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第一名?2019年国内影企出品业绩年终大盘点

时间:2019.12.2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五年


1905电影网专稿 “到2019年,我们预计中国动画电影会占整体票房的15%。”

 

两年前的投资者交流会上,迎着台下听众的目光,光线总裁王长田语出惊人。当时,不少人觉得这句话颇有点给自己壮胆的成分。彼时的光线正全力押注国产动画产业,未来业绩如何仍是未知数。


光线传媒出品《哪吒》


2019年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票房直奔30亿大关之际,王长田微博上却是十分冷静地写道“国漫一大步,依然是起步。”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26日,国产电影总票房已达627.2亿。其中,以《哪吒》为首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TOP10累计票房达66.91亿,占比全年10.66%。



预言逐渐照进现实背后,2019年是光线传媒的高光之年。专注于主旋律作品生产的博纳影业,同样迎来大丰收。其主控的《中国机长》《烈火英雄》,票房与口碑齐飞。


装入万达影视的万达电影,出品成绩仍然位居传统四大之首,“含金量”却不能同日而语。昔日民营影企上市第一股,华谊兄弟正处于水深火热中。


博纳影业出品《中国机长》《烈火英雄》

 

北京文化等行业新贵民营影企,全年出品业绩对于单部爆款的依赖性较强,资本与主创团队深度绑定。


吴京身为大股东的登峰国际凭借《攀登者》《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三部作品,以66.45亿出品成绩位居新贵影企之首。


登峰国际出品《流浪地球》《祖国》《攀登者》

 

阿里影业、猫眼娱乐两大上市互联网影企,2019年出品电影作品业绩均超200亿,但联合出品方身份居多。“互联网+”时代以来,以大数据为基础的阿里影业、猫眼娱乐、腾讯影业,优势更多体现在宣发端。

 

还有4天,2019年将成为过去式。这份新老民营影企出品成绩的年终总结,对于未来将有哪些启示呢?


传统“四大”:专注赢得未来


截至12月26日,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传统“四大”民营影企2019年出品业绩由高至低分别是153.89亿的万达电影、127.11亿的光线传媒、102.09亿的博纳影业、35.94亿的华谊兄弟。


单从数据而言,万达电影的出品成绩无疑是优等生的表现。但正如其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所述那般“主控爆款电影数量较少”,让这份成绩单的“含金量”略显不足。


据统计,2019年至今,万达电影参与了25部国内上映院线电影的出品,累计综合票房达到153.89亿。无论是参与出品数量,还是累计票房,皆位于传统“四大”之首。



然而,支撑起主要票房成绩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烈火英雄》等五部破10亿影片,万达电影均是联合出品方。这个身份也决定了,万达电影在这些作品上的收益有限。其主出品的三部作品中,最好成绩为杨紫等主演,取得1.8亿票房的《沉默的证人》



“我们现在整个产业链的布局已经完成了。2019年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是能够把我们的资源整合在一起,能够打通上下游,产生更大的价值。”2019年1月23日,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先生接受艺恩网采访时如此表示。

 

2019年装入万达影视后,已经形成制宣发放上下游联动的万达电影或许并不着急眼前的得与失。这首“影视航母”各零部件之间的磨合,也需时日。在即将来年的2020春节档,万达电影主出品的《唐人街探案3》,或将让公司业绩迎来开门红。



所有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相对于万达电影全产业链模式的初探索,光线影业的国产动画梦由来已久。

 

2015年成立彩条屋影业,标志光线正式进军国内动画产业。相比技术的缺失,优秀动画人才的寻觅更让人头疼。正是在这一年,彩条屋影业CEO易巧专程从北京飞到成都,见了一个外号“饺子”的年轻人。

 

易巧认定“这是个天才”,饺子认为“终于不再是骗子。”2019年暑期档,《哪吒》横空出世,再次点燃国漫崛起的希望之火。据统计,截至12月26日,2019年光线传媒参与了14部国内上映院线电影的出品,累计票房127.11亿。



