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机会成为下一个100亿男主角吗?

时间:2019.12.1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ino


1905电影网专稿 回看年初春节档,我们在大银幕上见到的男主角有吴京黄渤沈腾,加上老面孔徐峥邓超,可以说,是这批70后内地男演员撑起了当下中国电影的半边天。


明年春节档的电影里,我们又要见到徐峥、黄渤以及王宝强这些熟面孔。


这批演员有好眼光,主演了很多有口皆碑的好作品;他们有演技,能够驾驭不同类型的角色和题材;他们更有流量,自带强大的票房号召力。


像黄渤和邓超,顶着“票房百亿”的头衔,也能捧起最佳男演员的奖杯。



从今年11月到12月,集体“霸占”大银幕的则是一批80后的男演员们,大鹏《受益人》乔杉《两只老虎》雷佳音《吹哨人》胡歌《南方车站的聚会》以及肖央《误杀》,一部部应接不暇。



他们担任电影男一号的时间都不长,为了撑起各自作品付出了哪些努力?他们的表现得到认可了吗?


未来,他们能否沿袭黄渤、徐峥、沈腾等人的表现,成为下一任大银幕实力派男主?这应该也是大家都很好奇的问题。


肖央大鹏转换跑道

喜剧出身机遇多?


肖央主演的犯罪片《误杀》刚刚上映,在排片并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成为了当日票房冠军。


他在片中饰演了一名为了保护女儿和家庭,与警方不断周旋的父亲李维杰。高智商,沉着冷静,充满责任感,这个角色相当严肃,与肖央过往的形象大不相同。



一部短片《老男孩》和一首神曲《小苹果》让肖央一时名声大噪。“筷子兄弟”、《唐探1》里的泰坤、《唐探2》的宋义,是他带给观众的初印象:搞怪逗笑,偶尔也能扮女装。


他自导自演过两部院线喜剧片《老男孩猛龙过江》《天气预爆》,豆瓣评分一部5.7,一部3.8,尤其是后者,口碑和票房双双惨败。



这一回担纲《误杀》男主演,挑战“正剧”角色,肖央有了一次突破转型的机会。


据说,为了贴近李维杰这一人物的外形,他特意晒黑皮肤,但摆在他面前的难题显然要更多:


没有孩子要演17岁孩子的父亲;要不做作地耍起深沉,和陈冲这样的戏骨上演激烈的对峙戏;更不易的是,要快速甩掉喜剧演员身上的刻板标签。



肖央也成功突破了这些表演上的难关。


陈冲咄咄逼人时,他显得气定神闲,面对家人,他也可以变得非常温柔…肖央的表演并不刻意,他可以在多种情绪间自然转换。


他在片中展现的一个个眼神,也非常有戏。面对警察盘问,即便慌乱,他的眼神依然显得深邃有力,透露着坚毅、冷静与从容不惊。



这一次,肖央的确为观众带来了惊喜,接下来,他还要在大银幕上继续挑战自我,和刘德华搭档主演《无名之辈》导演饶晓志的新片《人潮汹涌》。


据介绍,这是一部黑色幽默电影,从概念海报上看,刘德华名字上方角色持枪而立,肖央名字上方角色拿着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双男主”的意味很浓。



最近,网上还爆料刘德华在该片片场遭遇年轻演员耍大牌,矛头直指肖央。后来出品方发文澄清,称被偷拍泄露的场景其实是一场戏中戏。


肖央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回应,那天拍戏没有他。刘德华也主动邀请他录制小视频,用“耍大牌”梗调侃他,还帮他宣传新片《误杀》,间接证明肖央的清白。


《误杀》监制陈思诚形容肖央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演员,只从这一部电影做判断还为时尚早,或许在《人潮汹涌》里,我们能更加清楚地看到他更多的可能性。


同样从网络走红后挑战大银幕的大鹏,最近也让人看到一些不太一样的尝试。


自导自演完《缝纫机乐队》,他从喜剧领域转换路线,今年上映的两部作品《铤而走险》和《受益人》都是犯罪题材电影,他扮演的都是相对严肃、正经的角色。



《受益人》定下的第一个演员就是大鹏,导演申奥和监制宁浩都不想让有大男主范儿的人担纲男主角,他们希望主角吴海是一个草根,所以迅速想到了大鹏。


大鹏在戏里的模样仿佛是再度刻画了宁浩电影里的黄渤,为了贴近小人物的角色状态,他不仅在外形上做改变,也会设计一些比较具有表现力的表情和动作,但还是存在用力过猛的问题,反而是自然演绎的柳岩占了上风。



