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网络上线!看徐峥如何应对催婚催生?

时间:2020.01.26 来源:中国电影报道 作者:幺鸡


1905电影网讯 似乎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唠叨就是妈妈的一个标签,这个春节长假里,每一位归乡游子也都免不了被妈妈唠叨。


而在大年初一登陆各大流媒体平台的电影《囧妈》,正是聚焦这种中国式母子关系。


徐峥新开启的“囧途”之旅背后,都有哪些精彩的幕后故事呢?


《中国电影报道》春节钜献——“大片诞生记”这就为你送上“徐峥囧途寻情记”,带你和徐峥一起踏上旅途寻找真情!



徐峥:其实,不想再“囧”了


从出演《人在囧途》,到执导并主演《人再囧途之泰囧》《港囧》,“囧”系列电影俨然成了徐峥的金字招牌。


不过,这回徐峥却说,他不想继续“囧”下去了!


徐峥:很多朋友都在问我,“你是不是专门拍囧系列?”


其实没有,这个故事写完以后,我很想把名字叫做《开往莫斯科的妈妈》。



而且,我在开始做《人再囧途之泰囧》时,也不是想做爆米花电影,因为我自己的艺术造诣不够,所以娱乐部分就被放大了,当我创作《囧妈》时,我就在想到底应该让它符合观众的预期,做成爆米花电影,还是应该深化我本身的追求?


最后我觉得,还得回归初心,落到情感故事上,包括我们找演员的标准,都得是要特别适合这个角色。


为了实现弱化囧概念、加重情感表达的初心,徐峥从选角之初就做出了改变。依旧是囧途二人组,但是他没找王宝强包贝尔,也没找其他喜剧演员,而是选择了黄梅莹,一个像“一枝花”的妈妈。



徐峥:有一次我妈和我说,她小时候就是这条街上的“一枝花”,然后我们班有一个同学也这么说。后来我就发现,其实每个人心目中的妈妈,都应该是一个美人儿。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们找黄梅莹老师很安全,因为她在年轻时绝对是一个大美人。


年轻时候的黄梅莹


黄老师在接了这个角色之后,就会定期给我发文字,她把故事里和我的关系、和家庭的关系、这个人物的前史现状,包括她和徐伊万爸爸的关系,全都逐条逐条地做了梳理。


每次写完发给我后,我就拿给我们的编剧看,他们都傻了,因为梳理的太清楚。


按照徐峥的想法,《囧妈》的核心是暖心治愈的亲情故事,但究竟要不要加入囧的元素,该怎么加才能顺理成章,仔细研究过后,徐峥做出了决定。



徐峥:喜剧的部分是其中的点心,是一种色彩,那我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进入。


喜剧既然是大菜当中的点心,那么喜剧演员也只能充当点缀。



于是,沈腾黄渤郭京飞宋小宝贾冰等一众喜剧演员都来了,他们心甘情愿当绿叶。


《囧妈》拍摄过程,乐趣多多


电影《囧妈》以喜剧的方式切入,讲述人到中年的儿子徐伊万,和妈妈乘上开往莫斯科的长途火车,从而引发的一系列故事。


一个凡事都不耐烦的儿子,和一个事事都要管的妈妈,在火车这一密闭空间内相处,囧事随之而来。


为了突出效果,徐峥在场景上下起了功夫。



拍摄这一系列火车上的戏份时,徐峥不仅带队坐K3前往实际站点,还在影视基地搭建了很多火车车厢,进行内景和危险动作的拍摄。



徐峥:因为火车是封闭空间,而作为这样的一部电影来讲,我们很担心观众会出现视觉疲劳。


所以即使在一个火车里,我们还是尽量去发现不同的空间,比如普通包厢、高级包厢、间缝、厕所、火车顶、火车尾巴等等。



电影中,有几场妈妈喂食的戏,令人忍俊不禁,事实上,在电影里这样让人产生共鸣的戏还有很多,因为它取材于真实的生活。


徐峥:我和我妈没有共同聊天的话题。


比如说看了一部电影,我们没有那种对于电影的闲谈。妈妈跟我们的交流一直都是那种,比如你要吃这个,你要多穿一点,你不要吃这个,你要早点睡觉等等这类的话。


她本身的源头全部是关心和爱,可最后变成全部是说教的时候,你就受不了了。



黄梅莹:我觉得这个妈妈代表了中国妈妈的很多共性。


她爱儿子,不放心儿子,又看不到儿子已经成长了,所以会产生很多矛盾。


实际上,她是自己情感上的需要,只是想在儿子身上得到存在感。


也正是因为两代人想法不同,戏中母子关系逐步僵化,喝酒排解愤懑的徐伊万意外被困在火车外,冻了个惨兮兮。此时母子矛盾达到了顶峰,一场争吵不可避免。


电影主题回归母子情深


戏中这场争吵也是一个转折点,剧组的拍摄场地也从火车上转到了一片林海雪原。


整个剧组在零下30多度的地方,顶着严寒拍摄了两对“母子”之间的较量。



冬天的林海美不胜收,不巧的是,他们竟在林子里遭遇了一头熊。


危急关头,见证母子亲情。儿子不顾生死推开妈妈引开大熊的一场戏可谓惊心动魄,徐峥不仅要在雪地中摸爬滚打,还要跟虚拟的熊博弈,表演起来相当辛苦。


当儿子面临绝境时,妈妈不顾生死挡在前面,也让人对母爱的理解更加深刻。


戏里危机重重,戏外的片场却是一片欢乐。


黄梅莹:这场戏当时她的台词是“快过来吃我,不要吃我儿子”,我一紧张,就说成了“快过来吃我儿子,不要吃我”,大家就哄堂大笑。


然后导演就在监视器说“对,快过来吃她儿子,她儿子长得胖,身上的肉多”。



正如电影《囧妈》呈现的那样,当儿女处于危急关头,不管是人类妈妈还是熊妈妈,她们总是第一个冲出来挡在你面前的人,而这段故事也成了整部影片的一大泪点。


这段囧事百出的旅程,也是一段母子寻情之旅,徐峥把母亲对儿女的护犊深情也发挥到了极致。



不过,这还不够,幡然醒悟的儿子也决心帮妈妈圆她登台歌唱的梦想。


母子从对抗到理解到成全,久违的亲情再次回归、温暖了彼此,躺在冰冷的坚冰上,内心的隔阂之冰彻底消融。



也许很多观众不知道,徐峥的妈妈也在这个合唱团里演绎了一个角色。而在拍摄间隙,常常出现在片场的徐妈妈也总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儿子工作,满脸的幸福笑容。


黄梅莹:我觉得母子之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需要逻辑的爱,最纯粹的爱,它的形式有很多,喂东西是爱,表达是爱,批评是爱,唠叨也是爱,控制他也是爱,所以是爱产生了囧。


然后我还想跟所有的孩子说,如果你到了40岁、50岁、60岁、70岁,还有妈妈来让你囧,那是上天对你的恩赐。



从“囧系列”的公路题材初探,到《我不是药神》探讨社会现实话题,再到《我和我的祖国之夺冠》的“以小见大”,以及这部《囧妈》。


我们都能感受到徐峥用喜剧的外壳包裹小人物的生活境遇,润物细无声地将希望与爱送入观众内心。


文/幺鸡