毫无疑问,《哪吒》不仅是2019年的国内影市票房冠军,也是光线传媒2019年业绩最大收益来源。而另外两部其以主出品方身份参与运作的文艺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阳台上》,分别取得0.64、0.03亿的票房成绩。两种类型影片的票房差异,也体现了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借着《哪吒》的东风,光线主控的《妙先生》《姜子牙》分别定档2019贺岁档、2020春节档。后者能否在春节档给观众创造惊喜,尚且不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国产动画的探索之路上,光线传媒已经走在了前面。


光线主控《妙先生》《姜子牙》


与光线一样,专注于特定类型片发力的博纳影业2019年收获颇丰。

 

“三部电影最终取得了近50亿元的票房,我还是挺高兴的、还是挺激动的。不仅有票房的成绩,而且很重要的是赢得了观众的喜爱,观影的好评如潮。”2019年12月初,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出席某峰会时感慨到。

 

这句话中所提及的三部电影,乃是由《烈火英雄》、《决胜时刻》、《中国机长》构成的博纳影业“骄傲三部曲”。据统计,截至12月26日,2019年博纳影业参与了11部国内上映院线电影的出品,累计票房102.09亿。



伴随着《叶问4》票房突破5亿,博纳影业2019年主出品大银幕作品累计成绩已突破80亿。多年来深耕主旋律作品创作,博纳影业迎来大丰收。


据悉,博纳正在筹备一部以抗美援朝为背景的战争影片《长津湖》。在历史的节点上,2020年正好是抗美援朝70周年。这部还未诞生的电影,就已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先天优势。而其参与出品的行动三部曲终章《紧急救援》,即将亮相2020年春节档。从目前形势而言,2020年博纳手中拥有一手好牌。



昔日的行业一哥,华谊兄弟2019年过得并不舒心。2019年初,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阿里影业拟向公司提供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2019年8月份,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公开承认,他最近已经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换取一些资金来解决公司流动性的问题。

 

资金流动面临窘境,华谊兄弟的出品业绩也表现一般。据统计,截至12月26日,2019年华谊兄弟参与了5部国内上映院线电影的出品,累计票房35.94亿。能否尽快有爆款作品的诞生,对于泥沼中的华谊兄弟至关重要。在实景娱乐方面,2019年华谊兄弟有多家电影小镇建成投入运营,算是为数不多的喜讯。



从传统“四大”的出品业绩的“含金量”来看,专注于特定类型片发力的光线传媒与博纳影业2019年赢得了更多市场关注。在资本层面,体现得更为淋漓尽致。根据雪球APP资料显示,截止12月27日收盘,光线传媒股价从年内涨幅高达53.38%,华谊兄弟涨幅仅为0.85%,万达电影跌幅达到18.05%。


年初至今,光线万达华谊股价涨幅


新贵影企:爆款定喜优


“说话不多,句句砸锅。”

 

12月26日,《特警队》首映礼后的主创交流会上,主演凌潇肃贾乃亮调侃“有包袱”后自嘲到。此片首周成绩,也将决定北京文化2019年的最终出品成绩。



据统计,截至12月26日,2019年北京文化参与了10部国内上映院线电影的出品,累计票房62.025亿,位居新贵影企出品作品票房榜亚军。相对2018年连续押中《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2019年爆款捕手北京文化的准心有些失准。

 

除了《流浪地球》外,其主出品的《平原上的夏洛克》《跳舞吧!大象》《被光抓走的人》成绩未能达到市场预期。


根据2019年北京文化第三季财报显示,计入《流浪地球》的收益后,公司第三季度及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达到8425.38%、152.76%。


《被光抓走的人》票房不及预期


新贵民营影企中,一部爆款决定公司全年出品业绩的现象并不少见。2019年,欢喜传媒参与了《疯狂的外星人》、《我和我的祖国》两部影片的出品,累计票房53.15亿。其中,公司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主要收益来自《疯狂的外星人》。该片也是坏猴子影业2019年唯一出品大银幕作品。



随着《囧妈》被横店影业以24亿保底发行,主出品方欢喜传媒又可以凭借一部作品躺赢。徐峥身为最大股东的北京真乐道文化,此片出品排名仅次于欢喜传媒。前有宁浩,后有徐峥,三家公司“友情满满”。



