成风的当下,不少音乐人们都怀揣着一个电影梦,甚至是导演梦。“从自己的IP下手”也成了最简单直接的圆梦方式。

 

《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都由原词、曲作者高晓松制片并监制,他也为《同桌的你》创作了剧本。



虽然没担任导演,他却在创作上占有绝对主动权,《同桌的你》几乎是记录高晓松清华岁月的青春回忆录,片中百分之九十的桥段都是真实的故事,也是高晓松的情怀投射。

 

何炅从主持人跨界歌手,再用自己的第一首单曲拍成导演处女作,一路跨界可谓顺风顺水。齐秦与饶雪漫共同担任总策划,还在片中首次触电,也可谓过了一把电影瘾。



吴克群显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导演处女作《为你写诗》号称耗时五年打造,但票房仅有千万,豆瓣评分3.8分,连他自己都在微博直言:“这场仗我彻底输了。”



对比之下,刘若英的大银幕导演首秀就显得底气十足。作为演员,刘若英就曾多次入围各大电影节。在《后来的我们》之前,她也曾拍摄过颇受好评的文艺风格短片《爱情限量版》。《后来的我们》虽然口碑备受争议,但仍收获了金鸡奖多项提名,算是对刘若英导演实力的认可。



在这些歌曲IP电影中,评分最高的《后来的我们》《同桌的你》也仅有5.9分,未能及格,正应了那句话“隔行如隔山”,跨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音乐人们在没弄明白电影是怎么一回事之前,还是先别忙着亲手毁了自己的金曲。

 

3、好听不一定好看

 

歌曲打动听众靠情绪,而电影感动观众却要靠扎扎实实的故事和情感,这二者之间的差距便是歌曲改编电影的“次元壁”。

 

与小说IP改编的青春片不同,一首四五分钟的歌曲所能传递的故事容量十分有限,全部要靠创作者自行脑补,这也就对编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说白了,歌曲改编电影只是借了歌曲的壳,甚至只是歌名,去讲一个青春爱情故事。这就回归到了电影创作本身,“好故事”依然是重中之重。



然而,纵观以上这些“歌改影”作品,大多过度依靠歌曲本身的IP价值和明星带来的票房号召力,而忽略了剧本的打磨,剧情不是青春疼痛,就是励志鸡汤,这也是这类影片口碑不佳的症结所在。

 

在当下的中国市场,观众对于爱情片是有“刚需”的,爆款爱情电影也经常上演以小博大的票房奇迹。从这一角度来看,歌曲IP改编电影未尝不可,前提是有如歌曲一般“动听”的故事做支撑。



就在《大约在冬季》上映14天后,由卢庚戌亲自执导的另一部“歌改影”作品《一生有你2019》也将强势来袭,依旧是熟悉的青春校园题材。而那记忆中“年轻的容颜”是否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还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