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导演论坛 胡玫:不要去研究适合手机看的电影

时间:2019.11.2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柯诺
共11张

1905电影网讯 11月20日,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导演论坛在厦门召开,著名导演胡玫万玛才旦郑大圣以及新导演五百霍猛崔斯韦甘剑宇顾晓刚等展开对谈。论坛以“个性表达和时代诉求”为主题,在顺应时代诉求的同时,导演们如何保持个性表达,凸显自我风格,坚持艺术探索,成为他们讨论的主要话题。


谈电影创作与时代发展

胡玫:研究适合手机看的电影是枉费心机


对于故事题材的选择,胡玫、万玛才旦和郑大圣三位导演都有不同的方式。


胡玫从自我经验出发,她透露自己是拍女性题材电影出身,之所以成为执导重大历史题材影视作品的导演,则是因为电视剧《雍正王朝》。当时她不想被简单冠上女性导演的标签,所以选择拍男性历史剧。《雍正王朝》大获成功,后来投资方就一直找她拍摄此类题材。


胡玫感慨“现在的选择越来越少了”,拍摄新片《进京城》是因为剧本好,同时也想通过这部电影涉足京剧领域,她透露现在又有很多资方来找她拍京剧电影。


导演胡玫


万玛才旦导演则是通过直觉选取题材,同时依靠职业经验的判断。《塔洛》《撞死了一只羊》都是根据他的小说改编,”要看题材适不适合拍成电影,如果不能,我会把这些观察到的素材先写成小说”。


郑大圣导演拍电影的速度相对较慢,因为他选择题材的角度很特别,“要足够亲切,让我可以和它一直待着,又要让我感到陌生,让我想再多看它几眼。”


谈到电影放映技术和观众群体的变化会不会对电影创作产生影响,三位导演的主张和立场就很一致。


面对当下观众用手机看电影的现象,胡玫认为如果创作者去研究适合手机看的电影,为此拍摄更多特写镜头,属于枉费心机、误入歧途,“创作必须是有感而发,不忘初心。”


万玛才旦认为无论面对什么国家和文化背景的观众,无论观众用什么方式看电影,好电影带来的感受都是一样的,创作者要解决的是内容方面的根本问题。郑大圣也表示他没有追赶技术潮流的焦虑,“导演用他自认为最好的方式去做表达就可以了”。


导演万玛才旦


如何理解现实主义电影?

万玛才旦:现实主义要多元化,有个性


近年来,《我不是药神》《找到你》《无名之辈》《狗十三》《少年的你》等现实主义电影引起社会热烈反响,现实主义电影创作也成为行业内的热议话题。


对于现实主义概念,胡玫称她在以前给自己提出“新历史主义”的创作方法,虽然经常拍摄历史题材作品,但她表示自己就是用现实主义的手法,深入理解各个年代的历史生活形态,尽力还原历史面貌,同时也要让现代观众更看得懂,包括她正在筹备制作的电影《红楼梦》也是这样的创作方法。


万玛才旦认为现实主义不能是单一的现实主义,应该更加多元化,包含批判现实主义、心理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等更为丰富的外延和内涵,才能让电影更加有个性,“创作的根本特点就是要有个性,现实主义创作也要有个性。”


“电影里的现实主义不是我们肉眼所见的现实世界,应该是用镜头语言来见惯常所不见”,在郑大圣看来,现实主义是一个基本态度,“我们对世界诚实之前,首先得对自己诚实”。他还认为电影经常只能拍到现实的表层现象,所以要运用一些隐喻,“这种美学分寸的把握,很难,也很高级。”


导演郑大圣


故事、资金、团队、经验...

五百霍猛崔斯韦等分享新导演困惑


论坛上,五位新导演的背景和来历各不相同,有从网剧转拍电影的五百(《“大”人物》)、从编剧转当导演的崔斯韦(《雪暴》)、有科班出身的霍猛(《过昭关》)和甘剑宇(《铤而走险》),也有非科班出身的顾晓刚(《春江水暖》)。


他们在执导电影的过程中面对很多困惑,也通过克服困难积累了不少经验。


五百透露,他年轻时曾想花30万拍数字电影,后来降低成3万拍独立电影,资金受阻后他就去拍婚庆,虽然过程不顺利,但也得以逐渐形成团队,对现实生活也有更深的理解,促进自己的艺术创作。


他认为现在怀抱电影爱好的年轻人不是人人都适合做电影,进入这一行需要考虑清楚。而一旦当导演,要会选择长期处于这个行业的靠谱资方,“他们的意见要尊重,但不要妥协。”同样面对资本和市场,顾晓刚也表示自己会尽量保持创作者的自由,并摸索市场与艺术探索的问题。


甘剑宇形容导演就像医生,“大家去看病时,还是会选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在他看来,同行天生会对新导演的能力产生怀疑,所以要先调整好心态。另外,年轻导演也要注重团队合作的重要性。


导演甘剑宇


霍猛则认为,资金、技术、团队等不是年轻导演面临的最大问题,而是要想明白为什么拍电影,要找到和电影相处最舒服的方式,比如是选择拍商业类型片还是艺术电影,创作方法各不相同。


虽然《雪暴》是崔斯韦的第一部导演作品,但他已经是拥有十多年编剧经验的电影人。崔斯韦回忆,在拍《雪暴》时就想赶紧拍第二部电影,但在影片全部完成上映后,他的心态却发生变化。“不是因为票房问题,而是想静下来面对电影。除非特别喜欢,也能驾驭好,才会再去做。”


近年来,崔斯韦通过多次参与创投大会和新导演计划的评审,接触了许多年轻一辈的导演,他认为这个时代为年轻电影人提供了大量机会,但缺乏好故事。


据他观察,现在许多年轻电影人关注的内容过于狭窄、同质化严重,“20个剧本里有15个是私人化电影,太注重个人感受,没有和时代形成呼应”,他希望新一代电影创作者要有宽广的视野,才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图/杨楠 文/柯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