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没想到能拍《叶问4》私下是“好好爸爸”

时间:2019.12.2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对话:《叶问4》吴樾把甄子丹的戏都抢光了? 时长:09:03 来源:电影网

对话:《叶问4》吴樾把甄子丹的戏都抢光了?收起

时长:09:03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截止发稿时间,《叶问4》上映6天,票房已突破4亿大关,在各大平台也收获了不俗的口碑评价。经历了12年4部电影的沉浮,作为收官之作,《叶问4》无疑为整个系列画上了完满的句号。

 

作为这一系列的灵魂人物,甄子丹坦言,这11年间,自己与角色“叶问”是互相塑造、彼此成就的过程。他将自己的性格,与家人的相处方式融入到叶问的创作中,《叶问》系列的成功也让他完成了从动作演员到功夫巨星的飞跃。

 

不仅是中国,《叶问》系列也让甄子丹拥有了大批海外粉丝。用监制黄百鸣的话说:“好莱坞有一个Iron Man,我们中国有个IP Man。”


 

在这部《叶问4》中,叶问首度走出国门,来到美国旧金山唐人街,与徒弟李小龙聚首。面对当地日益猖狂的民族歧视,叶问挺身而出,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军营拼死一战,以正宗咏春,再一次向世界证明了中国功夫。

 

自幼在美国长大的甄子丹对影片中的很多情节都深有共鸣。他说,叶问虽然没到过美国,但影片中描述的华人在异国的艰苦辛酸却是非常真实的,甚至仅仅是“冰山一角”,“爱家爱国一直都是叶问这一系列的主题之一。”

 

 

除了叶问,电影中的另一位主线人物是吴樾饰演的万宗华。他是旧金山中华总会会长,也是一位太极拳大师。万宗华与叶问的关系从一开始的不和、较量,最终在民族大义面前,二人选择携手面对劲敌,捍卫民族尊严。

 

片中,吴樾与甄子丹也联手贡献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中国功夫对决”。在世界级武术指导袁和平的指导下,将第二部中的“圆桌对决”全面升级,吴樾以太极的“慢”打咏春的“快”,极具观赏性。而万宗华因叶问手臂受伤,坚持单手过招,也充分展现了武德精神。

 

据吴樾透露,仅这一场打戏就拍了十几天,“最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打碎了,打到凳子也碎了,桌子也碎了,玻璃也碎了,灯也碎了,所有的东西都碎了,打得很过瘾,拍出来的效果也非常精彩。”

 


关于影片中讨论的父母对子女的沟通、教育话题,甄子丹和吴樾都笑称,自己在生活中是“宠孩子”的“好好爸爸”。“我觉得做父母是很不简单的事,每天都是新的学问,孩子在不断成长,你也要跟着学习,我现在还在学习的阶段。”甄子丹说。

 

以下为采访实录:

 

1905电影网:当年拍《叶问1》想到会拍四部吗,您如何回顾《叶问》系列这十年的发展?

 

甄子丹:真的没想过。2008年,我拍《叶问》第一部的时候,坦白说也没想太多。虽然在武术圈内,大家都知道他是咏春的一代宗师,但圈外观众对于叶问这个人也不是太熟悉。我们确实是利用了,李小龙与他的师徒关系,塑造了这样一个人物。没想过会这么成功,一直走到第四集。

 

从2008年成功之后,《叶问》也引起了功夫片的新热潮,作为演员我是非常开心的。仅“叶问”这一IP就已经拍了无数的电影:前传、外传、“左传”、“右传”。这个也可以理解,因为一个IP成功以后,从商业角度大家都想去开发。但最为原创者,我希望能保持这一系列在观众心目中的水准。

 

功夫片是很难拍的。不光演员本身要有一定的中国武术的底子,他也必须要有好的演技。还要有好的故事,各种元素都必须配合好才可以成就一部所谓的经典功夫片,所以是非常非常难拍的。我非常希望透过《叶问4》,能够再次分享我们的初心:打造一部有诚意有水准的功夫片。

 

1905电影网:吴樾老师,是什么契机让你出演万宗华这个角色的?

