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到2019,影视从业者都经历了什么?

时间:2019.12.0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五年

朋友圈的初雪,提醒人们2019年已经余额不足。以“2017年与2019年对比”为主题的怀旧潮,来势汹涌。



“2017年还是满脸的胶原蛋白,2019年便有了岁月的沧桑”、“从单身狗变成撒狗粮”、“从快乐的小本科生变成了秃头的猪猪女孩”……截至当前,#从2017到2019#的微博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8.2亿,讨论量超过14.8万。不少影视行业从业者,也加入了这场大型回忆“接力赛”。



2017年与2019年,是中国电影市场发展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2017年,中国年度票房突破500亿大关,《战狼2》刷新国内影史票房纪录。2019年,《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大门,《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让人们看到国漫崛起已在路上。


在此大背景下,2017至2019年影视从业者经历了哪些变化?这些变化,是否也折射出内地影市各个细分领域的发展趋势?对此,1905电影网采访了部分影视行业从业者,并挑选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故事。


“除了热度,甲方更重视口碑的宣传”


2017年暑期档写下了中国电影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个夏天,亿万观众走进电影院,共同缔造了《战狼2》的票房神话。


《战狼2》创造56.8亿元票房


那时,晓乐刚刚新闻专业毕业。怀揣着一腔热情与孤勇,她从中原腹地一路向北,成为“北漂”大军中的一员。从此,这个城市见证了她的悲与喜,成长与彷徨。


“之前刚毕业,凭着一腔热血来到影视行业,什么都不懂,现在也做了不少项目,觉得有时候挺无奈的。”入行至今,晓乐感到自身最明显的变化来自心境。时间与胶原蛋白的流逝,都抵不过心态变化来得凶猛。



2017年从做电影公众号文字编辑起步,如今的她已经成为一家影视与艺人宣传公司的成熟文案策划。这两年期间,“连续加班到深夜,做宣传方案做到快崩溃”成为其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


“工作上的困难还好,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毕竟头发不是白秃的,主要还是心理压力很大。现在开始攒钱做辞职基金,攒到目标金额就辞职。在这个心理暗示下,再通过家人、朋友、还有自己的调节,慢慢好了起来。”面对心理压力,晓乐逐渐摸索出了适用于自身的调节方法。



她刚来北京时,正好赶上2017年暑期档。那时,几乎每周她都会和朋友一起走进电影院,《战狼2》成了第一部刷了两遍以上的院线电影。自从做了影视宣传之后,去电影院的频率开始按月算。但对于这个行业的认知,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之前做影视项目的宣传,目标就是出圈、有热度就好,现在除此之外,甲方越来越重视口碑的宣传了。”2017年从业至今,小乐明显感到了市场悄无声息的改变。她认为主要原因在于观众更有审美能力和辨别能力了。


内地影视内容为王时代,流量明星+大IP的爆款流水线生产模式已成过去式。许多大片的倒下与“无名之辈”小片的崛起,依靠的正是观众日益提升的审美能力。


“年轻影视人有了更多机会”


2017年是张磊从事编剧行业的第五个年头。


那时的他,穿梭于北五环的出租屋与位于高碑店的公司之间。每次去公司和老板探讨完大方向之后,便是回家磨剧本。如今的他依然在创作的路上,只是公司换到了798艺术区附近。


“这两年,随着对一线城市影视行业的了解,对相关政策可能会给行业造成哪些影响的敏锐度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张磊认为在埋头苦干的同时,更要抬头看清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



近两年,随着《战狼2》、《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等影片的出圈,现实题材创作迎来高潮。张磊对此深有感受,身边此类剧本的市场需求上升明显。


“困难还是在自己剧本的项目上,各环节变化不可控,进展走走停停,前方都是未知,克服起来还是要调整自己心态,平和面对更多不确定性。”调整心态也成为张磊面对困难的良方。现在的他还兼职为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撰写剧本,每条价格从几百至上千不等。



在碎片化阅读已成常态的现代社会,短视频成为新的流量集散地。在流量决定变现价值的商业逻辑下,每一个短视频大号背后都不止一个人在奋斗,专业编剧逐渐成为这个价值链条上的重要一环。


“这几年印象深刻的事情还是很多的,首先个人觉得业内出现了许多新生力量,青葱人才培养计划、平遥国际电影展等,给了年轻影视人更多机会。其次,各方对于版权的重视性越来越强。” 谈及近几年行业发生的明显变化,张磊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2017年至今,《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哪吒》等现象级影片背后,涌现出了一批以文牧野郭帆饺子等为代表,初具工匠精神的青年导演。在《流浪地球》的制作过程中,更是集中出现了一批在摄影、美术、视效等方面有所作为的专业人才。


“相信未来商业领域上的区块链,也会对影视制作有较大的影响,极有可能拓宽影视行业的宽度,让不同的渠道都有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张磊对于行业未来发展趋势做出了预判。


据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刘立丰博士介绍,目前区块链最好的技术应用在于产品追溯。如果这一技术能应用到版权保护方面,将有可能大大降低盗版、抄袭的可能性。


“影城在整合”


“这期间,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在金逸工作时,协助深圳总部领导做上市敲钟准备”。现就职于苏宁影城的李心亮,对于往事记忆犹新。


2017年10月16日,金逸影视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作为一名幕后工作人员,他由衷地感到自豪。后来,各种机缘巧合,便来到了苏宁工作。



“2017至2019期间最大的感受就是,影城之间的竞争在加剧,行业在整合,大的影管公司不断的在压缩运营成本。”李心亮的这番话不是没有缘由。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拥有银幕数60079块,较2017年增加9303块。据艺恩统计,2019上半年全国银幕增长数量约4357块。


“一七至一九年在影城工作期间,印象最深的就是2017年把影院做到了差不多2000万的年票房,但2018年以后,周边建起了太多影城,无论整体还是单银幕票房都在直线下降,竞争太激烈。”曾为南方某一线城市影院经理的赵然,有着同样的感受。


万达电影、幸福蓝海等拥有院线业务的上市公司,在2019上半年财报中也明确指出“单银幕产出持续下滑”是造成业绩不及预期的原因之一。



对于未来,赵然认为电影相对其他行业而言,还是会保持增长的态势。“但也是因为外界资本看好电影产业,一拥而入才造成了竞争加剧,在院线终端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大鱼吞小鱼,小鱼被淘汰的现象等。”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些变化背后是院线端市场自我调节的本能所致。这种“鲇鱼效应”将会倒逼影院提供更为优质的服务等,以吸引更多观众进场。适者生存,从来都是商场竞争的自然选择。



“在前进的道路上,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影视行业细分领域的发展,也适用于整个电影市场。2017年至2019年,国产电影与观众之间相互成就,刷新了多项纪录。2020年,双方之间还将共同创造哪些惊喜,众人拭目以待。


(注:文中晓乐、张磊等人士应采访者要求均为化名处理)


文/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