大鹏的好哥们乔杉主演了《两只老虎》,搭档的另一只“老虎”是葛优,他和赵薇对戏,范伟闫妮来做配。葛优说“乔杉才是领衔主演,严格来说我是配角”,多次强调乔杉才是一番。


葛优的话其实是自谦,他在片中的角色是统领故事走向的核心与灵魂。


前辈提携后辈,乔杉得到的曝光和关注度势必上涨,不过他现在还是在一些喜剧和情感类电影里兜兜转转,缺少一部绝对大男主或真正突破自我的作品。



喜剧演员怕被定性。能演喜剧,也想演好正剧,这是每一个好演员都有的理想追求。喜剧出身的演员也有更多扭转大众印象的机会,就如肖央和大鹏,他们就想在一些中小体量的作品里尝试新的表演路线和风格,以此积淀能量,就此等待爆发。


从电视剧到电影

胡歌和雷佳音有多难?


胡歌和雷佳音不仅是上戏毕业的师兄弟,他们也都是通过电视剧打开知名度后才转战主演电影。


先前,胡歌在《你好,之华》《攀登者》里都是配角,戏份不多,发挥空间也不大,《南方车站的聚会》才是他第一次在电影里挑起大梁。


胡歌说,通过这次拍摄,他激发了潜能,挖掘了未知的部分。导演刁亦男也认为,胡歌为他的未来打开了一扇门。



胡歌为角色周泽农付出了很多,学武汉话、练功夫、减肥健身... 有人称赞胡歌这次大银幕转型很成功,也有人提出异议。


一方面,电影太注重形式和风格,人物塑造退居其次,减弱了演员对人物的内心化表现。另一方面,胡歌身上还是有难以摆脱掉的帅气光环,《仙剑》和《琅琊榜》留下的印记太深。



胡歌早在20多岁就红遍大江南北,现在面临的难题是如何不靠颜值吃饭,但师弟雷佳音的命运就不太一样了。


2012年,作为《黄金大劫案》的男主角,黄渤、范伟、郭涛等人众星拱月,雷佳音自嘲“八线演员也有春天”,但这部电影还是没能让他跃居成为一线小生。



直到34岁,他才凭借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的“渣男”形象走红。雷佳音就是有种能力,演什么角色都不让人讨厌,他在电影《超时空同居》和《吹哨人》里的表现也是如此。


但是除了讨喜,雷佳音似乎就没有为观众带来更多眼前一亮的惊喜了,这也是他目前在银幕里的困局。



从电视剧转到电影,雷佳音和胡歌一样,其实都是在努力尝试跳出安全领域,寻求进步。


对演员来说,电影比电视剧的要求更高,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要避免电视剧的表演习惯和套路,要在电影镜头前展现出自己的特性,获得更多观众缘,这一切的确很难。


扛不动贺岁档票房?

他们的上升空间还很大


除了刚上映的《误杀》,截至目前,《受益人》和《两只老虎》的票房都是2亿多,《南方车站的聚会》逼近2亿,《吹哨人》则不到5000万。


从先前预期与预算成本来看,这些电影的票房表现都不够理想。


票房不佳当然不能怪罪于这批男主演,一部电影的票房成绩主要是与电影本身的内容质量、档期的市场热度、后期宣发的效果等紧密挂钩,像大鹏的《煎饼侠》,雷佳音的《超时空同居》也都曾在票房竞争中异军突围,主要原因并不在于他们个人。



这批贺岁档影片的制作规模不大,大多是新导演或文艺片导演的作品。对于负责更大体量的电影项目开发者来说,透过这些作品,也得以让他们评估这批男演员们的银幕表现力以及他们身上潜在的电影商业价值。


一部电影的成型是片方与演员相互选择的结果,成败与否太难判断。


现在的电影一线男演员也都曾马失前蹄,吴京在《战狼》《流浪地球》之前,沉寂过一段时间;黄渤演过《记忆大师》这样口碑平平的电影;徐峥的《港囧》在当年不及预期;邓超自导自演也一直不顺利。


《记忆大师》当时上映口碑一般


虽然这批80后男主的银幕表现还有提升空间,但对于他们的未来发展,业内影人普遍持有信心。


除了肖央与刘德华合作《人潮汹涌》,大鹏接下来要和林家栋合作犯罪片《第八个嫌疑人》,并与柳岩继续搭档喜剧片《大赢家》。



胡歌在陈可辛执导的电影《李娜》中出演男主角姜山。雷佳音也迎来了两部担任男一号的商业大作,《刺杀小说家》《古董局中局》



这些电影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爆款”,更重要的是,我们期待这批男演员们能以更强大的演技征服银幕前的观众,以实力说话,也以实力接班。


文/k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