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再让“高以翔事件”发生

时间:2019.11.2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L.C


1905电影网专稿 经浙江新闻客户端确认,演员高以翔在宁波录制节目时猝死。

 

经纪公司方面,也第一时间发出了声明——高以翔经过3小时的抢救,凌晨去世。



今年,他年仅35岁。

 

11月27日凌晨1点45分,高以翔说了一句,“我不行了”,就突然摔倒在地。当时,他正在录制真人秀《追我吧》,这是一档定义为“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的综艺节目。


起初,摄制组还以为是剧本安排,因而没有第一时间救治,直到其他明星嘉宾上前,才发现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图源见水印)


15分钟后医护人员赶到,对高以翔进行了十多分钟的心脏复苏,凌晨2点30分左右心跳恢复的高以翔被救护车送去医院。

 

凌晨5点29分,娱乐博主在微博上发了一个“蜡烛”的表情,并在评论中补充,“人没了”、“猝死”。



现场路透照、工作人员微信截图……一时间,各种消息不断传出。但在官方消息之前,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些“细节”,大家都更希望这一次的消息只是谣言。

 

事发8小时后,《追我吧》节目组重要发出了声明,“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医院最终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我们感到无比痛心和万分悲伤!”

 

整份声明中,没有对这件事情作出任何责任性的回应。

 


正如前文提到的,该节目是夜晚城市实景追跑真人秀,它的特点就是,深夜录制,录制时间长,高强度。对于艺人而言,不仅是拼体力,而且是挑战极限。

 


根据现场网友爆料,高以翔从26日8时30分开始,一直持续到了次日1时45分,工作时长近17小时。

 

如今,悲剧发生后,大家在震惊之余,对于这档高强度运动综艺提出了强烈的质疑。因为除了奔跑之外,《追我吧》还设置了许多高强度竞技环节,极其考验明星体能。

 


据爆料,许多参与这档节目录制的明星都出现过身体不适的状况。


陈伟霆就曾经因为高强度的体能消耗,导致屁股抽筋;“毕雯珺跑吐过,范丞丞跑吐2次,李振宁被救护车扛上去吸氧过”;甚至连李小鹏、邹市明这样的奥运冠军,都在节目中出现过体力不支、腿抽筋的情况。

 


即便屡屡发生这样的情况,但就因为主打“都市夜景”概念,他们一般都是在深夜录制,通常直到5、6点才会收工。

 

与此同时,网上也爆料了类似浙江卫视同类节目与艺人签订的合同,合同中写明,“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艺人将造成生理、心理负担。乙方艺人对此要有充分认知,完全自愿参加并完全愿意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一切后果。”

 

网曝合同


小电君第一时间拿此合同咨询了艺人宣传和艺人工作室的法律顾问,他们均表示,这份合同漏洞太多了,艺人方不会签这样的合同。“不管节目方如何安排,艺人这边绝对不会拿艺人的生命开玩笑的。”

 

且不说这份合同的真实性是否有待确定,但是不可逃避的是在于,这个事件中,我们看到如今综艺凌晨录制已是常态。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综艺节目第一次出事了。

 

2013年4月,在跳水节目《中国星跳跃》的录制现场,释小龙助理溺水身亡。节目组给出的说法含糊其辞,“现场配备了救生员,但录节目的时候所有人关注点都在明星身上,没有注意到助理什么时候溺水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节目依旧正常播出。

 

而去世的那位助理,才18岁。

 

2016年5月,陈楚河在录制《非凡搭档》时,因设计缺失,陈楚河护具脱落,导致膝盖直接着地。当时他右腿的韧带就已经断裂,但跟随节目组的队医诊治表示,冰敷休息下即可。最后,甚至因此,他此前拍了三分之一的电视剧彻底作废。

 

(图源见水印)


17-18跨年演唱会,升降台发生事故,原计划陈伟霆要在上面跳舞,但结果升降台没有上来,反而舞台上出现了一个黑洞。但是好在他看到并绕了过去,没有发生悲剧。

 


18年3月,张杰连着录制《王牌对王牌》7个小时后,节目组设置了一个玻璃管吹乒乓球游戏环节,在过程中他因缺氧晕倒,砸到凳子上导致面部淤青。而在此之前,张杰还曾提醒项目有一定危险,但节目组并没有理会,依旧继续录制。

 


去年王嘉尔也因为过度劳累,在《偶像练习生》录制现场晕倒。送往医院后,医生表示王嘉尔的身体严重贫血而且处在长期低烧的状态,需要住院观察。王嘉尔之后发布了一条微博,表示自己状态好多了,“感觉要把这3年的觉睡回来了。”

 


过去这些事件,最后多是终于一份简单的声明,上面那些麻木且毫无情感的文字,没有问责,没有承担。如今,高以翔事件再度让大众开始反思,综艺节目到底该如何把控?

 

《追我吧》的副总导演曾在微博里表示,录这个节目的强度是“熬夜熬出新高度”。

 


似乎对于大家而言,“熬夜”成了敬业符号。可是,这种“敬业”应该被标榜吗?

 

我们就这个事件,咨询了多位艺人宣传,他们录制过最久的综艺时长是多少,收到的答案竟惊人一致,“忘记了,通宵是很正常的事情,十几个小时也是常态。”

 

演员宋佳发文质问,“当熬夜变成敬业,当拼命当成应当,当生命不在的时候,谁来保护谁。”



跟过一线演员的宣传小W告诉我们,“艺人是没法衡量正常的工作时间,只要是参加综艺节目,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必须继续配合。如果你不配合,就会被说耍大牌。”


前阵子,《奇葩说》有个辩题是“如果我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我该不该886(辞职)?”

 


对于不少影视从业者而言,很多工作并不只是“996”,可能甚至是“007”。

 

李诞在节目上说,“面对996,你根本没得选。”在诡辩中,他还说,“只有工作才能提供人生的意义,其他都没意义。”

 


可是,这个话术合适吗?

 

放在这里的工作上,小电君觉得并不合适,甚至有些荒谬。如今的真人秀并不是当下艺人们真正的工作,大张伟就曾在采访中吐槽,“真人秀会毁了中国所有艺人的,他们的才华都没有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发光发热。”

 

确实,如今真人秀大多并无法让人看到艺人身上的魅力,反而因此被消磨了。

 

采访中,不少艺人宣传告诉我们,“现在其实剧组很少熬夜,因为演员大多的合同是签工时。反而综艺节目,一录就录10 多个小时。”但最终,出来可能只有2个小时的成果。

 

综艺节目录制的安全问题就像恶性循环一般,反反复复,只是过去一直都没有声音去深究背后原因。如今,高以翔事件发生之后,我们更加清醒,娱乐行业需要必要的规范,这种规范不仅是针对演员,更是为了强化节目制作方的安全意识。


只可惜,这个代价真的太过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