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宁浩、徐峥均为欢喜传媒的主要控股股东,两人持股数量均为1661万股,占比整体0.53%。资本与主创团队深度绑定,成为新贵民营影企的共性之一。


欢喜传媒股东情况

 

“成功是英雄,失败是烈士。”吴京参演《流浪地球》的豪言壮语,至今让人印象深刻。郭帆空手套战狼背后,吴京身为大股东的北京登峰国际文化成了该片的出品方。



同样,因为吴京参演片中角色,登峰国际还参与了《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的出品。这也使得公司2019年累计出品票房达到66.45亿,位居新贵民营影企出品业绩榜冠军。这与第二名的北京文化相差4.43亿,《特警队》想在五天时间内填补这一差距的难度不小。



2018年贺岁档,新丽传媒主控的翻拍片《来电狂响》成为档期最大惊喜。2019年,公司同样参与了翻拍片《误杀》的出品。据统计,新丽传媒参与了6部大银幕作品的出品,累计票房44.89亿。三部主出品影片中,票房最高为4.04亿的《诛仙I》



在经历《李茶的姑妈》票房不及预期后,2019年开心麻花仅出品了《半个喜剧》一片。目前,此片上映票房8天后,票房才刚刚破亿。人们不禁要问,舞台剧IP影视化改造的道路上,开心麻花还能走多远?

 

互联网影企:出品累计票房百亿起步


大数据时代,互联网基因浓厚的阿里影业、猫眼娱乐、腾讯影业,成为新型互联网影企的三大代表。目前,前两者已经独立上市,赛道更为宽阔。

 

据统计,截至12月26日,三大互联影企的2019年出品业绩由高至低,分别是221.035亿的阿里影业、210.2亿的猫眼娱乐、120.58亿的腾讯影业。出品作品累计票房百亿起步,显示了互联网影企的未来可塑性较强。

 

 “阿里影业始于电影,却不止于电影。”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曾如此表示。2019年,阿里影业参与了33部院线电影的出品,累计票房达到221.035亿。对于各大传统影视公司的投资,开始开花结果。



2015年,因参与博纳影业私有化交易,阿里影业成了公司主要股东之一。目前,持股比例达到8.24%。2019年暑期档、国庆档,阿里影业分别深度参与了《烈火英雄》、《中国机长》等片的运作。

 

2019贺岁档,其主出品的《只有芸知道》累计票房已达1.25亿。在此之外,其主出品的《机器未来城》与《海上浮城》的票房表现不尽人意。而“锦橙合制计划”加持之下,阿里影业正逐渐探索属于自己的主控爆款作品方法论。



2019除夕佳节之日,猫眼娱乐的上市梦成真,正式挂牌港交所主板。据统计,2019年猫眼娱乐参与了32部内地上映院线电影的出品。其中,有18部电影是以联合出品方身份参与。



2019年,其作为出品方排名比较靠前,票房最好的电影为《飞驰人生》。在主控爆款作品的探索上,猫眼娱乐也有很大上升空间。



截至12月26日,腾讯影业参与了12部电影的出品。其中,联合出品方身份投资的作品为7部。值得一提的是,其联合出品的进口片《大黄蜂》取得了11.47亿票房,《终结者:黑暗命运》内地表现不及预期仅收获3.52亿票房。在国际化探索的道路上,腾讯影业有得有失。



2019年6月17日,猫眼娱乐与腾讯宣布成立“猫腾联盟”, 共同建立覆盖泛文娱行业服务的战略合作。这次握手,体现了新老影视资本利益的一致性。光线传媒与腾讯作为猫眼娱乐的重要控股股东,是促进此次合作的重要原因。

 

由此可见,如今的民营影企江湖里,传统公司与互联网企业正在相互融合。传统“四大”的地位,也并非牢不可破。


未来,民营影企实力排名或将出现新格局,在观众审美水平日益提高的当下,无论大小公司谁生产优质内容,谁就赢得观众手里的那张电影票。


文/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