 

吴樾:首先我是《叶问》这个电影的粉丝,也是影迷,然后丹哥又是我的偶像。十年前,我买票看了三遍《叶问》,也曾找到叶伟信导演,说如果有系列的话,能不能考虑我,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都行。当时,导演淡淡地回了我三个字:看缘分。然后这一等就等了十年。

 

直到第八个年头,在拍《杀破狼·贪狼》时,跟导演合作得很愉快。然后,他就说,接下来可能会拍《叶问4:完结篇》,有没有兴趣。我说我演什么都行,非常有兴趣,因为能够跟丹哥、八爷、导演叶伟信合作真的非常荣幸的一件事。

 

当时也没有告诉我演什么,就大概说你演一个会一些武术的中华商会会长。当我第一次去香港试妆的时候,我就问丹哥:我演什么啊?他说:万宗华。因为你知道丹哥除了是男主演之外,他又是监制。他们高层老开会商量,我那时候就很担心,我说千万别给我换了。

 

(甄子丹:他演不好,我删他的戏!最后他演得特别好,非常出彩,把我的戏都抢光了。)

 

1905电影网:那场太极对决咏春的动作戏非常精彩,是怎么设计的?

 

吴樾:八爷设计的动作很有东方韵味,他的动作不光让你觉得漂亮好看,还会给人绕梁多日的感觉,你会觉得它很有意境,很有特色,也传递了很多人文的感受。包括“圆桌对决”这场戏,我真的没有想到会那么拍。拍摄前,他们已经做好了计划,但是去到现场一次次推翻,最后设计了这种一大块大玻璃的圆桌。

 

我觉得圆本身就代表了东方的一种理念:太极,咏春呢,又是直接的,这种圆和直接就恰巧说明,它不是为了动作而动作,而是能展现叶师傅和万师傅的性格,一招一式的设计都是符合这个人物当时的情境,将文戏融入在动作之中,这简直是非常巧妙的一件事情。

 

所以因为我没有看成片,但是通过我拍的感受,我们拍了将近十天,最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打碎了,打到凳子也碎了,桌子也碎了,玻璃也碎了,灯也碎了,所有的东西都碎了,出来的效果应该是非常棒的。

 

1905电影网:甄子丹老师,你小时候也曾在美国生活,会对影片的情节感同身受吗?    

 

甄子丹:绝对有共鸣,我们把华人在异国的艰苦辛酸透过这个故事体现出来,但其实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们的真实遭遇比故事里差太多了。

 

《叶问》系列好看就在于它的人性化,每一集都有一个信息。坦白说,我们这个故事不是很复杂,也没有很用力地去讲一些大道理。我们的目的都是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人(叶问),感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爱家爱国一直是《叶问》系列的主题。

 

1905电影网:电影在讨论父母与孩子的沟通问题,你们平时是如何与孩子相处的?

 

甄子丹:我觉得做父母是不简单的,每天都有新学问,孩子在不断地成长,你也要跟着学,我还是在学习的阶段。电影里的叶问,我是借用了我爸爸,老一辈的那种传统教育的思维方法去加上我自己对于做爸爸的一种体会。

 

私底下,我是一个“慈父”了,用我们的话说就是“yes father”(好好爸爸),很宠孩子的那种。

 

吴樾:在《叶问4》里面,万宗华对闺女的态度是很东方的教育方式。最后,他也随着叶师傅对孩子态度的改变,他也在改变。这个父亲是很多元化的。在生活中,我跟丹哥是一样的。我的闺女才三岁,马上过两天就是她的生日了。平时她一说想我了,我真的是受不了。所以,今年到现在,我才拍了一个戏。我想要有更多的时间陪她。

 

采写/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